主目錄 | 其他文章

《種》系列練靶場

史上最教人作嘔的動畫作品?《機動戰士Gundam Seed Destiny》

文: 傑特

我以為動畫該比較有系統才對的...

  一套創作物,會劇情暴走的機率得看創作的人數而定:如果是漫畫的話,由於只有作者和責任編輯兩三個人可以影響故事,而且除了助理之外其他人根本沒有什麼機會見過,所以暴走機會特多,前言不對後語自打嘴巴甚至扭曲角色的個性真是要什麼有什麼,這是缺乏監管或者監管不力的結果。

  至於動畫,由故事綱編寫開始,到實際劇本的編寫,以至到最後由原畫、動畫去畫、再交由攝影(即是負責將膠片一張張拍成動畫的人)去拍成影片,再交由聲優去配音,其間接觸過作品劇情的人不下數十人,除了較低級的原動畫現像、以及已經無力回天(即是提了意見也沒有用,拍都了出來嘛!)的聲優等人之外,在可以修改劇本的階段有能力提出意見去修訂劇本的人上至監督和系列構成(即總劇本),中至演出(各集的監督)再到畫面構成,分鏡以至作畫監督等人,前前後後沒二十人都有十人,除非這廿多人一起瘋掉,又或者監督太過強勢,不然極難在這麼多人經手之下出現劇情暴走失控的情況出現。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機動戰士Gundam Seed Destiny》打破了筆者認定『動畫制作遠比漫畫、也比真人電影電視嚴謹』、『創作雖然不需要文以載道,但最基本的道德價值則要堅守』、『編劇不能扭曲角色的個性以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些很基本的想法。在這套東西內,筆者看到的是制作超爆的畫面,大量重複又重複用的舊影片,正邪不分、善惡顛倒的理論,完全脫離最初、甚至中段的創作方向,而且為了讓故事扭到想要的結果而不惜使用各種不合情理的手段去達至目的。如果這套作品是那些深夜十二集、沒人鳥的半成人動畫還可以理解,但Seed D卻是一套五十集、大型動畫公司Sunrise的年度重點作品,竟然能夠出現這種完全脫線暴走的情況才教人吃驚,或者說,正正因為這套作品是年度大作,所以才會鬧至這種下場?

  

一切,都是源於煌.大和的復出開始...

  據最初宣傳時透露出來的消息所指,Seed D的故事原案最初是由一個為了理想而背棄自己國家的人,與一個因戰爭失去一切的人所交織出來的故事,如果這個說法是真的話,那Seed D的主角顯然是真.飛鳥和亞斯蘭.薩拉。從一開始二人的相遇以至到之後亞斯蘭重回扎夫特那時為止,基本上都是走著這個創作方向上,以一個為了尋找正確的道路而迷罔、以及另一個為了復仇而生的人的衝突故事。其實這是很有意思的主題,一個根本無法去恨人,過份善良而背負太多的人,以及一個失去了一切、靠著仇恨之火支持自己活下去的人,單是這一點就很有看頭了。

  但問題是第十三話,前一集主角煌.大和的出現將這一切都打亂了:本來應該是真和亞斯蘭二人之間的衝突,但觀眾、尤其是自Seed年代就一直迷倒於煌和拉克絲.古萊茵的觀眾們,他們完全不可能接受主角竟然不是煌,更無法接受真竟然不是和煌同一國的!他們覺得,前主角到了這一集即便不是主角,但他們的所作作為都應該是正確的。但這一集的主角竟然不是和前一集的主角站在同一陣線上,甚至是敵對立場,所以他們抗議了,他們要看的是主角永遠都是主角,而不是上一集的主角在這一集變成了配角、甚至反派。

  而故事也從這裡開始失去了原先的方向,變成受制於Seed、或者說煌和拉克絲的支持者的壓力下所產生出來的作品。眾所週知,一但要討好觀眾的話創作就自然會失去控制,甚至出現暴走的情形,而Seed D就是這樣的一個好例子。而煌也由最初的配角變成主角,而本來的主角真就變成了配角,甚至連最後一幕也是由煌來出演,和最初的想法差過十萬八千里,簡單來說就是劇情大暴走。

  

最終首領改完再改?  

  如果內部流傳出來的創作原意是真的話,那真的最後一戰肯定是亞斯蘭,因為只有他們作最後的交手,才可以將二人無法有任何交集的想法作一次最終的決定,不是那個否定那個的問題,而是兩種相反的信念交織起來,最後一定是以力量來決定結局,而不是那個說服那個的情況。

  但自從煌出現之後,觀眾要看煌的表現,所以第廿八話先讓亞斯藺被煌秒殺,然後才做就第三十三話那場煌對真的決鬥。而這場決鬥不管誰勝誰負,都將會是成為最後一戰的前奏,而事實上在傳媒看到的都是刻意營造二人的最後一戰格局。大家要看到的不再是亞斯蘭和真的對決、而是煌和真的決鬥,特別是當第一回合真以較弱的Impluse打敗了不論機體和實力都更強的Freedom時,煌的支持者想看煌如何復仇,真的支持者想看真再次打敗煌。

  但到了後半段創作群、或者更直接的說,監督福田己津央和系列構成兩澤千晶夫婦(沒錯,他們是兩夫婦,而兩澤也只會、或者如傳聞所指,只能在丈夫監督的作品上才能當編劇)發現了一個大盲點:就是煌其實並沒有非得打倒真不可的理由!而預定和煌打的是雷!這時就出現一個兩難的情況,如果照之前的做勢情況來拍的話,那煌和真除了戰鬥就沒有任何衝突,尤其是真已經打敗過煌一次,勉強算是為史蒂拉報了仇。他對煌的恨已減了不少,煌更沒有理由要殺真。但換回原先的亞斯蘭嗎?一來在故事中段他的地位都被降到最低點,連觀眾都不認為曾經以弱機打敗強機的真會輸給他,二來不斷地為真vs煌做勢,要一子扭回來很不容易。而結果福田夫婦下定決心將亞斯蘭拉回第二男主角的位子,為了讓亞斯蘭打敗真變得合理﹣其實最聰明的作法應是真先打敗亞斯蘭、再被煌打敗才是,但亞斯蘭的支持者顯然不可能接受亞斯蘭再一次被幹掉,所以先在第四十三話讓亞斯蘭『爆種』、即是Seed狀態下斬掉Destiny的手,暗示只要條件一樣(即同樣是爆種的話)亞斯蘭是可以打敗真的,而在最後才將煌配雷,亞斯蘭配真。

  雖然這也可以說是回到故事最初的原意,但這麼一搞本來花了一大堆工夫、讓所有觀眾不論是真的支持者還是煌的支持者都在期待的最終一戰跳票了。更慘的是如果這場打得精彩的話還可以收貨,但由於要分時間給煌對雷,結果在速戰速決的情況下硬要露娜瑪莉亞衝去二人之間,真為了收手而硬生生的拉住Destiny,而看到對方露出大破綻的亞斯蘭即時爆種打敗應變不及的真,雖然這比較合符原先預設的【煌->真->亞斯蘭】的強弱設定,但用這種近於偷襲、而且只是夾硬為了讓亞斯蘭有偷襲機會而弄出來的機會才可以打敗Destiny,這種結局顯然是不能讓真派、煌派可以接受的。

  

創作人亂打金手指

  剛才說過為了讓亞斯蘭打敗真而近乎毫無道理的讓露娜撞在二人之間,給了一個亞斯蘭偷襲成功的機會。其實不單是這一場戰鬥。自從進入四十話開始便不停地出現這類劇情,創作人為了讓煌他們能夠成為最後的勝利者,就不斷以一些不合情理的橋段讓他們能夠過了一關又一關,甚至擊敗不論是能力和軍力都比他們強太多的敵人。這種手法套一個戲謔的說法就是“開金手指”。

  其實在故事前中期這種離子譜的情況還不算太多,只是煌可以輕易地在戰場斬做人棍、即將敵機打手打腳但不殺機師,又或者兩部機對廿五部機而已,如果將這套當成超級機械人動畫這種問題還不算什麼,反正也沒幾個將Seed D當成和過往的鋼彈一樣的寫實系作品。不過當煌被真打敗而引起煌派大反彈之後,為了不想得失這群最大的消費者(除了他們誰會買Freedom?誰會買拉克絲的figure?),所以在四十話開始大幅地扭橋,但由於前三分二都將議長和扎夫特描寫得太過厲害,為了要讓煌他們可以取得最後勝利,所以開始大量亂用主角威能:首先是竟然有一個兩年前已經做好、但不知何解上一集不用來打敵人的曉,而這一部曉更強得連兩年後的今天都沒有機可以超越﹣不單可以反彈光束,甚至連陽電子炮都可以反彈,甚至設定上可以連創世紀的加瑪射線都可以反彈,天!這部是勇者王嗎?兩年前有這麼變態的超機人幹什麼不拿出來給煌或者穆使用而要放在艙兩年?差點以為是帝皇萬能俠那樣因為會暴走而封印起來。

  之後由於要營造亞斯蘭可以打敗真,在第四十三集時竟然要亞斯蘭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坐上正義(所以有說是拉克絲正是兩澤在作品之中的代表,因為兩澤要亞斯爛打敗真,所以重傷也要他去,不然無法解釋拉克絲為何可以全無人性地逼他出外一戰,而之後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因為拉克絲就是編劇嘛!怎可能不知道亞斯蘭會沒事呢?),還要爆種打敗命運!傷成這樣都可以那麼強,他是勇者王凱嗎?好了,到了最後一戰明明是扎夫特的士兵的伊薩古和狄亞高,竟然連說得不都用就自動降敵,還要用一個“永恆號是扎夫特的戰艦”來為自己叛變作籍口!永恆號是扎夫特造的戰艦沒錯,但裡面的全都是叛了國的傢伙!那兩個混蛋還有沒有一種叫做軍人的忠誠這種東西的?簡直是最爛的軍人了。而雷本來是故事唯一對議長有絕對忠誠的人,竟然也會被煌兩三句就說得成功,而且還殺了議長!雷恨煌是因為他和克魯澤都是為了作出最完美的調整者煌.大和而出現的犧牲品,所以雷才說他就是克魯澤,但煌卻說『你是你,不是克魯澤!』,現在雷是克魯澤的複製人、連記憶都複製了嗎?不是吧!他是恨自己必需受著悲劇的命運,但煌就擁有一切的光榮,而不是因為克魯澤的記憶,但卻被這句話說得了,太離譜了吧?

  而露娜硬要走過來真面前阻止也是無解的行動,因為露娜不可能會認同亞斯蘭的想法,也知道真要打亞斯蘭不單是個人感情,更是職責所在,而且露娜已經不可能再喜歡這個搶走自己妹妹的壞男人的!再加上她會不知道這個時候衝入二人之間是自殺的嗎?但她偏要衝入去,等真拼命阻止自己的動作時讓亞斯蘭偷襲成功,這是另一個完全無法解釋、亂七八糟的手段,去讓主角們(這裡的主角肯定是煌)取勝,這和玩遊戲用金手指有什麼兩樣?不,不一樣,金手指最多只能讓自己不死,但還不能讓敵人不向你攻擊。甚至敵人全無理由地成為同伴。

  筆者可以接受打不死以幾部機械加兩艘戰艦打整個扎夫特軍,也可以接受一如勇者王那種以勇氣和愛創造奇跡,但像這種故意讓角色做出和個性、甚至是人性完全不相同的行為,而只是為了讓主角取勝這種手法,不管怎樣都是無法接受的極之不負責任的行為,簡直將觀眾當白痴,這種劇本即使是國中生的學園祭舞台劇都不能用吧?但現在竟然堂堂正正地在一套年度大制作、掛著Gundam名牌的作品上,除了說監督福田己津央和總編劇兩澤千晶夫婦是天才之外也沒有更好的說詞了﹣不是有個說法是『凡人認為是荒唐的正是天才的常識』嗎?

  

歪理連篇!

  另一個很離譜的是故事有大量歪理!首先是拉克絲向卡加莉說『只要努力做,一定可以成功』,結果兩次衝到戰場、兩次搞局不但沒有阻止戰爭,反而讓扎夫特和歐布都重創,又不是學料理,一次不行做兩三次就行?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是不行就是不行,再做一百次都不行!之後當樂高斯的捷普利爾用安魂曲打爆了三個PLANT的殖民星時,大天使號內的人不但沒有後侮自己因為捉不住捷普利爾而讓百萬人被殺,反而只想打到議長以阻止那個命運計畫!他們究竟有沒有最基本的良知的?知不知道正是因為他們在歐布的『勇戰』而讓捷普利爾逃掉的?即使和他們沒有直接關係,最低限度也該反省自己為什麼不早些奪回政權交出捷普利爾吧?但沒一個人這樣想,好像這一切都和他們無關似的,人性呢?他們還有這個嗎?

  而到最後一戰,她們(是『她』沒錯,因為真正控制這支部隊的是拉克絲,煌等人只是她手上的人偶,沒有任何自我判斷力可言)以『我們不需要大殺傷力的武器!』以及『命運計畫將會讓我們失去了自由的未來』,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但事實呢?其實自從歐布加入地連、或者說樂高斯開始,只要扎夫特取得最`後勝利時歐布一定會被秋後算帳的!尤其是樂高斯殺了那麼多人,而捷普利爾又死了,為了滿足死者家人的復仇心,他們都需要有幾個人頭來作為平民力憤的祭品,又有什麼人的人頭比歐布公主以及扎夫特偶像的人頭更適合這項工作呢?所以她們戰鬥其實根本不關什麼大義,只是為了不想被當成戰犯而問吊的一場存亡之戰。本來這也沒有什麼不對,但既然只是為了生存就別來這套大義!裝出一副正義自由的守護者其實只是為了保命,這不是無恥又是什麼?

  至於『真貨說的一定是正確』更是荒唐,好像米亞一直都在努力阻止戰爭的繼續,但因為她是假貨,所以就沒有人信她,而真的拉克絲什麼也不幹,卻因為她是真的,所以眾人就信她是正確的了,像美玲只因為知道這個拉克絲是真貨,就立即叛逃到AA號,還用這個理由來說得露娜,這又是什麼歪理?道理真假和人的真假有什麼關係?這和將人的道德和其言論拉上關係有什麼兩樣,即使是壞人也會說好話,好人也會做壞事,這根本沒有關聯的,但在作品內卻將這拉上關聯!這也說得通的話那我們所有人說的都是正確的了!因為我們都是貨真假實的本人嘛!

  

超破的制作水準

  其實筆者也看過不少制作爛的作品了,但爛得像Seed D這麼精彩的也是難得一見,作畫水準差到極點已不必說了,而且還用大量舊片以及兼用卡(即用一套影片反覆地用,一般都是在機械人變身合體時才會用到的),總集篇更破了近年動畫的紀錄:五十集內有四集編集篇!再加上每集都有大量舊片,簡直教人懷疑是不是有人偷走制作費而弄到沒人開工畫原畫。

  頭數話由於在播映之前早就拍好了,所以問題還不大,但當去制作開始趕不及播放時問題就開始來了,最初還不敢明目張膽地把正式的集數當總集篇、以『8.5』話來混過去,但後來這種事不斷發生,便連這一點點羞恥心都丟掉了,名正言順地將正式集數當總集篇,再加上中後段差不多每話前三分鍾都一定是上一回的舊片、中間又有大量回顧,結果每集就好像都在拍總集篇似的用大量舊片了,更過份的是不單回憶是用舊片,甚至連戰鬥也用舊片!像最後一話煌的突擊自由竟在一個迴避攻擊的畫面時變回自由,天!再加上同一動作、動一分鏡但只是換個機體的偷懶手法,簡直就將觀眾當笨蛋。

  即使是新拍的也不見得好,走樣情況之嚴重簡直嚇人,定鏡還可以,但一動起來就要老命,雖然還不致於怪人二十面相,那這種草率的作畫實在無法接受。CG倒是用得多,但卻不怎樣漂亮,是因為做CG比較便宜(那種程度的CG筆者不以為要花多少錢)?還是以為只要有CG就可以不管畫質?

  

不管那個角度來看,都是爛得經典的東西

  沒錯,這套作品並非一無可取,不少角色都塑造得得成功,甚至只是因為賣米亞Figure而拍的半總集篇(那一話的舊片算用得少了,只有三分一左右)也因為這一集,而讓米亞這個大花瓶變得有了生命起來。但總體來說仍是爛得很精彩,近乎空前絕後。

  大部份爛動畫都是不看更好,但Seed D卻是非看不可,因為爛得如此出神入化天天新招集集不同,還真不是普通的爛監督和爛編劇可以搞出來的,不看的話,怎知原來一套動畫都可以爛得如此神乎奇技,驚為天人?

  其實關於Seed Destiny還有太多的話可說,但還是留待往後有機會再談吧...

(次回預告:鋼彈人物誌 卷之十一:真.飛鳥)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