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劇情館

復仇、迷惘與抵抗﹣《機動戰士Gundam AGE》的主題演變
文: 傑特

雖然論內容《機動戰士鋼彈AGE》可能是歷代最參差的,但相比起之前人氣爆紅的《機動戰士鋼彈OO》,這邊在主題上反而有更多可以討論的空間,一如筆者常說的:爛不是問題,但必需爛得有意思,而不是單純地爛。

「爛得有意義」?
爛也可以很有意義?對,如果一套作品的爛只是單純編劇的混脹無能,監督的手法差劣的話,這種爛是無需重視的。但當爛是因為監督眼高手低,無法表現出想表達的主題,又或者其他因素影響的話,那這個「爛」就有一談的意義了。像種命很多人都說爛,但其實內裡還是有很多值得分析討論的地方,反而OO雖然人氣奇高,但細看下來卻是空洞無物,所以作為分析研究一套作品的角度來看,種命的爛遠比OO的成功來得有意義。
在AGE的情況是日野晃博其實有很大的野心,他想以AGE來描寫一個跨越七十年的仇恨,最後得到化解的故事。但這種壯大的史詩式故事並不是一個寫兒童向劇本的劇本家能應付的等級,而且時間也不容許作如此巨大的架構,結果二者結合起來就是一個慘劇了。

菲力特:仇恨
作為跨越三代的第一主角,菲力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為他的想法影響了整個世界的流向,和過去的鋼彈主角不同,過去的主角即使強如煌(基拉).大和他其實亦只受到時代的洪流所衝擊,但菲力特卻是以一己之力影響了第二代和第三代的故事的流向,甚至成了整個歷史的主角,這正正是其他鋼彈作品的主角所有沒有的魄力。而讓他擁有這種魄力的,是仇恨。
由故事開始他和聯邦開合力開發的AGE系統,表面上是為了保護地球,但從菲力特不斷回憶母親死的一幕,顯然所謂「保護重要的人」只是他作為包裝自己的個人仇恨的一種籍口,一如之後他不斷強謂「保護重要的人」但總是想到尤琳和母親一樣,他戰鬥的理由其實很個人化,只是單純地向敵人復仇而戰,而隨著戰鬥的進行身邊的人一個個死亡,更加深了他這種「保護重要的人=消滅域根」的大義,因為只要有戰爭的一天那身處前線的他的同伴親友就有可能戰死,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域根侵略地球,所以只要消滅域根就不會有戰爭,就能保護親友了。雖然這種想法完全無視戰爭出現的理由,但卻很真實,因為當戰爭爆發之後士兵的戰鬥理由往往不是為國家,而是為了身邊的戰友,為了戰友不被殺就只能殺死敵兵,菲力特就是採用這種邏輯去作為自己戰鬥的理據。
如果我們假設第一部都是以菲力特作為視點的話,那第一部很多莫明其妙的東西其實都能解:像永遠不會出現敵士兵的樣子,在敵人要塞內所有士兵都是機械性的無感情,還有徹底醜化域根的描寫。如果以第三者的視點加上之後的展開的話是不合理的,但如果整個第一部其實都是菲力特的視點的話,那所有美化自己復仇的表現、域根的冷酷殘忍以至完全沒有任何敵士兵的描寫就說得通了,因為這一切都是菲力特的偏見所看到的東西,他主觀否定域根是人類,所以在他的眼中域根完全是沒有感情的生物,甚至連人也不是,自然不會想去看域根軍的樣子,因為如果看到域根軍其實是人類的話那他「域根是外星來的惡魔」的想法就被否定了。只有在艦長入侵時遇到的一個士兵才表現出敵人的人性化一面,但這樣反而出現一種不協調,因為那個古路迪克艦長其實和菲力特一樣都是因為個人仇恨而戰,他的偏見絕對不會比菲力特少,理論上如果整個第一部都是這兩大偏執狂的視點的話,這一幕反而不正常了。當然也可以說是二人心目那一丁點的良心,也就是骨子裡二人其實都知道域根並不是真的一群惡魔,所以當看到敵方士兵臨死前的遺言時才短暫地中和了他們的「有色眼鏡」。
這種強烈的偏見成了菲力特一直戰鬥的理由,可惜的是要到六十年後他的良心才真正地戰勝了這種偏執。

阿西姆:迷惘
阿西姆可能是鋼彈史上最無力感的主角,他有一個過於偉大的父親,兒子亦擁有『偽NT』的X能力者,但自己卻是凡人!心中很尊敬父親,但永遠得不到父親的認同,為了這份認同他成了軍人。
但和以個人仇恨而戰的父親不同,阿西姆對敵人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成見(不過也真服了亞西姆,有這麼一個偏執狂的父親竟然還沒有被洗腦,唯一的解釋就只能說菲力特公事太忙沒什麼家庭生活吧!),所以即使知道謝哈特是敵人他也沒有很強烈的「謝哈特是敵人」的感覺,他和謝哈特反而是一種「朋友之間的背叛」的感情,再加上羅瑪莉的三角關係,因此二人之間比起敵對陣營的數十年仇恨,更偏向個人性的感情衝突,而且即使到最後二人還是保持一種堅定的友情。
相比起消滅敵人,亞西姆更著重於如何超越父親,所以當烏盧夫提出「成為超級皇牌」時,就解開了亞西姆的一個心結,當不再死腦筋地往父親的老路轉時,就擺脫了父親那種對域根的仇恨,所以最後他才會和謝哈特聯手阻止慘劇發生。這種表現在菲力特身上是不可能發生的,菲力特要到最後才願意承認自己的救世主大義只是建築在親友的死之仇身上,但亞西姆沒有這種情結,但他也沒有辦法去阻止戰爭,所以當意外後被海賊救回後就決定當海賊,一如他所說「找出阻止戰爭的方法」,顯然他亦明白留在聯邦軍、或者更直接的說留在父親身邊是不可能找到方法的,所以才會選擇一個既不是聯邦也不是域根的第三勢力,希望能夠從抽離的角度去找出方法,而他這種態度也成了兒子奇奧下決心以自己的做法去結束戰爭的導火線。

奇奧:抵抗
作為第三代的奇奧,雖然由懂事開始一直被菲力特洗腦,但一如對兒子沒什麼效果一樣,對孫子似乎也沒有什麼效果。奇奧在戰場上也漸漸發現域根和地球人其實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至於莎娜路亞之死讓他明白「活著的重要」,使奇奧學會戰鬥最重要不是殺死敵人,而是如何活下去。而這種想法的延伸就是「如果以活下去為前提阻止戰爭」。而當他在火星的一段日子後更明白其實火星人亦只不過想活下去,再看到父親為了阻止戰爭而當上海賊後,更讓奇奧下了決心以自己的手法去結束戰爭。
同樣是以不殺去阻止戰爭,但奇奧和煌的分別是奇奧很明白自己所做的對整個大局而言可能一點意義也沒有,但他仍然去做,與其說是想以自己的手去阻止戰爭,還不如作為對這場戰爭的一種微弱的抵抗,即使明知這種不殺對自己以至同伴而言相當危險,也知道對現實而言並無意義可言,但還是要做,只是為了很單純的想法:域根也是人,他們和我們是一樣的,所以不能殺他。
無疑,這種不殺並沒有改變什麼,到最後戰爭的結束亦只能算是巧合,一個意外給地球人去救域根以作為結束戰爭的一個契機(先不管事情的起因在常識而言有多荒謬)。奇奧「直接」上並沒有因為他的行動而改變戰爭以達到和平,他並沒有比其他士兵更重要。但他的行為卻影響了菲力特的想法,由於兒子和孫子都盡力地找出「消滅域根」以外的結束戰爭方法,也影響到菲力特對域根的仇恨,也只有這才能解釋一個仇恨了數十年的老人,到最後關頭竟願意放下他以「救世主」之名包裝的個人仇恨,而去拯救「同樣是人類」的域根。而最後他下令聯邦軍救人雖然太過一廂情願到了不合情理的地步,但因為聯邦軍願意放下仇恨所以域根軍也願意結束戰爭(雖然很大理由是主戰派都死光光),結束這場數十年的慢長戰爭。

結語
當然,如果以劇本的嚴謹度而言,AGE絕對是不合格,太多不合邏輯的演出,過於一廂情願和御都合主義,角色的死亡完全是功能化,描寫主角的心理變化極度不足,甚至第一部的「菲力特有色眼鏡」開太大變成一種近於種族仇恨的描寫,總之要挑缺點還真是要多少有多少。
但作為主題的描寫卻要比OO甚至是Seed來得好:OO去到最後竟然變成機戰OG的DC軍想法,整合地球打外星人。至於Seed雖然丟出了「人類和調整者共存」的議題,但去到最後的結論卻是舞台上一整批都是調整者,一般人沒位站,那又怎算是「人類和調整者共存」?只不過是調整者以絕對的力量去『容忍』人類吧?
而AGE則以漫長的歷史,描寫亞斯諾一家三代在這場戰爭中的想法和行動,菲力特希望兒子和孫子承繼自己的意志滅絕域根,但最後反而是被兒子和孫子拯救,把自己從『救世主』的咒縛中解放出來,為戰爭寫下休止符。所以日野說AGE絕對不是兒童向也沒有說錯,這套作品的主題其實要比外面看來的很深得多。
只是,空有良好的主題但沒有優秀的表現手法還是沒用,尤其是AGE這個破破爛爛的劇本,主題再好也是白搭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