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劇情館

少年們 ~探索新機動戰記W Gundam的世界(2)~

文: 傑特

五個賣菊花的少年?
  說到《WG》,最多人反感的應該就是那五個美少年主角,當初一推出設定稿時不少老鋼彈迷就不斷被口大罵,說這些YAOI向的設定簡直是敗壞鋼彈多年所建立的”硬派”形像。口德較好的就譏諷為《美少年戰士Gundam Wing》,欠口德的就直罵他們是五個賣菊花的混小鬼。評價之差和《GGundam》的”機械獸型”鋼彈實在有得拼。
  不過這五個主角真的有那麼差嗎?他只真的就只是像《美少女戰士Sailor Moon》那幾個小姑娘般只是賣外表但一無是處?除了給一眾同人誌大玩YAOI玩意就不值一提?那當然沒有那麼膚淺,其實這五個主角的心理要比一般人所想像的複雜得多,而且各有各的強烈個性和成長故事,絕非只是單賣外表的偶像型主角。

希洛/希羅.唯:單純而正直的殺手
童年時代:
  身為故事中的第一主角,希洛給人誤解的次數絕對多於其他主角,特別是他耍帥的數量極多(主角嘛!),因此不論是支持者(女生極多)和反對者(當然是男生),要說到真正理解這個角色的人其實少得很。
  在懂事以來希洛就是孤兒,養育他的是一個因暗殺殖民星政治領袖希洛.唯而一生內疚的恐怖份子,在這個男人身上小希洛不但學會一身超一流的戰鬥本事,也從這男人身上學習了他的個性和處世哲學-善良、正直,做事靠直覺,一想到就去做而不會思前想後。
  這個男人為了補償當年殺死希洛.唯而和敵人同歸於盡,這個行為對於小希洛而言是一個很大的衝擊-做錯事不是去後悔,而是想辦法去補償,這種思維影響了小希洛日後的所有行動:如中了特列斯的計而殺死聯合軍所有高官,所以他就找這些高官的後人,希望這些後人能夠殺死自己為他們的家人報仇。
  當那個恐怖份子死後,希洛加入了以J博士為中心的殖民星反聯合軍恐怖份子組織,加入的原因大慨是因為那個養大他的反聯合軍恐怖份子吧。在J博士身上,希洛學會一身天才級的Hacking能力和超一流的MS作戰本事,再配上他強大的肉搏戰能力(鋼彈史上最危險的MS機師),十來歲的他已是組織中的第一高手,但他卻在一次任務中害死了一個小女孩,對於其實還是小孩子的希洛來說這件事的打擊實在非常大,由於希洛知道永遠無法補償這次錯失(因小女孩的家人也在那次希洛的破壞任務中死了),所以日後希洛的心態發生了非常激烈的轉變:他每次作戰都是奮不顧身,原因不是單單的想要完成任務,而是希望能在任務中死去!因為他的理念是『內疚、自殺是完全無意義的,既然想死,就要將自己的生命作最大限度的活用,而不是白白的死去』,所以日後他多次毫不遲疑的就做一些等於殺的行為,原因就是:死了更好,活過來就算賺到的,兩方面對他來說都是好事。

少年時代:
  對希洛來說,認識莉莉娜是他一生最大的失算-最少當時他絕對會如此認為。他完全無法理解莉莉娜為什麼對他這麼好奇,更不明白莉莉娜為何關心一個想殺她的人-就連希洛自己也想自己死,最不可解的是希洛一直想殺莉莉娜,但到有危險的時候卻本能的去保護她。一直認為在害死那小女孩的時候而已經失去所有感情、只是一部沒有感情的戰鬥兵器的希洛卻在這一刻發現其實他的感情並未消失。
  由於特列斯的計謀而擊落載著主張和平的聯合軍高官的太空梭,這是希洛犯下另一次的大錯,為了補償這次錯失,希洛先在蕾蒂/莉迪.安威脅下引爆飛翼鋼彈『順便』自殺,之後則一個一個的找給自己殺死的聯合軍高層的家屬,希望由他們殺死自己為家人報仇。
  就在這次『贖罪之旅』的尾聲,傑克斯.馬桀斯找上了洛,並要求和他決鬥。對於一直都是照任務行動,這是第一次以個人名義作戰,儘管這次決鬥就在莉莉娜的”亂入”被逼再次打斷,但希洛卻受傑克斯的影響而改變-不再是為了任務、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而戰。
  之後,希洛第一次為自己決定任務,就是要打倒OZ。為此他重回宇宙,回到宇宙後他遇到其他四個鋼彈少年,從他們身上希洛學了如何合別人作戰、行動隨機應變,以及最重要的學會如何和別人相處。可說是希洛成長為一”正常人”的一個重要時段。
  經過多次混戰,希洛和卡特爾回到地球,並跑到山克王國暫住,在這裡,他慢慢了解莉莉娜這個少女:儘管他認為莉莉娜的理想不切實際,但卻是第一次遇到一個只為理想而戰的人,對於一直是合理化主義的希洛又是一次很大的衝擊,使他的人格又產生了一些轉變。不過離正式蛻變還差一點。
  使到希洛蛻變完成的關鍵是特列斯,當希洛遇到特列斯並從他手中得到次代鋼彈的時候,他是切實的感到衝擊:一直視為『惡的代表』,使他跌入殺害聯合軍高層的人竟然是一個堂堂正正、並且毫無個人野心,一心只為了新時代而努力的人。這次衝擊使希洛新的價值觀完全確立,以往『正』、『邪』的觀念完全改變,並且對自己的生命意義有了新的認知:就是為了建造一個新的時代而戰,而不是單單破壞舊世代,正因為要建造新時代,所以希洛不再求死,而是為了新時代而活下去。

迪歐/迪奧.麥斯威爾:開朗的死神
童年時代:
  比起其他四人,迪歐可說是最具常識和交際手腕的人,所以在這個”危險人物集團”中迪歐無可奈何地當上『中間人』和『發言者』的角色。
  迪歐的童年時代可說是五人之中最自由的:街童出身,直到入住麥斯威爾教會之前他那個時代的街童完全一樣,就算是發生了『麥斯威爾教會慘劇』對迪歐的影響也不算大,因為在那個時代,像『麥斯威爾教會慘劇』那樣的悲劇實在多不勝數,與其說是麻木還不如說是習慣了。
  之後他在一次因緣之下加入了G教授的門下,學了一身頂級的機械本事,加上街童時代學會的生存和戰鬥技術,使他成為當特工的理想人才。

少年時代:
  比起其他四人,迪歐的自主性是最高的,而且遠比其他人成熟,所以在《WG》故事那一年中他的成長度是最少的,不管是給殖民星背叛還是自己的死神鋼彈被破壞,他都能夠很快地調整好身心,並快速地在混亂的情況下作出最正確的判斷,當然這些判斷是以自己能夠活著為前提,這可說是街童的特質:不論如何都不能死,因為一死就什麼都沒了。當然如果要他在原則和生命兩者選擇之下,迪歐還是會為原則而死的。
  當他得到了地獄死神鋼彈之後,他和希爾妲合作經營一所宇宙拾荒者公司,並利用這公司收集情報和活動,可見他比其他四人都要有聰明和細心,之後並和卡特爾二人合作去整合這幾個”人畜有害”的傢伙,使之成為一個可打硬仗的小型作戰部隊,足見他的手段實在了得。
  由於迪歐在故事中的改變是最少的,所以談他也到此為止。

特諾瓦/杜諾華.巴頓:無家可歸的小丑
童年時代:
  特諾瓦在五人之中是最常識派的,也是最冷漠的一個,因此行動起來比起其他四人都要欠人情味,說到這一點就連希洛都比不上他。
  自懂事開始,特諾瓦就一直以”無名氏”的身份在傭兵隊中度過,相比其他四人,”無名氏”的童年歲月可說非常平淡,由一支部隊轉一支部隊,一個工作轉另一個工作,既沒有名字也沒有家,但卻不斷想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名字和家。這一點他和傑克斯很相似:傑克斯也希望有一個身份和認同自己的地方,但他卻不承認自己沒有”家”,所以當傑克斯失去了”家”(如OZ的身份和山克王國)的時候才會產生很大的衝擊。
  直到他轉到當重武裝鋼彈的整備士的時候,他第一次找到一個他覺得舒適的安身之所,並和他的”工作”重武裝鋼彈產生感情,但卻在一次意外--特諾瓦.巴頓因知道S博士不想執行『流星作戰』,在想跑去向德基姆告發的時候而給射殺。看到事發經過的”無名氏”提出一個方案:為了瞞過巴頓家的耳目,由他扮成特諾瓦到地球戰鬥,無計可施的S博士也只好接受這個方案,就這樣無名氏得到第一個名字『特諾瓦.巴頓』。

少年時代:
  對特諾瓦來說,在地球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凱瑟琳.布倫和她所屬的馬戲團。自小就失去父母弟弟的凱瑟琳不知何解的對這個不明來歷的”外人”有一種親切感,並將這個叫『特諾瓦』的少年視作弟弟。而不知不覺地,特諾瓦也把這個少女視為自己的親人。
  當蕾蒂/莉迪.安以飛彈向殖民星攻擊來威脅,J博士被迫投降之後,他們五個也失去了任務。對特諾瓦來說,失去任務也等於失去了”家”以及特諾瓦這個身份,所以他決定在一次偷襲OZ軍營行動後自殺:因為失去了家的他,留在世上也是沒意義的,所以不如和自己唯一的親人重武裝鋼彈一起死,而且當有目擊者(只有馬戲團的人,OZ軍是全軍覆沒)看著鋼彈自爆那OZ就不能以他來找殖民星的麻煩,反正鋼彈都沒了,那追究下去也沒意義。再者,萬一有OZ軍發現馬戲團有鋼彈都可以順手清除,不會為馬戲團惹麻煩,可謂一舉數得。
  但就在特諾瓦想自爆之際,凱瑟琳卻衝前阻止,在凱瑟琳的眼淚和鐵拳(!)下,特諾瓦發現,其實他已經找到一個新的”家”了,而且還有一個關心他的人,在這一刻,特諾瓦放棄尋死並決定戰鬥下去,因為不管多久,只要他想的話就會有一個”家”以及一個關心他的家人展開雙臂去迎接他。因此,後來他失憶被在殖民星表演的凱瑟琳所救,對於凱瑟琳所表現出的依賴,正是因為他潛意識中非常需要”家”和”家人”,所以在失憶後、最軟弱的時刻才會直接表達出來。
  在這一年之間,對特諾瓦來說最大的幸福就是終於找到了一個真正的家和家人,至於他是”無名氏”還是”特諾瓦”已經不重要了。

天真又善良的富家子:卡特爾/卡多魯.拉巴伯.溫拿
童年時代:
  童年歲月的卡特爾名符其實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愛他的父親在多個姊姊,但卻一直誤以為父親不尊重生命、以試管技術做了廿九個姊姊出來而反抗父親,可說是典型的不知好歹的富家子。但這個富家子卻在一次離家出走中給一群以試管技術生下來的遊擊隊『馬格亞那克』教訓了一頓,更改變了他的人生觀。
  原本一直以為試管自己是試管技術而生下來的卡特爾,在一次離家出走中捲入了馬格亞那克搶奪運輸船到地球的事件中,在這件事中他給馬格亞那克隊的領袖拉席得教訓了一頓,雖然在那件事之中卡特爾以其天生的沉著以及清晰的戰術頭腦救了馬格亞那克並給他們視作大恩人,但卡特爾卻從這次事件中知道自己是如何的不成熟。自此之後他不斷去鍛鍊自己,直到遇上H教授,為了証明自己已不再是無知小兒,他決定協助H教授製造沙漠鋼彈,並主動參與流星作戰-但他卻對這個作戰背後的陰謀一無所知,只以為是和OZ作遊擊戰的行動。

少年時代:
  在五人之中卡特爾可說是”感情過剩”,雖然有著優秀的戰術頭腦但卻老是感情用事。而且他也是五人之中戰鬥得最輕鬆的:差不多任何時候都有同伴陪伴左右,而且食得好住得好,所以這個富家子一旦遇上強烈的情感衝擊就不容易去調節思緒,而且易鑽牛角尖。
  而最大的衝擊自然是父親的死,剛剛才了解自己的父親是個多偉大的人的時候,卻在轉眼間看著父親被殺,強烈的震撼使卡特爾一下子失去理性並鑽牛角尖-卡特爾有將不幸事歸咎於自己的”惡習”,父親慘死這件事使卡特爾認為是因為自己無法阻止戰爭才會發生,在這種完全是毫無理由的罪惡感中坐上裝有會影響精神狀態的『Zero System』的飛翼鋼彈零式中不失控才怪。
  在特諾瓦以生命喚醒(雖然結果特諾瓦沒死,但也失憶加掉了半條命)在飛翼鋼彈零式中的卡特爾之後,卡特爾總算回復正常。從此他變得成熟了,他的善良依然,但不會再感情用事,而且處事更加理智,他加上迪歐正好成為這個五人集團的核心人物,而且他的”人畜無害”個性使他成為這個集團的實實領導人。(而精神領袖是希洛,發言人就是迪歐,特諾瓦就擔任參謀.五飛當然是先鋒)

單細胞的偏激小子:張五飛
童年時代:

  在這五個小子之中,最單純的應是外表看來完全不像的張五飛,他出身於書香世代,雖練就一身高強武功但對世事不大關心也不甚了了,可說是另類書呆子。
  五飛第一次接觸到外間的冷風冷雨是在和妻子龍妹蘭認識之後,這位個性火爆的小太太對於這個從未一起生活過的丈夫產了了極大的影響:一直只從書中學得一知半解的『歷史派』的正義理解(就像《銀河英雄傳說》中楊文理/威利的那一套)的五飛,第一次遇到一個對於『正義』如此執著的人,因為這個少女的死,使他一下子將過往學到的那套全部套丟掉並全心信奉龍妹蘭以生命來貫徹、龍族的傳統理念-勝者為正義!但事實上他對這套理念仍是不求甚解甚至是不清不楚的。

少年時代:
  當他坐上其妻子的化身『哪吒』神龍鋼彈到地球作戰時,他單純的以為只要打倒OZ的總帥特列斯.克休里那達這個『邪惡化身』那戰爭就會結束,那他的故鄉和妹蘭的墓地就不用因為”流星作戰”而給掉到地球。而他那種直線式思維則想:自己是正義,那就一定戰無不勝,那他自然沒有不打勝特列斯的道理。
  但他的信念卻給特列斯一把西洋劍打得粉碎,因此五飛跌入迷茫之中:既然他是正義,為什麼卻打不過特列斯?而且對手更是贏得輕易而舉?他並沒有質疑”勝者即正義”的哲學,因為那是亡妻以生命所貫徹的信念。而五飛將結論簡單的歸咎於自己的無力,所以他認為沒資格坐上代表以生命去貫徹信念的妹蘭的『哪吒』。
  但一直呆坐也不是辦法,所以五飛再上戰場,目的就是要讓自己變強,強到足以打敗『邪惡化身』的特列斯,當他回到宇宙,並得到新的『哪吒』雙龍鋼彈,但他不認為自己已經夠強,所以他回到故鄉修行。不過就在這時龍族的長老”超老師”龍紫鈴卻引爆了五飛故鄉的殖民星-超老師原意就是想五飛無後顧之憂全心作戰,並在引爆之前告訴龍族『正義』的意義,但失去了故鄉這個戰鬥的意義的五飛根本就聽不入耳,只是一心想打倒特列斯為故鄉、亡妻報仇以及証明『勝者正義論』是正確的。
  就在最後一戰時,由於傑克斯拒絕和特列斯決鬥,所以特列斯選擇了曾有一戰之緣的五飛來作他生命的最後一戰,特別由於五飛一直視他為邪惡化身,對於有極強自責意識的特列斯來說正合口味,結果亦”順利地”由五飛殺死特列斯,但是五飛卻清楚不是他打贏特列斯,而是特列斯故意讓他-再一次讓他,一次對五飛的自尊心做成更大的傷害,因為他已再沒法再和特列斯打一次了。(有關特列斯的種種,筆者有機會將另文再談)
  之後五飛再一次鑽牛角尖,這次他改變角度去當特列斯的角色,協助巴頓財團去破壞剛剛建立的和平。而目的就是希望和代表『正義』的希洛一戰,假如他贏的話那就是說他過往所信的信念完全是錯了,假若是他敗的話那就是說自己打不過特列斯只是因為自己無能,而不是過往所相信的信念是錯。至於那些什麼戰士在和平時代的何去何從、存在意義之類都不過是為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所找的籍口而已。(不過那段說話實在不知所云,可見五飛實在不大會找藉口〔笑〕)
  其實五飛根本就不了解特列斯的『邪惡』到底是什麼!只是單以為特列斯只是發動戰爭、破壞和平的元兇,所以特列斯說五飛了解他其實是一廂情願的誤會,五飛根本就不了解特列斯這個人,而五飛和特列斯的境界亦差得實在太遠。
  而希洛一眼就看穿了他在想什麼,所以在交手時才會對五飛說『特列斯已經死了!』這句話。因為希洛這一句話,五飛總算是離開了這個叫做”特列斯”的牛角尖,知道就算是這樣做也是得不到答案的,但是他真的了解什麼是”正義”了嗎?答案仍是”不”的,所以為了找尋答案,他決定引爆為他帶來”正義”這個信念的人的代表-雙龍鋼彈,並希望在『預防者』之中的工作找到真正的答案。
  五人之中只有五飛到了故事結束仍在成長中,到底他能不能找到答案?那就是張五飛日後的課題了。

後記:好長的一篇文字!本來筆者是打算分開兩篇來談這五個人的,但是為了統一所以一口氣搞定這五個小鬼。
其實WG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角色:特列斯是未談的,不過他實在太過複雜,所以筆者決定以後另文再談,但之前會先說說OVA版WG-Engless Waltz,因為這套作品筆者認為是相當有問題的。
所以嘛,下回再見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