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劇情館

怪人?偉人?談特列斯.古利斯加列達

文: 傑特

鋼彈史上第一奇男子
  說到特列斯.古利斯加列達,他絕對是鋼彈史上最易遭人誤解的色,別說是觀眾,就算是故事中的角色也沒一個真正的了解他,對於特列斯來說這實在是很寂寞。
  一般觀眾對於特列斯的理解,只是浮面的認為他是一個愛耍帥、行為古怪、說話古怪的野心家,至於故事中的角色們不是把特列斯視為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領袖(如傑克斯和蕾蒂.安就是如此認為,連最親近都會誤解,可見特列斯為人的複雜),就是邪惡的化身,和平自由的大敵(其中五飛正是好例子)。但這真的就是特列斯的真面目嗎?

事前補完:《WG》的戰爭哲學論
  其實這段應該是在『探索新機動戰記W Gundam的世界(1)』中有關部份提出的,不過筆者一時大意忘記了,所以在另一篇文章『《新機動戰記Wing Gundam Engless Waltz》』中提到相關問題時就有點不知所云,使各位看得有點不明所以,實在不該。
  《WG》和過往的鋼彈作品最大不同的地方,是他的戰爭世界是”架空”於現實世界的!那就是說,整個政治、戰爭體系是獨立存在的,和人民生活無直接關係,戰爭亦不會對人民生活帶來直接的影響。
  這種作法很接近中國唐武則天時期又或者十五世紀西方的軍事傳統:在武則天主政時期,雖然整個宮廷鬥爭不斷,腥風血雨,但對於平民的影響卻是微乎其微,人民繼續生活,經濟繼續發展,整個政治體系獨立於人民以外。至於十五世紀前的西方流行傭兵制:領主花大錢傭用士兵來打仗,傭兵不以領主為效忠對像而是金錢為效忠對像。而戰爭亦不像後來那樣全民戰鬥,那就是說,一場戰爭可打上十多二十年,但對於社會卻全無影響,誇張一點的例子是;一邊士兵在對陣攻城,另一邊農民卻在野餐!士兵過年會回鄉過年,之後就回到戰線作戰,那個時代戰爭一打十多年但只死幾百人的”怪現像”可謂見怪不怪。
  基本上整個《WG》世界可說近似這種”古式”風格,雖然仍有場面是軍隊壓迫平民又或者農民走難,但這只是個別事件,大部份的地方都是十分和平的,不論是殖民星還是地球都是一片和平境像(不然凱瑟琳的馬戲團那能四處去?不被當成間諜才怪,而溫拿家族正是在和平時代才能立足的富豪家族類型),戰爭對於這些人而言是遙不可及的事,和平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所以在電視版中從沒有人民因為暴政或者戰亂而反抗(五飛一族人其實不算是平民了,一個有組織、有領地、有金錢還好戰的大族在為政者的眼中反而是和平之敵),而殖民星政府也不認為那五台鋼彈是為殖民星而戰--因為殖民星的人跟本不認為需要以戰鬥換取和平,他們本來已有和平!而那五台鋼彈也不能說是代表殖民星,所謂『為殖民星的和平而戰』云云,說白一點,根本就是那五個老妖怪博士的『精神洗腦』(在訓練中不斷灌輸主角是『為了殖民星的和平而戰』的思想)加上五個小鬼個人的一廂情願!(其實整個流星作戰本來就是巴頓家和白色獠牙向地球聯合軍的一次大型恐怖行動,和殖民星和平云云一點關係也沒有)
  就算當電視版故事去到最後部份,『真正』受到戰火波及的平民其實是少得可憐的,打生打死的仍是那群”職業戰士”;看卡特爾還可以回溫拿家當小老板、迪歐可以開收買公司,甚至希洛還能坐客機回太空(不止一次),可見所謂『戰亂』其實只是在鏡頭以內,在其他地方《WG》的世界其實是很和平的。
  補完完成,現在回到本文的主角特列斯身上。

羅姆菲拉時代的特列斯-捨己為財團
  出身於羅姆菲拉財團的大貴族之家,早年的特列斯其實是很單純的認為羅姆菲拉財團才是適合領導這個世界的組織,而由這個組織結成的私設軍OZ當然是這個新世界的軍隊。因此,對於OZ特列斯有一種特別的看法,他認為OZ貴為代表一個新世代的軍隊,不論是風格和行為都要有格調,以特列斯的說法就是:必需要優雅。
  有關”優雅”、英語”ELEGANT”一詞,有很多人都誤解了這個詞:老是優雅來優雅去的,優雅個啥?以筆者的理解,所謂”優雅”其實指『做得漂亮、不要拖泥帶水、也不要使一些三流陰謀,要耍就耍第一流的』之意。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常說的:『做得漂亮一點!』的意思.從這裡就可以理解當蕾蒂使用飛彈攻擊殖民星作威脅逼五部鋼彈投降,最後卻給特列斯說”要作得優雅一點”的原因:因為這次威脅完全沒有效用(但特列斯卻不是說威脅不對,問題只是有沒有用),不但得不到五部鋼彈,而且竟給J博士輕而易舉的入侵OZ的電腦網路大出洋相,更有甚者是J博士一句說這是他們的私戰OZ就不能夠再拿殖民星來作威脅(我們是私人攻擊OZ,和殖民星無關,你們攻擊殖民星也沒用),可說是大失敗,以特列斯的說法就是:『不夠優雅』。對特列斯來說像蕾蒂使用、以效率優先的做法不是特列斯的作風作在,他是偏向如《銀河英雄傳說》中楊威利說的『讓敵人高高興興的中計』的做法。
  由於特列斯一心想讓羅姆菲拉財團成為新時代的領袖,但自己對於權力卻沒有任何野心,反而有一種「將所有罪孽由一已承擔,將光榮交給財團」的中世紀騎士想法,這一點和《浪客劍心/神劍闖江湖》中緋川拔刀齋當殺手的原因很相似:別人對於他的看法可說完全不管,為了財團和地球的未來,一己的榮辱、甚至生命根本不算什麼。基本上特列斯並不具備、也不信任民主主義,反而是接近古時君主制度下的明君治國那種思維,所以才會想用暴力手段推翻以民主主義建立的地球聯合軍政府,建立一個以羅姆菲拉為主的開明專制政權,但特列斯亦不是單純的貴族主義者如《F91》的骷髏尖兵,只是他認為有能力領導世界的組織剛好是貴族而已,所以日後他才會選非財團的莉莉娜為新時代的領袖,有關這部份下文會詳述。所以一步一步的去壯大 OZ的實力,並等待一個機會去一口氣推翻地球聯合軍政府,
  而”流星作戰”那五台鋼彈四處去攻擊地球聯合軍的據點,對特列斯來說簡直是天跌下來的好運氣,面對如此好的時機特列斯自然沒有放過的理由。首先,為了使聯合軍視那五台鋼彈是整個殖民星世界向聯合軍向地球發動總攻擊的前奏(如照真正的流星作戰計劃來看,雖不是『整個殖民星世界』,但的確是這樣,不過對於特列斯來說是真是假並不重要),所以絕不能讓地球聯合軍的主和派和殖民星談判了解情況,那結果就是叫蕾蒂.安暗殺和殖民星代表的洛利亞外交官,這次暗殺非常成功,不但消除了一個主和派的代表,更可以刺激到聯合軍認為『這次殖民星是來真的了』的錯覺,利用這個聯合軍一片混亂的時候,特列斯開始了他的流血劇本-『破曉作戰』。

破曉作戰-精彩的借刀殺人
  首先特列斯向聯合軍高層提出要求開展聯合軍大會,理由當然是希望以和談的形式和殖民星取得和平協議(不然聯合軍應不會在鋼彈四出攻擊聯合軍據點的時候開大會,不怕給鋼彈”一網打盡”嗎?),既然是和談當然要得到全聯合軍的同意-特列斯計算到主和派、聯合軍的領袖諾邊塔一定會同意召開這次大會,既然是大會那聯合軍高層一定會全部齊集,而且通信系統更開展至全世界,是一好機會。
  在大會開之前,先命各區的OZ軍待命,再放出消息出去說OZ首腦雲集(其實直到當時聯合軍都是和OZ劃上等號的,由於不能明向代表地球的地球聯合軍宣戰,所以便將槍口轉向OZ,是典型的政治把戲。歷史上那些”清君側”以及《Z》中幽谷對迪坦斯,甚至《銀河英雄傳說》中的羅嚴塔爾叛變、向萊茵哈特的宣戰通告都是這種情形,只不過是身為主角的五個小鬼一早就被『洗腦』搞不清狀況),要打倒OZ,有什麼比一口氣幹掉所有高層更快的?特列斯料到那五部鋼彈一定會現身攻擊,當攻擊開始時,特列斯一邊命蕾蒂向全OZ發動叛變,以奇襲的形式攻佔各聯合軍重要據點,並遊說聯合軍投誠,不投者自然格殺勿論。另一方面,提出要主和派諾邊塔和邊迪為首的聯合軍高層乘太空梭逃出基地,由於意見也是合理,所以諾邊塔沒有反對的理由,但他卻忘了--現時乘太空梭逃出基地,正好成為那五部鋼彈攻擊的目標!
  特列斯的計算準確,裝滿聯合軍高層的太空梭在逃出基地時給飛翼鋼彈以光速軍刀一分為二。至於唯一沒有坐上太空梭、聯合軍主戰派的塞普提姆則坐上特列斯準備的新型運輸機(為免也成為鋼彈攻擊的目標,所以改用鋼彈全無資料的新型機),在機上給蕾蒂威逼發表向殖民星宣戰通告,並將所有責任全推給五部鋼彈之後遭蕾蒂射殺。這次作戰可說成功得驚人:不但一口氣清除合聯合軍高層,亦可以將所有責任推給五部鋼彈,那五部鋼彈就不能成為殖民星的精神代表,反而成為罪人。至於失去所有高層的聯合軍要瓦解簡直是易如反掌,聯合軍一旦消失那OZ自然可以和殖民星和談並將過往所有責任推給聯合軍(其實那些罪行的確有不少是出於聯合軍之手,倒沒有冤枉了聯合軍。而且筆者認為聯合軍和殖民星的衝突較像現實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那種情況,但程度就輕得多。而最重要的是:殖民星政權的不滿目標本來針對的就是地球聯合軍!既然聯合軍滅亡,那就沒有必要再和OZ敵對了,這些特列斯都相當清楚),和談自然容易。一個陰謀過解決所有問題,足見特列斯實在太厲害了。

隱居-功成身退還是心灰意冷?
  往後,差不多整個局面都順著特列斯所預籵的方向想:派蕾蒂去宇宙以柔和手段去跟殖民星取得和平協定,對於前聯合軍則不降者一律清除,OZ取代聯合軍成為地球圈最的軍事勢力,那羅姆菲拉自然成為地球圈最力的領導。差不多不需要再大動工夫或流血就將地球圈的政權”順利交接”,可說輕而易舉。
  反而對於『鋼彈』,特列斯雖然十分敬重他們以一己的力,為了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土地而向整個時代挑戰的勇氣。但在現實層面而言其實是不大看重的,畢竟失去殖民星的支持那五台鋼彈只不過是有勇無謀的游兵散將,對於整個時代洪流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影響。(唯一一次影響就是中了特列斯計的那次破曉作戰)
  正當整個時代都隨著特列斯所想的而前進時,一種新的軍種『MD』,也就是機動人偶Mobile Doll(即無人駕駛MS)的出現衝擊了特列斯。一直以來特列斯對於『戰爭』有一種近乎西方騎士式的執著:戰爭能使人類崇高、升華,但先決條件為戰士們必需挺身而戰,以自己的生命作賭注,只有在身體感受到『不是殺人就是被殺』,才會明白戰爭之痛,不會胡亂開戰亦更會懂得珍惜以鮮血所換取的和平。這種想法其實和那五台鋼彈裝上自爆裝置並無二致:殺死對方的同時,自己也有可能被殺死(由於鋼彈實在太強,所以裝上自爆裝置,告訴駕駛員『最強的鋼彈,其實只要按一個鍵就可以破壞了,根本不算什麼』使駕駛員不會被強大的力量所迷惑,甚至墮落。),只有了解到戰爭殘酷的現實,戰爭才會有結束的一天,不會變成無止境的殺戮,人也才會從戰爭中得到成長,學會教訓,戰爭中所流的血才會有意義。如果說,莉莉娜的完全和平主義是將戰爭視為完全負面的存在,澈底否定戰爭在歷史中的意義的話,在那特列斯的理論就是把戰爭視作正面的存在,肯定戰爭在推動歷史中那發揮的作用,兩套理論可謂完全相衝。(而這套『特列斯理論』到了《WGEW》就演變成『想得到和平,必需付出代價』的全劇中心思想)
  看到羅姆菲拉財團打算以MD來代替真實的士兵,對特列斯的衝擊非常大;一直以為羅姆菲拉財團是真正了解戰爭的崇高與痛苦,並以這個方向帶領這個世界走向另一個新世代,但實際上也不過是一群想不流自己的血而操縱世界的俗人。以特列斯來說,這已是不折不扣的墮落了。不過,他並沒有因而質疑羅姆菲拉有著領導這個世界的資格與能力,只是覺得,留在將漸被”無人化”的OZ中,他的存在已是不需要的了。(至於連蕾蒂都使用MD,更是使特列斯做成沉重打擊;連一直認為最了解他的蕾蒂也不了解他,加上失去傑克斯,更令特列斯感到疲累)以陰謀論來說,身為OZ的總帥的特列斯,其功績早已成為羅姆菲拉財團當權派迪爾麥優候爵的眼中之刺,當沒有敵人,特列斯和效忠特列斯的OZ自然是羅姆菲拉眼中的『頭號敵人』。開發MD其實很有將特列斯架空的意味,而特列斯在測試MD場上那次『模擬叛變』更加深了當權派的懷疑,反之,特列斯也在這次『模擬叛變』中確認了當權派想除去他的意圖,以成語來說就是”鳥盡弓藏”。
  在這種情形下,特列斯如不反抗就只有引退一途,反正局面已經差不多穩定下來,說”功成身退”也好,”心灰意冷”也好,特列斯決定製造一個機會給自己下台:就是在羅姆菲拉大會中發表一大段反財團的演講,更對財團極為感冒的『鋼彈』大加讚揚,最後更宣佈解散OZ!對於迪爾麥優來說,這正好給了一個除去特列斯的口實,不過由於特列斯『勞苦功高』,也怕引起OZ的集體反彈(當時MD還在測試中,還未能夠對抗OZ軍),所以只是軟禁特列斯了事--這也盡在特列斯的計算之中。

休息歲月-冷眼看世界
  其實在軟禁那段日子中,只要特列斯願意,他絕對有能力率領舊部向羅姆菲拉開戰(軟禁之下竟然仍可以製造一台鋼彈出來而羅姆菲拉財團一無所知,可見他實在自由),但他並不想為自己而戰,因為這樣只會使戰火延續而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所以他情願看著舊部為救他而給MD殺死也不挺身而出。
  在故事中段,不論是在宇宙還是地球的政治局勢都是急劇轉變,但特列斯卻相當優閒,在盧森堡近郊的一坐堡壘中,名符其實的”冷眼看世界”,不過他也不是什麼也不幹,在這坐堡壘中特列斯以那台零式飛翼鋼彈的資料和危險系統『Zero system』(為何特列斯會有Zero system的數據,很大可能是那五個老妖怪博士當年在出走時留下來而由特列斯暗中接收)製造中一台純近接戰的決鬥型機體『次代鋼彈』。(至於為何次代鋼彈的外型會這麼怪異,不像特列斯的美學風格,原因可解釋為:特列斯最初打算利用這台鋼彈去秘密救出想營救他而給MD攻擊的前部下,為免給羅姆菲拉認出而採用奇怪的設計。)
  不過特列斯似乎還沒怎樣使用過次代鋼彈就將之交給希洛,之後國際形勢又發生急變;白色獠牙向向地球宣戰;而羅姆菲拉財團的迪爾麥優候爵想利用莉莉娜來當財團的精神象徵但反而成為一眾政敵的打擊武器,最後更慘遭逼走宇宙而落得被白色獠牙所殺的下場。(有關這部份請參考”探索新機動戰記W Gundam的世界(1)”相關部份)

復出-戰後問題
  面對著米利亞爾特的挑戰,特列斯只好復出迎戰(有關傑克斯,可參考”假面之聖騎士---撒古斯/傑克斯.馬桀斯印像”相關部份”)在開戰之前,特列斯早已打算以這戰為自己的最後一戰,不過他並不是沒有考慮未來。羅姆菲拉財團失去了迪爾麥優候爵,特列斯自然是最佳的領袖人選,不過如連他也死的話,那群貴族根本沒有能力和名望去繼續領導整個財團,繼而領導時代,內戰就會出現。特列斯心目中的人選的莉莉娜:身為山克王國女王的莉莉娜,其王族血統在推崇貴族的羅姆菲拉財團內有相當吸引力,而她地球外交官之女的『平民身份』則有助取得前地球聯合軍的支持,而『落難公主』這種身份對平民來說更是充滿了童話色彩(平民老百姓對對王子公主之類特別有好感,可說是典型的『童話情意結』),加上她有著水準以上的外表、政治能力和責任感,近乎完美的出身加上後天的個人魅力和能力,可說是天生的領袖人選(刻薄一點說,就算莉莉娜是白痴一個也沒關係,只要協助她執政的行政班子夠力就沒問題)。不過沒正式兵力的莉莉娜根本就壓不住有著強大軍力的羅姆菲拉財團,單憑『名望』和『信念』在真槍實彈的現實世界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為了使莉莉娜能順利成為新時代的領導,特列斯在最後一戰時將地上所有軍上集結,表面上是為了對抗白色獠牙,但背後卻向蕾蒂下了一道命令:一但他戰死就立刻投降,並破壞所有MS!原因在於:只要地球上再沒有MS,那唯一『擁有』五台鋼彈的莉莉娜自然是地球圈最大的軍事勢力!那莉莉娜要成為地球圈的新領袖也是易如反掌(壓根兒特列斯就不相信什麼完全和平的理論,在現實角度來看,軍事力量才是政治中的最大力量與本錢)。
  唯一的失算是米利亞爾特沒有和他決鬥,如果米利亞爾特和他一起戰死的話那留下來的白色獠牙以五台鋼彈的實力要打誇並不困難,不過米利亞爾特卻沒有和他決鬥,結果只好找一直視他為『邪惡化身』的五飛來了結他。(對於五飛這種『超級單細胞』,其實特列斯是非常欣賞的,由於他每一個行動都會想定往後的三四步行動,所以反而會羨慕五飛的那種不管三七廿一打了再說的作風,最後亦選擇了由五飛這個單細胞來了結自己這個複雜的人。)

後話-為了時代...
  特列斯絕對是鋼彈史上最深謀遠慮的人:他每一件事情都經過精心計算,每過行動都是深思熟慮的結果,整個局面的推進和時代的演變都在他那無形的指揮棒下舞動。但是他卻不是為自己而戰,他為了羅姆菲拉、為了莉莉娜,或者更直接說,為了整個時代而戰,而開創時代所流的鮮血以及帶來的污名則由自己一個人獨力背負(所以五飛說他是邪惡化身特列斯是很高興的,因為他正是要一個人背起”時代罪人”之名)。
  對於特列斯來說,最大的悲哀可能是故事中沒一個人真正了解、並和他處於同一次元的人吧?

後記:
  五大篇,近三萬字的《新機動戰記Gundam Wing》相關研究文章,差不多總結了筆者對於這作品的所有心得,其中有少部份是客觀報導,但大部份都是主觀評論,而且不少論點更是推理所得,並沒有『白紙黑字』的紀錄下來或變成畫面,不過既然要寫研究文章,自然要寫一些文字和畫面沒有記載的東西,至於同不同意筆者也就管不了太多了。(絕對無責任的傢伙”^^;)
  希望以後有機會再寫《WG》的文章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