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劇情館

The Man ! ~Gundam Sentinel的角色世界(上)~

文: 傑特

男人的故事
  由於在<Gundam Sentinel>(簡稱GS)故事中人工智慧電腦ALICE實在太神了,所以不少讀者很自然的以為ALICE的成長就是<GS>所探討的主題。但有讀過小說版後記的朋友就會知其實ALICE和舊鋼彈的NewType一樣只不過是將主角的強大合理化而中途加上去的玩意,就像NewType日後反而成為鋼彈的重心一樣,ALICE也取代了<GS>的中心思想成為了讀者甚至是作者的中心思想,因而一二三的一起忘了原本<GS>想說的主題。更慘的是因為作者將視點轉移到ALICE的成長,結果就連原來的主題都影響了,可說是<GS>中最大的敗筆。
  那麼,究竟<GS>原來的主題是什麼呢?:就是”The Man”與信念。有關信念留到下章再談,先說”The Man”,不過不是生物上的男性,而是指個性上的男子,最好的解釋就是英語上的”The Man",即是男子漢。整部<GS>就是男子漢們的故事。
  不過男子漢都有很多種,在<GS>中分為兩大類:以獠.魯兹主的年經派和馬寧格斯的中年派(中年派留到下章再談,暫且不表):

年經派:由小鬼到真男人
  不論是α任務部隊的魯兹還是新迪塞斯的歐夫秀,在出場時都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小鬼,只是在強裝大人。魯兹等問題兒在在軍校的”惡行”其實只是反抗期少年人的常見現像,他們以為當上正規軍就是大人,實際上仍是一群腦筋單純的小伙子。至於歐夫秀則一副年少老成,但一面對S鋼彈的猛攻就露了底,所謂的”精英”其實只是在玩戰爭遊戲的小鬼頭,二人的改變在於兩個老頭子:馬寧格斯和格雷。

魯兹與馬寧格斯:流星一樣的師徒關係 
  魯兹最初根本完全不放馬寧格斯在眼內,視之為一年戰爭的老不死,但卻在一次模擬戰中被這個他看不起的老頭用機體差上兩三班的尼路教官型狠狠的修理一頓。沒有什麼比這個更令魯兹感到屈辱的了:給一個老頭用一部量產機狠狠的打敗,而自己就駕駛著最精銳的S鋼彈!魯兹的自負一下子完全破碎,但是魯兹的反應竟是要求再來一次!這是獠成長的第一步;不但承認自己技不如人,並收起傲慢向比自己優勝的人求教,也難怪馬寧格斯高興覺得他是可造之才。
  從此,魯兹便視馬寧格斯為個人的挑戰目標,甚至是建立了一種雙方都沒發現的師徒關係,所以第二次交手雖然馬寧格斯明顯的賴皮不認數,但魯兹卻不怎樣生氣的原因就在這裡;一來魯兹也知自己能打敗馬寧格斯是因為S鋼彈”暴走”,並不是自己實力,二來他每次和馬寧格斯交手都是一個學習過程,結果並不重要。因此,馬寧格斯的死魯兹所作出的反應就變得可以理解:由字面上所說:”這樣一來我可不就永遠也無法打敗你了嗎?”到背後失去了一個學習、追逐的目標。隨著馬寧格斯的死,魯兹的小鬼時代結束了,而證明他真的長大的時刻就在元春之死。

魯兹和元春:男人之間的交往
  魯兹和元春之間又是另一種交往,在一開始時雙方同樣看對方不順眼,一個視對方為乳臭未乾的小毛頭,只不過是好運氣可以駕駛最好的機種,另一方則視對方為一身軍人臭的死老頭,甚至比馬寧格斯更討人厭。
  而二人關係的轉變是在月面一役:元春的尼路因中了邏輯炸彈(用現代的說法就是電腦病毒)而動彈不得,面對著敵軍的攻擊就有如待宰的鴨子,就在這生死一線的時候給魯兹和他的試作MS部隊所救。元春一下子對魯兹完全改觀。回應也非常直接,就是”感激不盡”,而經過和馬寧斯的相處,魯兹也用同樣直接、屬於男子漢的回應:你們欠我一次了呀!就這樣二人的關係完全改變,由死對頭變為互相信任的戰友。
  二人最後一次對話是在最後一戰的時候,當時因戰況危急需要合體變成S鋼彈作戰,但在戰場上就算只是一秒都是生死立轉的情形。魯兹只好找元春的Z-plus要求掩護,但是說法卻是直接得嚇人:”就當是上次在月球時欠我的好了!”,而元春則以生命回應:”我不會讓你死的!這是約定!這是我欠你們的!”這才是真男人的對話!不婆婆媽媽,直接了當。魯兹不傷心嗎?當然不是,但他知道這時候最好的回應就是完成任務,讓他們的死不會白費。
  這場戰爭結束的時候,魯兹也成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男人,那是以馬寧格斯、元春和ALICE用生命換回來的。

歐夫秀和格雷:前輩和晚輩
  和魯兹與馬寧格斯不同,格雷和歐夫秀本質相當類似,可說是歐夫秀就是年輕時的格雷,所以看得出格雷對歐夫秀特別好。由軍校開始歐夫秀都是精英份子,沒有什麼事是難到他的,再加上受到格雷的影響,因此思維變得過度過度『戰略向』,給人一種冷血的印像。
  歐夫秀第一次質疑自己是在培曾初次面對S鋼彈的強攻,一向自負的駕駛能力竟給一個菜鳥所駕的怪物級MS打得無法還手。之後的培曾脫離作戰時二人再次交手,相方同時確認了對方的能力,歐夫秀重新拾回自信,雖然他很想報回一戰之仇,但卻選擇了完成任務,可見他的”精英”稱呼不是混來的--也可見得格雷教導有方。但此時歐夫秀已經開始質疑自己過往的信念,並影響日後的行為。
  到月面的艾爾斯市後歐夫秀被派去指揮少年兵做都市的防務工作,把一群全不知戰爭為何物的少年拖到鬼門關(天下之大就只有富野鋼彈的小鬼男主角是可以在戰場混上一年半載而完好無事的。雖然身邊的人都死得七七八八(爆))歐夫秀的良心感到非常不安,而且那是第一次有那麼多人命託於他手,重壓一下子將歐夫秀逼得”長大”,他不再是一心想儲政治本錢的大少爺、精英份子,而是能夠做大事,受到敬重的大人。
  而寇德的死將歐夫秀的精神狀態推到頂峰:先是受到寇德之死的打擊,再而受到格雷所託指揮保護友軍逃離月面作戰(其實格雷所作決定非常正確,假如不讓歐夫秀有事可幹的話,大受打擊的歐夫秀一但有空胡思亂想可能一下子就崩潰,而事情真的發生了,詳見下文),加上少年兵不聽指揮參戰被殺,過度的精神重壓使歐夫秀完全發揮所謂”火災現場的怪力”,表現好得驚人,特別是為了效率而只攻擊敵方MS腳部顯出他能完全”個人”放下不顧而以全局為上。這時的歐夫秀絕不比格雷差,甚至在作為一個職業軍人而言他比寇德更稱職。

精英的崩潰
  歐夫秀的不幸是在於逃離月面時視力受損,歐夫秀是那種雖要有一個群體去認同他的存在才可以生存的類型,一但失去了群體個人存在價值就會動搖。再者是格雷將他留在五芒星內,格雷本意是希望他能留下一條命而不想帶他和自己一起送死,但弄巧成拙的令到歐夫秀以為連格雷都覺得他沒用想他他丟掉,加上眼睛看不見令到他有大量時間和空間去胡思亂想,結果就是一下子精神完全崩潰。
  歐夫秀最後向S鋼彈發動攻擊說是拼死攻擊還不如說是歇斯底里的小孩子亂打,特別是S鋼彈的ALICE不理歐夫秀更使他的精神狀態火上加油,結果格雷說什麼他都聽不進耳裡,直到後一刻在跌進大氣層、歐夫秀臨死時才在眼淚中找回理智,並承認自己其實也有非常軟弱的一面,這時候,歐夫秀也成了真正的大人了:一個勇於面對自己弱點、並知道自己真正應走的路的男人。
  可惜的是,歐夫秀死了。

由秀才到將才:伊頓.希斯羅
  在整個GS中有一個角色成長也是超快,但卻不是太多人留意,那就是飛馬III的艦長,伊頓.希斯羅少校。
  論資歷,希斯羅是鋼彈史上唯一的英才:在高等軍官校以最優秀成績畢業,被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英才。但他和歐夫秀完全不同,希斯羅是那種秀才型人物,感覺上是後天努力型,而不是像歐夫秀一生出來就是精英。
  而且希斯羅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一切照本宣科,不會變通,所以給人譏為”紙上談兵戰略家”。更慘的是第一次當艦長和 α任務部隊 (Task Force Alpha) 指揮官就踫上最麻煩的對手--戰技教導團(紐迪賽斯),在完全沒有開戰意識下(完本 α任務部隊一開始就不打算開戰,只是用來展示武力的紙老虎,也因此才會派沒有指揮經驗的希斯羅當指揮官)進入培曾就中伏給打下兩隻巡洋艦,給對手弄得手忙腳亂再加上馬寧格斯堅持突襲,搞得希斯羅在混亂中不得不把所有責任推給馬寧格斯,還要給馬寧格斯輕視,大出洋相。
  但希斯羅的英才之名也不是混來的,很快的又回復了冷靜,之後在培曾攻擊時不但漂亮的完成作戰計畫,而且當馬寧格斯發現並報告紐迪賽斯逃離培曾的時候希斯羅便當機立斷的撤退,將損失減到最少。之後在推斷紐迪賽斯的動向時不恥下問馬寧格斯,更對從馬寧格斯口中得知的格雷主張表示認同,可見其胸襟廣闊,加上對事態的精確分析,因此重新拾回馬寧格斯的尊重。(題外話:單是這一段希斯羅的表現就已經是鋼彈史上最優秀的指揮官之一,不但比0083席那普斯好,布萊特就更別提了)
  不過他另一個不幸是對手已由格雷換成更厲害的的艾諾,作為希斯羅恩師的艾諾已超乎希斯羅計算的速度趕到艾爾斯和紐迪賽斯來個前後夾擊(凡事照常理推斷的希斯羅對於狀況作了樂觀的估計,不過在戰場上的情況瞬息萬變,也不能說是希斯羅無能),但經過培曾一役後希斯羅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不但沒有慌亂,而且很快的看出了艾諾的戰略,並且在之後的登陸月面”蒼鷹墜落”再次表現出超水準的指揮能力。
  最後一次表現其優秀的判斷能力是在追擊紐迪賽斯時,先是面對著新吉翁軍的挑釁性行動,他不但看準對方不會真的開戰,而且是在等到對方的MS隊已經疲累之時才一口氣突破追擊來將開戰的機會減到最低。往後一看到基地”五芒星”的太空梭就估計到紐迪賽斯想到地球,並指示向太空梭攻擊,證明他已經不再是那個只會照本宣科的書生,而是智勇兼備的指揮官。
  故事至此,伊頓.布斯羅已成長為鋼彈史上最優秀的部隊指揮官之一,應無疑問。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