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劇情館

信念 ~Gundam Sentinel的角色世界(下)~

文: 傑特

信念的鋼彈
  如果說”The Man~男子漢的成長”是<Gundam Sentinel>的”表”主題的話,那”信念”就是<GS>的”裡”主題。在二十二年的鋼彈歷史中就只有這套<GS>是真正地探討這個問題的核心,就算是<0083>也不過是浮光掠影的接觸到這個論題,直到<Wing Gundam>才再次探討到這個論題,但相比起<GS>還是屬小巫見大巫。由此可見<GS>在鋼彈史上的重要地位。

鮮血的控訴
  有關這場”教導團叛亂”,與其說是一次革命性兵變,還不如說是一群地球派的軍人向以幽谷為首的聯邦軍一次血腥的控訴。打從一開始,以他們那麼少的兵力想要成功就難如登天,但是仍一意孤行地繼續,除了他們打算聯合月面都市群的力量去組成可以和聯邦對抗的”月面都市聯盟”,另一方面也是打算以這次兵變喚起其他反幽谷的力量對抗聯邦幽谷化。如果能夠有其他聯邦軍參與兵變行列(如艾諾)自然最好,就算最後他們因為勢孤力弱被消滅,這件事也可以告訴聯邦政付高層:並非所有聯邦軍都願意受幽谷領導的!這就是紐迪賽斯(New-Desides,由New"新”加上Dis-side”反太空殖民”)名字的由來-他們不是迪坦斯的分支,而是一支新的反代表殖民星的幽谷的部隊。
  
為信念而死
  作為聯邦軍精英份子的戰技教導團(紐迪賽斯)其實只要悶聲不響,以他的能力地位絕對可以平步青雲,何況他們又沒有像埃爾斯市那樣協助迪坦斯對抗幽谷,所以幽谷也不可能會對付他們。但是他們仍然選擇了這條路,就是因為他們情願背負著叛軍的惡名也不願意偷生於幽谷之下。其他人看起來好像很傻很可笑,但對於紐迪賽斯來說,原則重於一切,埋沒良知偷生還不如勇敢就義。盡管格雷在最後反思自己是一個不願正視現實的笨蛋,但如叫他們再選一次的話,他仍然會選這一條路。

傳統的鋼彈反派
  在<GS>中負責擔任”敵人”角色的紐迪賽斯,和過往及以後所有敵人角色有一項不同之處是:他們不是反派!由舊鋼彈開始基本上每一套鋼彈作品都脫離不了傳統超級機械人作品的『主角=好人.敵人=壞蛋』公式,就算是<0083>的迪拉兹軍還是要放個核彈加丟個殖民星到地球,而<ZZ>中的哈曼也要丟個殖民星到都栢林。總言之在鋼彈中當反派的沒多少個是沒做過屠殺平民的惡行。有些還經常將無辜平民捲入戰爭的旋渦內,當弄出人命就恬不知恥的指對方殺人(沒錯!就是在罵夏亞!)。可以說,要在”傳統”鋼彈中當反派的最基本條件就是要無恥,就算只是一點點,有軍人節操的傢伙是很難在鋼彈世界中找到一個正派角色來當的,反派就更不用說了。

史上唯一的”敵對”角色
  不過凡事也有例外,在<GS>故事中當敵人角色的紐迪賽斯正是那種堅守軍人應有節操的軍人組織。首先是在發動兵變時他們不但沒有強迫不願意的人加入這場兵變,還要放他們回地球(因偷取作戰數據反而因此中了計只能怪聯邦軍無能,不查清楚就用由敵人手上偷來的數據,而且不偷不就沒事了嗎?絕對是自作自受),之後他們到埃爾斯市也是市長派恩菲爾德主動要參戰的,而且不是單單的市長獨斷獨行,而是全民一心的抗戰。至於他們會到埃爾斯的打算是:如果討伐軍一攻擊埃爾斯市的話那就可以反咬討伐軍說他們攻擊平民,在月面都市群中製造反聯邦軍的浪潮,以達到組成以親地球派聯邦軍陣營的『月面都市聯盟』來對抗以幽谷為主的宇宙聯邦軍。在戰略理論上這是一個合理的計算,而且紐迪賽斯也料到討伐軍不會真的向爾斯市發動毀滅性攻擊,主因是聯邦軍當時還要留力對付新吉翁軍,實在沒理由惹起月面都市群的仇恨再製造一批新的敵人,至於格雷所說埃爾斯"整個摧毀"只不過是打個比方罷了。

軍人的良心
  雖然紐迪賽斯佔據埃爾斯市和討伐軍開戰,但他們其實是不想埃爾斯市真的派兵實參戰的,一來是如果討伐軍攻擊不反抗的埃爾斯市,那就可以大條道理說聯邦軍”濫殺無辜”製造反聯邦軍的浪潮,二來這種義勇軍少年兵的能力實在不能用,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作為一個職業軍人的良心是盡可能不想將第三者(還要是小孩!)捲進戰爭中,所以當歐夫秀指揮少年兵負責防務時心理上和良心上都受到相當大的壓力。特別是當少年兵被討伐軍所殺時對歐夫秀的打擊甚至比寇德之死的打擊更大-寇德是主動參與戰爭,生死自要負責,但少年兵卻是無辜捲入的!歐夫秀覺得是他害死少年兵的,而之後的崩潰或多或少和這有關:如只有他一個偷生的話,那少年兵就為他白死了。

死守節操
  就算到了戰敗後紐迪賽斯也沒失去作為一個軍人的節操,他們先讓不想繼續打下去的士兵自願離開,再而在佔領五芒星基地時沒有以基地內的人作人質,就算是用巨大MA攻擊地球也只選擇聯邦軍的新總部拉薩而非平民地區,也沒打算攻擊聯邦議會所在的達卡爾市而只是佔領。雖然到了窮途末路,但仍能保持一個軍人應有的原則和節操。可見紐迪賽斯絕對是鋼彈史上最有軍人節操的一支部隊。

盡忠職守
  相對於紐迪賽斯,負責討伐的α任務部隊並沒有那麼偉大的信念去支持他們作戰,對於α任務部隊而言,拼死戰鬥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完成任務!聽起來好像很沒出色,但對於一個盡忠職守的軍人而言,這就夠了。信念並沒有高低之分,也沒有大小之別,只有能不能真的貫徹始終的勇氣。在<0083>中卡多曾問浦木:”你為何而戰?”當時浦木無言以對,但如換了是問馬寧格斯的話,那就只是一句話:”因為那是身為軍人的工作!”。
  就像警察要防止罪惡捉犯人,消防員要救火救人,有一個偉大的信念去支持自然了不起,但就算只是一句:因為收了薪水,就得為薪水付出代價。”也沒有什麼可恥的,最重要是,要將自己相信的貫徹到底,那才是重點。

舊人類的信念
  在<GS>中作者曾不止一次借故事中人的口去質疑富野鋼彈中的”新人類論”:
  
是新人類歧視舊人還是舊人類歧視新人類?
  在傳統的富野鋼彈中,新人類被視為人類的革新,代表性人物自然是提出新人類論的吉翁‧戴肯(夏亞之父,吉翁的初代首相)而夏亞在<夏亞的反擊>中的理論則是這個理念的延伸-人類一日留在地球給重力所束縛就無法進化成新人類,所以要用暴力使地球不再適合人類居住,使全人類上宇宙再進化。
  不過這種理論骨子裡跟本就是在歧視舊人類!認為舊人類是差的,舊人類的存在只有令人類滅亡。而新人類是人中之龍,只有新人類才有資格留在世上。在<GS>中格雷就赤裸裸的指摘這種所謂”新人類論”骨子裡:『所謂的新人類也不過是嚮往太空生活的地球人,所有意識根源還是來自純正的地球人...被重力所束縛、沈溺於安穩的人類的舊人類永遠無法變成新人類,這不也是一種歧視嗎?』之後更指出:『太空殖民事實上並沒有努力去提升人類整體的意識』,筆者對格雷這句話的解釋是;所謂”新人類”其實就是太空殖民所創造出來的”救世主”,他們以為只要進化為新人類那現實的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其實只不過在逃避現實,因為照這種理論來推斷的話,那只要新人類一日不出現那人類就得永遠沉淪。那和基督教的上帝救贖論一樣,凡人必須等上帝來救贖,沒上帝的話那就得永遠沉淪在原罪之中。

舊人眼中的”新人”
  在一般人眼中,新人類簡直是人中之龍;就算只是一個不會戰鬥的門外漢,只要是新人類就可以以一己之力去改變戰局,從連身為精英的歐夫秀在和魯兹交手後都有這種想法可見這種”人類精英”如何深入民心。另一方面,新人類也是以”問題多多”見稱,差不多所有行為惡劣的臭小鬼都被視為新人類,雖不能全怪在<Z鋼彈>的卡密兒頭上,但明顯的對於一般舊人類來說所謂新人類只不過是一群MS戰鬥技術超凡的流氓罷了,所以對於一般人來說,”新人類救世論”只不過是一個笑話,沒有說服力可言。

高橋昌也的”新人類論”
  在<GS>中作者高橋昌也借格雷和威斯特口來說出他的”新人類論”:
  對於格雷來說,所謂舊人其實就是指像他、寇德、艾諾和派恩非爾德等被舊時代的價值觀、情感和想法所束縛的老人,而歐夫秀因為他不需要像他們那樣背負著過去,可以在沒有過去的影響下創造一個新的未來,那才是真正的新人類。並非是有沒有重力束縛又或者在宇宙成長的人就是新人類,而是在思想和信念沒有受到束縛的人才是新人類,關鍵是內心而不是環境。這類就可以解釋到為何在<Z鋼彈>中三方都是新人類但仍要互相爭鬥,因為單是在宇宙長大或擁有特別能力的人只不過是一群戰鬥兵器罷了。
  所以最後格雷對歐夫秀說這場戰爭:『都不是你的戰爭!』就是因為這場戰爭是屬於他們這群『無法接受過去的信仰突然崩潰』的舊人類,歐夫秀是新人類,他不必為背負著過去的一切而死,他要創造出屬於他的”信仰”,而不是跟隨他們的信仰而死。
  至於威斯持則是代表新世代人類,在對艾諾時指出:『的確,我們需要舊時代的人提供協助才能成長,但這不表示我們的未來也需要舊時代的人來作主。要是人類永遠因循前人所預先設定的路線,那麼人類永遠也不會進步了。』那就是說,所謂”新人類論”只不過是前世代的人為未來的人所決定的路,由舊世代的人所提出的”新人類論”無疑地指出新世代人類其中一個方向,但新人類並非一定要跟著走不可,舊世代人類更不能強迫新世代一定要走那一條路,特別是夏亞在<夏亞的反擊>中那種做法更是惡劣,以威斯特來說,那種強迫人類進化成新人類的做法”對我等新世代的人而言,這其實是莫大的污辱”。

結論:求人不如求己
  對於<GS>高橋昌也而言,真正的人類革新不是等所謂”新人類”的救世主來打救,更不是逼新世代的人照自己所設定的道路走,而是要由人類本身主動的反思、進化,這才是真的人類進化,這樣的人才可以算得上是新人類。

後記
  原來最初只打算用大約四千字來談<GS>,但到真的寫起來發現實在太多東西想談,加上一直以來都沒有一些深入的文章談<GS >結果字數暴增近一倍,就連筆者看回來也嚇了一跳(笑)。其實<GS>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寫,例如它對<0083>的影響;它的”反新人類論”和<X Gundam>的分別,還有和<Wing gundam>的信念論差別等等,不過若再扯下去可就沒完沒了,所以就此作罷。
  最後,多謝各位花那麼多時間看這一大段文字。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