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劇情館

遭遺忘的傑作~論《機動戰士Crossbone Gundam》(人物篇)

文: 傑特

『this is only the beginning......』?
  看過電影《機動戰士Gundam F91》最後一幕的朋友,都會記得在片尾時出現的一句英文『this is only the beginning......』,當時很多觀眾都認為《F91》很大可能是一套新電視鋼彈作品的序章,在電影版含糊不清的地方將會在不久後推出的電視版交代清楚,還觀眾一個真相(笑)。
  但事實呢?兩年之後的確是有一套由富野監督的電視版鋼彈作品《機動戰士 V Gundam》(隔太久了吧?),先不說這套鋼彈的水準問題,最重要的是,《VG》是和《F91》是毫無關聯的!不但故事時間相隔三十年(西普克和雪茜莉就算再登場都變成老頭子老太婆了),而且情節亦完全無關,不管怎樣看,《VG》都不可能和《F91》有任何關係,而那句『this is only the beginning......』更自然無從說起。
  那麼,到底這一句英文背後隱藏著什麼意思呢?答案可能就是由富野由悠季劇本,長谷川裕一作畫的漫畫《機動戰士Crossbone Gundam》(簡稱《CBG》)。

《機動戰士Crossbone Gundam》的故事簡介
  由於《GCB》的名氣不大加上不是動畫作品,所以有必要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CBG》的故事:UC0133年,一艘由地球圈到木星圈的學生交流船中,少年托比亞.亞諾拿斯在一次宇宙海盜攻擊木星中轉基地行動中發現了木星帝國竟然利用學生交流船偷運大量毒氣進木星,而發現這個秘密的托比亞更差點比偽裝成老師的木星帝國間諜卡拉斯所殺,幸好給宇宙海盜所駕駛的MS Crossbone Gundam 01所救,而救他的人就是化名金卡度.羅、應該在五年前死去的西普克.亞諾。
  為了找尋『真相』,托比亞決定留在宇宙海盜組織『Crossbone Vanguard』中,為找出真相、破壞木星帝國的陰謀而戰。

富野最簡潔的作品?
  相比過往的富野作品,今次《CBG》應該是富野歷來最短的故事,只有六冊單行本,如動畫化頂多只能拍個十三話如《0083》那種份量,劇情也沒過往富野傳統的一大堆『富野節』式灑狗血加一大堆不合情理劇情大雜炒,可說是富野作品中看得最清爽的一部。
  會有這種情況出現的原因筆者以為是因為在漫畫連載有關:首先是集數不必像電視版那樣硬拍五十話,所以很多無無謂謂的劇情和狗血就可免則免,不合情理的劇情大幅刪減,留下來的自然是簡潔明快多了。二來作畫的長谷川裕一本人亦加入了相當多的個人意見而不是單單的作為富野的『畫稿人』,甚至結果出來時有不少地方明顯是長谷川的想法而不是富野的原意,因而《CBG》雖然是富野手筆,但卻帶著大異傳統的『富野節』風味,獨具一格。

略異於傳統的『開始設定』
  出身於超級機械人時代的富野由悠季,他的作品一向都是『小組織大戰魔鬼帝國』,這次《CBG》自然不會例外;主角無意之中坐上由主角的父母參與開發的機械人,連什麼情況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加入一個小組織和懷著邪惡陰謀的巨大組織對抗...天!這套『富野鋼彈公式』簡直和無敵鐵金剛/鐵甲萬能俠差不多嘛!
  而這次不同的地方在於『一開始坐上由主角公母開發的主角機械人』這一點上。這種設定的出現其實和『NT論』的出現沒大差別,都是要合理化『小鬼主角一開始就能駕駛頂級機械人將對手打得落花流水』這種極不合理的劇情而設的。但這次《CBG》不同的地方在於『正』主角托比亞不但和『鋼彈』毫無關聯,而且要混到第四期單行本最後數頁才坐上的專用鋼彈CB 03,之前一 大堆時間他雖然都有表現機會,但駕駛鋼彈就只有一次,其他時候他都是坐配角機作戰,這種情況比過往主角明明是一個新人但卻駕著最強機種在戰場耍帥已經是一大突破了。
  而做成這種情況在於這次《CBG》中托比亞只是半個的主角,另外半個是金格度,也就是《F91》的西普克。

史上唯一”二連霸”的主角
  身為唯一連續兩套剛彈作品都是主角的金格度(西普克),絕對是UC世紀最強悍的鋼彈機師;駕駛倉捱了佛比尼一記光束軍刀整隻右手報銷右眼也差點報廢(不太像義眼吧?)竟然仍可以操作駕駛倉穿了個大孔的鋼彈CB01以光能盾當隔熱板平安降落地球,之後也不過加隻義手睡幾天又可以繼續作戰了,這種超人的生命力除了《WG》的希洛之外恐怕沒其他人有。
  表面上看來金格度和托比亞的關係很像《ZG》的夏亞和卡密兒,但事實卻完全不同,由故事一開始到結束金格度都是主導著故事的發展,托比亞除了中段被捉以級最後一戰一劍將所有核彈頭全部切掉之外,大部份時間他都不過是金格度身邊的小鬼頭,他在重要關頭是決定人物沒錯,但主導局面的仍是金格度,而且最難對付的佛比尼也是留給金格度打的(『鋼彈對鋼彈』自《Gundam Sentinel》之後就一直是重頭戲,當然是主角表現的特權),而給度格兹致命一擊的也是他。不像《ZG》中的夏亞老是打雜魚,略強一點的對手就應付不了要卡密兒出手。
  公認為鋼彈史上最正常的主角的金格度,在《CBG》中他表現上與其年紀相符的成熟和沉著:他坦白承認當初找托比亞只是利用他來潛入木星帝國的基地,也承認知道那木星帝國的戰俘放回去也是死路一條,甚至利用這來打擊木星帝國的士氣(他只是說比拉沒有『將人命當棋子』的想法,卻不否定自己有這種想法)。他不是冷酷無情,但也不是天真的認為不留血可以解決問題,在適當時候他絕對是手下不留情,但他並不打算為自己手上的鮮血找任何藉口,只是默默的承受下來,原因只是一個:為了守護最重要的人比拉,他甚至願意代替比拉承受一切的罪孽。鋼彈史上能為所愛的女子做到這種地步除了他就只有《Turn-A》的羅蘭和哈利。

兩師徒:金格度和托比亞
  『師徒關係』一直都不存在於富野鋼彈世界,就算在《ZG》夏亞其實沒和卡密兒有太多交流,雖然常一起行動,但都是各有做的,而卡密兒也沒有受到夏亞太多影響(幸好!一個夏亞都搞得天翻地覆,再多一個不就更慘了?),所以說,金格度和托比亞是富野鋼彈中唯一的兩師徒(雖然他們會演變成這樣很大可能是長谷川裕一的主意)。
  托比亞代表傳統的富野鋼彈的死小孩主角;托比亞天真無知、單純、對於戰爭的現實與殘酷完全不知,隨著跟在金格度屁股的這段日子,他不斷學習、成長,學會思考問題,甚至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有關這方面留待下文再談),他不像其他鋼彈的主角們甚至直到最後都搞不清自己為何而戰。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為何而戰,所以最後一戰前他才可以豪氣的向比拉保證會保護金格度;那時候他已不再是一個不知人間險惡的死小孩,而是一個能夠承擔起保護別人生命的許諾的男子漢(雖然最後還是得由金格度救他)。
  使托比亞在短短的數月成長的是金格度,金格度在故事中代表著成熟的男子漢;對於殘酷的現實非常了解但並沒有失去他的善良,他在自我的原則以及現實的冷酷之間取得了平衡。對於自幼失去雙親的的托比亞而言金格度就像『師父』的存在,從金格度身上托比亞學到的不單是戰鬥技術(托比亞真的有上課呀!不像其他富野死小孩那樣一坐上鋼彈就什麼都懂得),還有處世和思考方法,特別是看到金格度為了比拉而戰時也激發起他為了碧拉狄而戰的決心,可以說托比亞絕對是盡得金格度的『真傳』。
  只是短短的數月托比亞就成長到可以獨當一面的男子漢,金格度這個師傅也是值得安慰的了。
  
『同伴中的敵人』佛比尼
  《CBG》中的佛比尼可算是鋼彈史上最特別的角色,在《F91》中佛比尼只不過是一個帶有夏亞淡淡影子的配角,但到了《CBG》卻成為一個『同伴中的敵人』,重要性大幅提升,可說因為《CBG》佛比尼建立他的獨一無二的個人地位。
  在傳統的鋼彈世界叛逆不是什麼真鮮事,但佛比尼特別在於;一開始金格度等人就不信任他!過往不論是夏亞、妮哥亞、艾瑪以至西瑪,雖然最後他們都以背叛同伴收場,但最初他們的同伴都是信任他的(卡多不信西瑪是例外,而且亦只有他一個人不信任,迪拉兹還是相信的)。但佛比尼卻是打從一開始金格度和比拉就不信任他(比拉在佛比尼叛變時問的那句『你想叛變?』與其說是詢問還不如說是確認,有點”終於都來了吧?”的意思),但仍要讓他繼續留在Crossbone Vanguard中繼續合作,而佛比尼也清楚金格度不信任他,但他仍繼續和他一起作戰。
  對於金格度來說,雖然佛比尼有很大的危險性,但實在需要他的作戰手腕,所以仍冒險留他下來,而佛比尼則是找尋機會復興『貴族主義』,在沒有更好的情況以及適當的時機前他仍然繼續全力和金格度合作,可以說,他們二人一直都是互相利用。這種關係在過往的鋼彈作品以及往後的鋼彈作品中都未出現過,可說空前絕後的關係。
  所以當佛比尼背叛Crossbone Vanguard的時候金格度也沒有憤怒或者怨恨,因為既然留他在陣營那就必需料到有這一天,事情發生了只能怪自己大意。而佛比尼也不覺得轉投木星帝國有什麼不對,在他而言,既然找到一個更合自己的地方,那就沒有必要繼續留在Crossbone Vanguard了,反正過往為他們做了那麼多,也算兩不相抵,出賣他們也不算是恩將仇報--這點金格度應該也有同樣想法。
  到了最後二人的兩度決戰既不是為了地球未來也不是對叛徒的仇恨,而是妒忌:佛比尼一直希望利用比拉作為『精神領袖』,去建立一個貴族主義的國家,作為一個貴族主義之國的元首,比拉的形像是滿合適的,就像《WG》中羅姆菲拉財團找上莉莉娜來當女王的道理一樣。佛比尼愛上的不是比拉本人,而是她的貴族氣質和身份,那就是說只要比拉只是一個普通的麵包店少女而不是羅拿家的承繼者佛比尼是絕不會看她一眼的(這種動機不純的愛情在鋼彈世界也是很少見的)。但是比拉愛的卻是金格度以及平等主義,所以最後才弄成因愛成恨拼老命想幹掉金格度。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