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劇情館

遭遺忘的傑作~論《機動戰士Crossbone Gundam》(哲理篇)

文: 傑特

『新人類學說』在鋼彈世界
  自從在舊鋼彈第一次出現『Newtype』這個名詞,它就成了『富野鋼彈』的代名詞,除了《Turn-A》所有富野鋼彈都有NT的存在,反之非富野的鋼彈則一律絕口不提NT,就算是舞台同在UC世紀也是一樣,為什麼?
  原因是富野NT論本身就陷入了死胡同!原本在舊鋼彈中NT的出現就是基於『人和人只要能互相了解,就不會有紛爭,戰爭也就不會發生』這套理念而存在並發揚光大演化成現在富野派鋼彈迷津津樂道的『新人類論』。但是到了《ZG》卻一次又一次的自打嘴巴;三方的領袖都是新人類,而且經常互相了解(經常得太過頭了吧?),但仍是打個不休,所謂新人類只不過代表打仗技術更高強的人種,所謂『人類革新』、『大同新世界』更是笑話一個。到了《夏亞的反擊》更是胡來,夏亞為了讓全人類都上宇宙而把亞克西斯往地球丟,先不管是不是這樣人就會進化成新人類,經歷過《ZG》時代的夏亞應該很清楚就算全人類都進化成新人類也不等於世界就會變得更美好,只代表戰鬥技術更強、人殺得更多罷了,而且這種將新人類視作更高等的人類而舊人類是不值得存在的理論其實和基連.薩比所提出的人類優生論骨子裡是一模一樣;就是種族歧視!
  而第一個夠膽向這套問題多多的『新人類學說』宣戰的正是”寫實軍事派十誡”《Gundam Sentinel》的作者高橋昌也,在《GS》作者借故事角色質疑、批判這套理論(有關這方面可以參考筆者的相關文章”信念 ~Gundam Sentinel的角色世界(下)”),並提出自己的見解,但除了《GS》之外就沒有多少人敢『在大歲頭上動土』挑戰富野NT論,可能是怕觸怒富野吧?
  但『勇者』也不獨高橋一人,在《CBG》之中長谷川裕一就當著原作者富野面前展開他的『長谷川流新人類論』。

長谷川流新人類學說
  雖然在《CBG》中長谷川的工作只是負責畫圖,故事由富野負責,但隨著連載進行,長谷川慢慢的加入屬於他的一套想法,並且大刺刺的由托比亞說出,因此也難怪富野堅持要在托比亞和度加兹對罵時要度加兹說:『胡說八道的小鬼!』來罵長谷川,不過畫的是長谷川,富野怎樣罵也是無用,說不定那時富野後悔當初”所托非人”呢?(笑)
  那麼,”長谷川流新人類學”又是怎樣的一回事呢?長谷川首先利用莎蓮頓說出相當傳統的『富野流新人類論』;新人類不應該將能力用於戰爭,戰爭是舊人類的愚蠢行徑,在新人類的數量多於舊人類之前舊人類要獨善其身,不應和舊人類一般見識,直到新人類控制地球時人類才會有未來,戰爭才不會出現,舊人類就讓他們在戰爭中死光云云。簡單來說,就是視新人類是一種優秀民族的種族主義,可以說,這套新人類主義和貴族主義都是一丘之駱。
  但是托比亞卻從地球的一段生活之中找到了不同的答案:托比亞(長谷川)認為新人類的出現,既不是人類的革新更不是人類的進化,而是人類在宇宙還境之下所生的『適應力』而產生的改變,就像在地球山區居住的人可以一天走十二公里但在宇宙長大的人就做不到,這並不是在地球長大的人就更為堅強又或者是宇宙人較弱,而是人類在不同環境之下所產生的適應能力,那就是說,不管是新人類又或者是舊人類,始終仍然是『人類』,新人類不是為了『互相了解.屏棄戰爭’創造新時代(像政府宣傳口號似的^^;;)』而出現,那不過是人類為了適應不熟悉的環境下生活而衍生出來的能力,更不是為了領導世界往新時代而出現的『神所恩賜的能力』。
  在最後一戰之前托比亞在回覆莎蓮頓的信中說出自己(長谷川)的答案,最後更表示:『我不認為沒有變成新人類便不能夠阻止戰爭,我要用我的雙手去完成一切”人”所應該做的事』,簡單解釋托比亞這一段話就是指不論新人類還是木星人都是人,不是新人類的使命又或者是舊人類的罪孽,人所做的事便應由人去解決,每個人都得為自己所做的事、自己以及世界的未來負責而不是等”救世主”去打救、創造未來,這段說話可以說將『富野新人類說』打入十八層地獄去了。
  至於在度加兹的事件中長谷川就罵得更狠了,他向地球作出毀滅性攻擊,表現上是要將地球變成一個死星,那所有人就只能生活於一個人做的世界(殖民星),人處於一個什麼都可以由機器製造的世界便不會因為利益而戰(因為所有資源都可以自給自足,根本沒有必要搶別人的),而且所有的生產、消費和人口都可以經由計算操縱,變成一個由支配者完全支配的烏托邦。這種作法和《夏亞的反擊》中夏亞把亞克西斯丟到地球的動機其實大同小異:為了達到某種境界,必須要斬斷人類的人信仰、憧憬之源-地球。這可是『富野新人類學』的特色:地球是不必要的,那只是一個以重力將人類靈魂緊縛的存在,為了使人類的靈魂到解放進化成新人類,必需要將這個物體摧毀,所以莎蓮頓得知度加兹這個計劃時認為他很可能才是真正的新人類,但她亦同時感到一個認為人類以為不再需要地球就要將之摧毀的人是『非常危險的』,舉例說明就是孩子離開父母才會長大,但一個只因為父母的存在不再重要就毫不遲疑地殺死父母的孩子只不過是喪心病狂罷了。(夏亞的案例就更不堪,他那種行為等於認為沒有父母或離開父母的孩子才會變得偉大,所以他要殺光所有孩子的父母,逼他們獨立而變得偉大;以最粗暴的手段逼其他人走自己所決定的道路,和希特拉跟本沒分別)
  但真相卻是:這一切都不過是由度加兹一己的自卑感而起的!長期在木星開發的度加兹,一直認為自己是木星的神,但是一場地球聯邦和木星的政治婚姻將度加兹心底中的強烈自卑感挑起,不單覺得這場政治婚姻他而言是一個侮辱,而且面對有如大地般溫柔的妻子,更顯得自己的卑微和軟弱,所謂木星之神在地球成長的溫柔女子面前不過是一個無能的老人罷了。為了平息自己的強烈自卑心,度加兹決意要破壞、毀滅孕育擁有這種溫柔氣度的人的地球。所以托比亞最後罵他:『不是新人類,也不是外星人,只不過是一個心術不正的人而已!』,搞不好這番話也可以用來罵夏亞呢?(有一種說法是夏亞為了和亞姆羅作最後了斷才會決定要將亞克西斯丟到地球,將自己的私怨搞得這麼天翻地覆,不是心術不正是什麼?)
  在廣大的鋼彈世界中除了高橋昌也之外只有長谷川裕一以及日後的高松信司(機動新世紀X Gundam)敢正面向『富野新人類論』挑戰,雖然三人方向不同;一個一開始就否定了新人類的存在再獨自架構另一套『新人類學』,而另一個則先承認新人類的存在再重新註釋其本質,但同樣的能夠把握『新人類學說』的問題重心加以攻擊,並提出一套獨特的見解,可見二人是很了不起的。(而高松則是二人的中間:既認同新人類的存在但又反對新人類的意義,但和前二人相比便顯得欠缺創意,有關《XG》的問題筆者會另文詳論)
  不過長谷川在富野寫劇本的作品也敢這樣和『鋼彈之父』對著幹,他的勇氣更是值得欣賞。

大開新人類的玩笑
  在一些小節上,長谷川亦故意不玩新人類那種『神技』,甚至開新人類的玩笑:托比亞能夠避開MA艾芬狄的浮游感應炮不是靠新人類的”直感”,而是靠計算移動軌道避開(其實funnel系的兵器在理論上都可以靠計算其行動模式而作出反應,因為新人類也是人,思考行動自然有公式可循,並沒有傳統富野鋼彈中的那麼神,但這是另一論題),而從木星帝國的母艦逃回Crossbone Vanguard母艦先鋒號則是靠計算戰艦的移動軌跡加上時間差等等因素以及大膽的賭博,從這兩件事上托比亞展現的不是新人類的力量,而是天生的冷靜頭腦及驚人的計算能力。至於奧摩老伯更絕,當入侵木星帝國本陣時他向金格度警告事情似乎太順利,他有不詳的預感,當時金格度打趣說是不是新人類的能力,他說這是身經百戰軍人的第六感,還『軍人的直覺很靈哦!』,軍人的第六感這種玩意不曾出現於過往富野鋼彈世界中,這次故意拿來代替新人類直覺很有開富野玩笑的意味。反而莎蓮頓在戰艦上找到托比亞其實用不著新人類的力量,一個熱能反應探測機就做到了,至於當他們以逃生囊跌到地球時莎蓮頓以新人類的力量找到他們降落之處更好笑,這個世界有一種叫做通訊器吧?發個訊號就可以知道眾人的所在地吧?那用得著新人類的力量?而且新人類又不是雷達,那麼廣大的地球要找幾個人會比高科技更快?根本就把新人類當人型超級雷達嘛!

馬馬虎虎的畫功
  既然是漫畫那自然得提一提畫功。長谷川本身的風格是典型的少年漫畫派,眼大大的少年少女既不是富野喜歡的類型(富野在單行本內頁自己說的),用來畫富野鋼彈這種深刻的故事看起亦有點不夠深刻,震撼力不夠強,但筆者看來馬馬虎虎的評還是合格的,事實上故事好那畫功不行也沒關係。
  機械設計長谷川找來katoki hajime來負責是成功之處,雖然長谷川畫得不好,但那三台鋼彈CB實在很帥,甚至比V鋼彈那呆呆的外表或者V2那種像參加完komike買了一大堆海報回來的中學生更好,而反派機古古怪怪的,我不是很喜歡,但反正是敵人的座機,那外型怪一些也沒關係吧?

動畫化的機會是?
  一直以來很多寫實軍事派都希望《Gundam Sentinel》能夠動畫化,其他除了《GS》之外這套《CBG》也是很值得動畫化的,故事不太長,以OVA形式製作水準夠高,加上劇情夠力又不過於複雜,是很好的主意。
  問題是這兩套作品都是打正旗號反富野的,Sunrise敢不敢冒觸怒富野的風險去拍這兩套『大逆不道』的作品呢?
  機會看來很低,很低......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