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Turn-A會所

理性與感性 ~Turn A Gundam的角色世界~

文: 傑特

富野式的情感衝突
  有很多人先入為主以為富野的作品一定是說教味極重,沉悶得要命。但事實卻和這種既有形象完全相反:其實富野的作品有極高的娛樂性,劇情張力很夠,特別是角色與角色之間的情感衝突更一直是作品的重要部份,而這種衝突層次亦不高,往往留在一般男女的感情問題,你殺我的愛人我殺你的情人,又或者野心和感情之間的衝突。
  出身於虫Production的富野其編劇風格深受手塚影響,而手塚的作品有一個共同特色,就是娛樂永遠排第一!不論是將探討的主題推到形而上學境界的《火之鳥》,以佛法感化迷途蒼生的《佛陀》,或者是肯定生命意義的《BlackJack》,他們都有保留極高的娛樂性,盡量不要流於沉悶說教,更避免篇大論的說道理,將道理以娛樂性豐富的手法手表達出來,讓讀者在不知不覺之中吸收,這才是手塚治虫偉大之處:以很簡單而有趣的手法將深邃的理論說給讀者,而且不會亂下結論,讓讀者自行思考。
  在哲理上富野是學不了手塚,但手法卻絕對是同出一系,富野最擅長以角色和角色之間的情感衝突增加故事的戲劇性張力,使作品更有劇力,更易吸引到觀眾追看。但這種手法玩下來卻變成了反富野派的一個口實:亂灑狗血!由早年鋼彈亞同...不,亞姆羅和蘿...夏亞的”宿敵”被一個拉拉搞得變庸俗的三角關係,層次大幅降低。到了卡密兒和傑尼特你殺我父母,我殺你愛人的互殺劇,而哈曼因為夏亞”玩罷就逃”變成正太狂而打傑特的主意(爆),最後夏亞更因為個人的情仇而搞得要丟亞克西斯到地球,《VG》的胡索、古羅洛古魯和卡蒂絲娜那段婆婆媽媽的恩怨情仇,還有無數非鋼彈作品的情節,總之富野就是喜歡在作品搞這一類以角色和角色之間的個人情感衝突來製造故事高潮。
  這種情節偶一為之的確相當感人,但套套都來就未免有點那個,更慘的是富野為了突顯”本來可以相戀的二人卻因為戰爭而互相殺戮”這個主題而刻意將敵我兩方的角色拉在一起,結果就搞出明明是交戰的兩方陣營但三天半日就見一次面的荒唐劇情。
  由於這套手法早就被反富野派罵得體無完膚,所以富野在拍《Turn-A》時決定連同過往一些他自己已玩得叫人生厭的一堆”鋼彈公式”一起丟掉,改換另一套劇情處理手法,而在《Turn-A》中富野採用的手法就是理想、理智和情感於自身的衝突。

夾在地球和月球之間-羅蘭.西亞克
  在歷代鋼彈主角之中,羅蘭可算是最不幸的一個了,不是說他的親友死了一個又一個又或者自己親手殺死愛人之類的三流劇本,而是他既是月球人,但卻喜歡地球,即是說他陷入了一個”豬八戒照鏡,裡外不是人”的痛苦境地,情況就像小說《天龍八部》中喬峰既契丹人,但同時又受漢民族的教育,既不想負契丹,但也不想殺漢人,結果就將喬峰逼得自殺了。喬峰是悲劇英雄,所以他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但羅蘭他最後卻走上一條不一樣的路。
  最初羅蘭和基斯、芙勞都是月球送到地球的移民軍先行隊,去測試地球是不是適合月球人移居,由於他們三人並不是間諜,所以在來地球時並沒有灌入一大堆忠君愛國又或者為月球而死的思想,因此他們三人來到地球後各自以自己的個性選了一條路走。其實羅蘭個性最軟弱,本來他理應是三人之中最遠離戰場的一個,但偏偏他在奇姆家打工,而奇姆家的大小姐姬葉兒在政客格威身邊當秘書,使到羅蘭比另外二人都更接近旋渦,更慘的是他竟然發現了白色人偶Turn-A,結果理應是最善良最不想戰爭的羅蘭偏偏成為旋渦中的一份子。
  不過羅蘭不像亞姆羅般曾打算逃走:他責任感很重,既然已捲入戰火之中,他就不會為了自己而將同伴掉下不管,就算被蘇絲亞罵是月球來的間諜又或是視為叛徒也是一樣,使羅蘭咬緊牙關繼續戰鬥的不是姬葉兒、也不是迪亞娜,自然更不會是蘇絲亞,而是個人的責任心,對事情必需有始有終,既然想地球和月球和平共存就必需繼續努力,而不是一走了之又或者以死作逃避。
  不過羅蘭和月球軍戰鬥時的痛苦也是過往鋼彈主角無法想像的:卡密兒、傑特和胡索等富野死小孩能夠一邊高喊生命寶貴一邊將對方殺個血流成河的原因就是認定了對方是敵人,就算對敵人有多大的好感,對自己所屬的團體有多無力也好,敵人就是敵人,和自己不是同一國的人,所以雖然嘴巴道理說得再偉大但殺起來仍是毫不留情。特別是富野反派一向都是殺人魔,不是丟殖民星就是放毒氣,再不然就是斷頭台甚至是向地球丟大量核彈頭等等,面對這些暴行,主角很容易就將自己定性為正義,就算殺人再多,目的都是為了”阻止悲劇繼續”,所以打起來自然理直氣壯。
  但羅蘭不能這樣做,因為他清楚月球軍其實也是為了和平而來的,使姬葉兒和蘇絲亞的父親死亡只是意外,而地球人也只是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而戰,雙方不存在正或邪的關係,只是單純的立場不同,夾在中間的羅倫有多痛苦可想而知。但亦因為羅蘭知道其實雙方都是熱愛和平的,所以他才會繼續戰鬥,目的就是為了使兩方勢力能夠和平相處,盡可能阻止因為雙方互不了解而產生大悲劇,雖然羅蘭不是新人類,但他做的正是新人類應該做的事:以其立場和對雙方的了解來阻正悲劇的出現,而不是像那堆新人類那樣除了殺人就什麼事都做不了。說起來羅蘭其實是很幸運的,因為他知道地球和月球都是愛好和平的人,所以他和迪亞娜才有努力的空間,如果地球和月球的關係惡劣得如《天龍八部》中北宋和契丹那樣,以羅蘭的個性恐怕也只能像喬峰般一死以謝天下。
  換個角度來想,羅蘭很可能才是真正的新人類:他有著比外表更成熟堅強的心靈,個性謙恭有禮,沒有被傳統的價值觀和執念所綑綁,為了和平而不斷努力,而且勇於將責任咬緊牙關一肩挑起,不怨天也不尤人。羅蘭不像亞姆羅般軟弱逃避,不像卡密兒般偏激,更不像傑特和胡索般孩子氣.當然更不像夏亞那樣個性極度扭曲。唯一能與之相比的也只有《GBC》中的金格度而已。羅蘭就算放到高橋昌也或者是長谷川裕一的標準中也絕對合格。不過最重要的是,他的確努力使月球和地球和平共存,而不是過往的主角那樣以打倒敵人的組織結束。
  經過二十年,富野由悠季總算在《Turn-A》中創造出真正的新人類了。

在女王和少女之間-迪亞娜.梳尼爾
  在政治立場上,迪亞娜的處境不算太壞-雖然她力求和平共存而月面的政治勢力主張行使武力,但她並不需要像羅蘭般陷入左右做人難的苦況,而且除了亞力克柏和金卡拉姆之外大部份月球人都是支持迪亞娜的,她的困境只是因為對於現況作出過份天真的估計,將欠缺現實考量的計畫放到千變萬化的真實世界自然是到處碰壁。
  迪亞娜的苦況在於她既要以理智保持女王的立場,但少女的情感卻不斷衝擊她理智的部份,舊情人的記憶、羅蘭的關係、還有地球上她從未接觸的種種都衝擊著這位不足二十歲的少女,迪亞娜一方面要以其大智慧去消化地球上學得的種種事物,但又不能被這些事物綑綁自己的思維,更要控制自己的情感而不要作出錯誤的決定,這些事別說是一個少女,就算是大男人也不見得可以,但迪亞娜就硬是做到給你看了。
  當迪亞娜以姬葉兒身份過活時她並沒有太過刻意壓抑自己的情感;享受大自然的變幻而直接表達出自己的感覺、因內疚而在姬葉兒之父的墓前流淚謝罪、懷念和舊情人一起刻在樹上的印,甚至為了阻止偉爾基姆而來個豬突猛進絕技。但當她一回女王的身份之後她就會很用力的將個人情感壓制,凡事以大局為重,而且差不多從不失常--唯一的例外是在Turn-A和Turn-X交戰時她失去冷靜地命令向日葵號向前衝,但只是米蘭的一句話就立時回復冷靜,可見她在控制情感上實在很有一手,要冷酷無情不難,但明明有感情但卻絕被其影響可就難了,單是這一點迪亞娜就有足夠資格成為女王。
  作為一個英明領袖的最基本條件是”公私分明”,在《鹿鼎記》中康熙他私底下和韋小寶感情再怎樣好是一回事,但在公事上他卻要派間諜去監視韋小寶的一舉一動,不是康熙他無情無義,而是以他的立場不能夠讓韋小寶胡來,這就是公私分明的好例子。迪亞娜論才能可能比不上這位中國史上有數的英明君主,但在公私分明這一點上卻是不相上下。

在戀愛和大局之間-莉莉.波魯加納
  莉莉.波魯加納在故事前半部一直都是格威背後的小女人,一心支持愛郎達成夢想,但莉莉卻從不以自己的身份去干涉格威的決定,雖然以她的地位和格威當時對她的依賴,她大可以興風作浪,將『情敵』姬葉兒(迪亞娜)一腳踢開,甚至是借刀殺人(女人為了對付情敵可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而公事上也可以直接去影響格威以至地球軍的決定,但莉莉卻沒有這麼做。她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就是以一己之才智協助格威,尊重他的決定,適當時候給予有用的意見。從她反對其父組織全大陸民兵決戰(以當時的情況而言,格威主張的和談的確是地球方面最具可行性的方法,因此莉莉倒不是一味的幫愛郎)到對羅蘭的評語,都可以發現她的才智絕對不遜姬葉兒和迪亞娜,特別是對現實情況的掌握可能比二女更卓越。
)  而莉莉站在舞台上的原因也是格威:以格威的能力根本應付不了亞格力帕和金卡拉姆,所以她要主動出擊,以其外交手腕掌控局勢,但就在一切都順利發展時格威卻拋棄了她!對於一直為格威盡心盡力的她這種打擊有多大?換了其他少女恐怕不發瘋也會再起不能,但莉莉卻一如沒事的繼續努力,因為莉莉知道現時迪亞娜需要她的才能,為了阻正格威的野心她必需繼續戰鬥,以其身份和智慧,將格威和金卡拉姆所做成的狀況,以地球和月球的和平的目的作最大限度的活用,結果就是莉莉以其父的名義和迪亞娜結盟,再以此為契機和大陸的各領主結盟,完成迪亞娜、姬葉兒和羅蘭想做但做不到的事。
  在這一段日子中莉莉從不表現自己的感情,但從拿格威對羅蘭的執念來開羅蘭的玩笑這件事中看出了莉莉心底的痛苦:格威捨棄了自己卻執意帶羅蘭走,對於莉莉的自尊心當然是一種打擊,所以她才會拿這來開羅蘭的玩笑,如果她不在乎的話就不會提,但正因為在乎才會提到這件事,但又不想別人發現才以開玩笑的形式發洩出來。就像蘇絲亞會拿姬葉兒來損羅蘭一樣。
  ”以大局為重”這句話說得簡單,但真正能做到的少之又少,但莉莉卻做到了。

在個人和責任之間-哈利
  最後要談的哈利,他對於迪亞娜的忠心是不容質疑的,他由始至終都對迪亞娜忠心耿耿,但他卻不是愚忠,當發現眼前的迪亞娜竟是假扮時並沒有不管一二三就將姬葉兒抓到監牢甚至殺掉,而是繼續協助姬葉兒並盡力尋找真正的迪亞娜,原因是當時迪亞娜回歸軍正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有什麼異動都會引起大爆炸,所以她讓姬葉兒繼續扮演迪亞娜的角色,並希望接回真正的迪亞娜。
  在姬葉兒和哈利這一段日子的相處,姬葉兒由依賴哈利變成愛上了哈利,但哈利卻從不表示自己的情感:並不是他不喜歡姬葉兒,而是他知道自己的任務是保護迪亞娜,在這個大題目之前其餘東西都不值一提。特別是他的工作是隨時都有可能死亡,如果他真的接受姬葉兒的愛,一旦有個什麼萬一就會使姬葉兒傷心欲絕,所以哈利採用了一個相當殘酷的方法去拒絕她:就是要姬葉兒代替迪亞娜死!
  正常來說一個女子聽到心上人竟要自己為另一個女子而死,就算不碎心斷腸也會心灰意冷,但姬葉兒的回應卻是:『希望你跟我約定,我希望能死在你的臂彎中』『那個時候,由我抱住你,也一定帶你回到迪亞娜小姐的身邊』,對於一個少女肯為自己付出如此,哈利還有什麼話可以說?但哈利並沒有因為姬葉兒的”愛的宣言”而自亂陣腳或者顧慮到姬葉兒的感情,仍是一貫的”萬事以迪亞娜為優先”,直到萬事已了時才略略透露一點點給姬葉兒知。
  不過哈利直到故事結束也沒有作出較為明顯的”愛的表示”,這點除了因為故事時間不夠沒法提到之外,哈利的拘謹的個性和”天下未定,何以為家”的想法也是其中之一吧?

小結:
  其實這種關於自身的理性和感性的衝突遍及整套作品,每個角色或多或少都會有這種煩惱,如蘇絲亞對羅蘭的感情和現實的戰鬥之間衝突;芙勞在喬瑟夫和理想之間的平衡等等,不過再說下去就沒完沒了,所以還是留給各位自己看罷再細心思考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