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鋼彈人物誌 卷之二 亞拿比魯.卡多

文: 傑特

  上次試著開始寫這個鋼彈人物誌,看來反應還不錯,所以筆者再來一次,本來的預算是想談亞姆羅的,但談一些正路人物還不如罵罵人來得痛快,所以決定再拿人來開刀,第二名幸運兒(?)就是《機動戰士Gundam0083》中的熱血中年亞拿比魯.卡多。

吉翁史上第一熱血男兒
  一般人對於熱血的認知都以為像是《無敵鐵金剛/鐵甲萬態俠》的甲兒才算是熱血型角色,其實像卡多這類人也是熱血一族。不明白?你試試將卡多口中的“吉翁大義”換成一般主角常說的“正義”、“友情”、“愛”等等,看看有什麼分別?沒有吧?從這可見雖然看起來不像,但卡多絕對是典型熱血族。
就像其他熱血族一樣, 卡多本質是感情重於理性的,對他來說自己心中的喜惡感受遠重於現實考量,至於利害得失更不是他會思考的東西,他是那種只要決定去做的事就不管三七廿一的拼命去幹個性,一頭熱的做事作風使他行動去來是不顧前不顧後,為了目的不擇手段。

吉翁派武士道
  卡多和其他吉翁人最大的不同是他是超級死忠之士,他相信“點滴之恩當以湧泉而報”、“生為吉翁人死為吉翁鬼”、“守衛主君而死仍武人之願”甚至“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這類思想,但他不是二次大戰那種軍國主義的類型,因為他對自己身為軍人的自尊有著極之強烈的光榮感,他以當一個吉翁軍人為榮,並願意為這個名譽而殉道,支持著他戰鬥的不單是吉翁這個字,還有他那身軍人的榮耀,所以與其說卡多是個現代化軍事組織中的死硬派軍人,還不如說他是江戶時代的武士﹣以背負著自身的榮耀而戰,並願意為這而死。
這種死硬派武士道的個性支持著他的肉體和精神忍受著各種苦難,並認為這是對他個人而言的一種試練,因此當他面對著乳臭未乾的浦木時便大條道理的去教訓他,因為他忍受了三年臥薪嚐膽的痛苦,所以他當然有資格去教訓沒吃過苦頭浦木:因為他吃過苦,所以他認為自己已經懂得什麼是吉翁大義。

學舌的鸚鵡
  不過吃過苦就真的知道什麼吉翁大義了嗎?由開始到到結束,卡多都未解釋過所謂“吉翁大義”到底是什麼,他口口聲聲說要繼承基連的遺志,但他卻從不理解基連的“遺志”到底是什麼,說到底,他所謂“遺志”、“大義”甚至是“吉翁戰士之靈”都不過是一種口號,他既不知道,也沒有這個智慧知道,只是張這些視為支持著自己繼續戰鬥的動力,但這些動力背後的意思卻差不多是一問三不知,名符其實是笨蛋一個。
  如果說甲兒這類熱血少年對“正義”這個字背後的含義是一知半解的話那卡多就是對他口中所說的“信念”、“大義”完全沒有理解,可以說卡多雖然看來很聰明,實際上他比起浦木並不見得聰明得去那裡,甚至他根本沒有資格去指責浦木﹣因為他只不過像一頭鸚鵡般去覆述上司迪拉茲的話。
  他能夠以說話問得浦木無言以對只不過是因為浦木本來就是弱勢型人物,加上他是典型新手菜鳥,被老將大聲吼吼就腳軟了,並不是因為他有什麼大道理。假如換了巴寧格這種老手、或者像卡密兒及獠.魯茲這種偏激個性不輸卡多的人,一定可輕易吼回去、甚至將卡多質問得無言以對。
  往後卡多曾說:『如果你(浦木)不在聯邦軍就不會那麼痛苦了』,浦木的痛苦是他無法像卡多那樣一心一意相信自己所處的那一方是“正義”,他敢於、或者說不得不去面對現實,但卡多卻做不到,因為卡多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正義,只認為迪拉茲叫他做的便是正義、便是合於吉翁大義,所以他不痛苦﹣所以,無知也是一種幸福。

逃避現實的戰鬥
  其實整場“星塵作戰”都只不過是迪拉茲個人對聯邦軍的一場無意義的復仇劇:迪拉茲他本人根本無法接受吉翁戰敗的現實,而他也沒有忍辱負重的等待一個真正的機會去為吉翁復國做事,只是單單的給他找到一個機會就想向聯邦軍大幹一場,既不想這場戰鬥對吉翁的復國有什麼幫助,更不考慮無辜的平民在這次戰鬥之中死去,至於戰鬥結束之後的爛攤子如何收拾更是想也沒想過。雖然他和卡多不斷地高呼這是為了吉翁而戰,但實際上為的只是他們這一群明明是失敗者但卻不甘於面對現實的人而戰,和吉翁完全沒有關係﹣就像打交輸了的人拿支棒向對手偷襲,明知道這一棒只能夠打得對方頭破血流但卻死不去(關於星塵作為何注定失敗可以參考筆者的相關文章,不重覆了),而自己的下場就是給對方殺死,而且自己只會被視為偷襲的鼠輩,但偏要幹,目的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個人的復仇心。
  當然,迪拉茲在這種近乎是變相自瀆的心態自然不會對卡多說,他將這堆亂七八糟的想法以“吉翁大義”、“為了吉翁戰死的勇士”等等好聽的名詞包裝,再灌輸給以卡多、基利為首的一群吉翁士兵,對他們這群失敗者來說有這麼一個打仗機會自然是求之不得,對他們來說,最難以忍受的是『吉翁戰敗了』這個事實,所以他們一直都在找個機會以吉翁的名義向聯邦軍開戰,戰爭的意義不在乎,後果和人道也不在考慮範圍,他們只是一群不敢面對現實的傢伙:如果他們真的敢面對現實承認失敗,那自然就會接受現實地靜靜等待,直到有機會時才反攻為吉翁取回應有的地位,就像哈曼的亞克西斯那樣。但迪拉茲軍這一票人卻沒有這種遠見,他們的內心只為了宣一口惡氣就動手,再將這種只為自己的戰鬥冠以大義而使自己的私鬥合理化,真正目的其實只是想再以吉翁士兵身份在大舞台面前戰鬥,共狠狠的踢了聯邦政府一下屁股﹣至於踢了屁股宣了惡氣之後應該怎麼辦就完全沒想過,那是當然的﹣他們如果有這種遠見就不會做這種完全不符政治、戰略原則、並使其他吉翁殘黨的立場更陷於不利的蠢事了。
正如老話所說:天下本來不亂,就是被蠢人搞亂了。

卡多和妮娜的悲劇
  在戰場上,卡多的確是個笨人,但對於個人來說他有著作為日耳曼式軍人的基本特質,就是他對自己的要求極之嚴格,並將個人的感情極度壓抑,代表事例就是他和妮娜的感情。
  雖然不論是小說還是動畫都沒有交代二人的過去,但推斷是一年戰爭中期(或之前)戈卡多應有一段日子在月球的,而他和妮娜認識就在那時候發生的,不論外表、地位以至嚴謹的作風會被如妮娜這樣的女性迷上並不奇怪,而卡多也沒有理由拒絕妮娜的感情,不過二人的感情是先天性注定失敗:卡多是那種將軍隊和軍人尊嚴放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類型,他為了軍隊和軍人自尊是什麼都可以放棄,沒多少女人能夠忍受自己在對方心目中排不上前三名的,甚至連基連也可能比妮娜重要,更別提迪拉茲了,用屁股想都知這種戀愛一定是分手收場﹣除非是江戶時代的武士家族。但很抱歉,這是宇宙世紀,妮娜更是典型事業女性,加上她也是很好強的類型,結果即使不是因為戰爭而分開但結果應該都只會是悲劇收場。
  戰後二人再會面時已是0083年特林頓基地了,第一次見面卡多既沒發現妮娜(以他的個性即使發現妮娜或者知道妮娜也在亦不會出聲,照推斷他應早知道妮娜在場,但故意視而不見),妮娜也因為完全沒想過卡多還活著,所以一直都認不出來,又或者她認出但不作聲﹣這種時候說出自己和敵人有關係一定會被打成間諜,還不如悶聲不響安全。往後卡多也一直避提妮娜(或者應該說他根本不去想),直到最後在殖民星時二人才正式重逢,從卡多的話顯然了解妮娜的立場,但愛莫能助。
  相比起不把別人的人生當人生的夏亞,卡多對妮娜仍是有內疚意識的,他以前已經搞亂過妮娜的人生一次了,現在更不想將妮娜捲進事件之中,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所以他不得不偷走GP02,與及和妮娜的“現任”男友浦木交手。

卡多與浦木的追逐
  對浦木來說,卡多是他個人的目標,他在浦木成長的過程中成了浦木挑戰的對像,經過戰爭洗體下浦木慢慢由一個小鬼變成一個成熟的大人,而卡多和巴寧格則成了浦木成長過程中的關鍵人物,就像獠和馬寧格斯的關係那樣,不過馬寧格斯則一人擔當了卡多和巴寧格兩個角色﹣教導者和挑戰目標。
  至於卡多那邊,其實他也不知不覺當了浦木的“老師”,在多次交手之中以實戰使浦木成長,他是親身目擊著一個新手怎樣變成一個戰場勇士,所以卡多對浦木也有著特殊的感情,就像老手看著經常是手下敗將的後輩怎樣在和他的比賽中成長,最後將他取而代之。可惜的是到最後浦木仍是無法超越卡多,但卡多死時一定沒有遺憾﹣他看到浦木成長,而且相信這個人會好好照顧妮娜,而自己又能夠在最壯大的舞台上結束生命。

稱得上是堂堂正正的笨蛋
  沒錯,卡多是笨,他沒有智慧和耐性去等待一個真正的機會去為吉翁做點事,結果只是愚忠地成了迪拉茲手中一個向地球聯邦報仇出氣的一件工具,他和浦木其實都只是別人手中的一件兵器,卡多相信著自己所做的事而向前衝,而浦木就被大時代的洪流衝向前,但相同地二人都只是亂世下的小角色而不是舞台的主角。
 他是典型軍人式思維,目光不能射出士兵的領域,他的才能以及氣量都只能夠當一名中級的軍官而不是大將之才,但他也有著日耳曼式軍人的尊嚴以及作風,對部下寬厚而待自己嚴格,忠於主君而守著自己的光榮,在他身上可以理解吉翁軍嚴明而精良的一面。而作為一普通人來說他對妮娜也表現出他負責和細心的一面﹣雖然大事大非的問題上他以為知道很多但實際上什麼也不知道。
  不過也正正因為有他和他的部下,吉翁的軍人名聲才算是保住了,不然看著那群望而不似人君的所謂吉翁軍(蘿莉狂、大少爺、古怪醜男、刀疤大猩猩、花痴男、Rock女、變態SM女、小鬼...還真是要什麼有什麼),實在很難敢抬起頭自稱是吉翁軍人。
  這就是笨蛋用得好也有用處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