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鋼彈人物誌 卷之六 傑特.亞斯塔(捷度.艾斯圖)

文: 傑特

特此通告
  其實直到今天仍有不少人(尤其是討厭筆者文章的人)以為筆者的筆名是來自《機動戰士ZZ鋼彈》的男主角傑特.亞斯塔,其實本人會用這個筆名和他完全無關﹣因為香港版的譯名叫『捷度.艾斯圖』,和傑特拉不上任何關係。
  當然,這次選到傑特.亞斯塔作為鋼彈人物誌的主角也和筆者的筆名完全無關,只是也差不多該到這小子登場而已,為免各位搞混亂,所以往後筆者將會採用香港譯名(但只有捷度一人而已,其他人仍繼續採用台灣譯名),請各位台灣讀者體諒。

鋼彈史上的蟑螂級NT
  由於新人類論的影響,加上兩位大前輩亞姆羅和卡密兒都是神經纖細容易受傷的類型,所以很多人都習慣性地以為NT就一定是『處於青春期,感受性特高,情感強烈而且容易受傷害的多愁善感少年郎』。不過如以這個標準來看的話,其實符合的人大約只有一半:西普克雖不算神經粗但離“神經纖細容易受傷”有一段距離,胡索也差不多,至於哈薩威倒完全符合,但托比亞則是相反,特別是以捷度以首的鋼彈隊更是以神經粗的小鬼為主,和傳統的“新人類形像”完全相反。
  說到捷度,這小子的生命力絕對可算是新人類之中的前三名,不但止神經夠粗,而且拼勁一流,一出場就來一招捉著作業用MS搖來搖去的特技,如換了亞姆羅說不定早掉下來了,但這小子就是沒事,而往後他幾次都能夠存活下來,與其說是NT的直覺救了他,還不如說他的生命力極強。最厲害的是當他以為莉娜死去的時候,如果換了鋼彈的其他主角除了希洛和迪歐之外,踫上至親死亡一事即使不像卡特爾和卡密兒(他是一直忍著,直到最後西羅克的怨念才將整個炸彈引爆)般發瘋也會像亞姆羅般短時間內再起不能,偏偏他就能保持正常的理性繼續前進,即使只是強打出來的精神但單是這一點就沒幾個做得到,可見他的精神力和生命力達到蟑螂級那麼強﹣鋼彈史上能夠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也只有迪歐一人而已。

孤兒的市井哲學
  說起來捷度和迪歐二人的背景其實很接近,都是出生於街道的孤兒,為了生存而拼命。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人那有可能“神經纖細容易受傷”?更別提憤世嫉俗自我中心了,一個連三餐維持都有問題的人跟本不會想這個世界怎樣,更不會管什麼正義邪惡或者對與錯,生存是他們的最高也是唯一要想的事,保持自己生存的環境、守護和自己有關係的人是他們的使命,所以迪歐拼命地為殖民星而戰,而捷度最初為自己和妹妹戰鬥,之後則為了終止不斷製造悲劇的戰爭而戰,或許這種動機太平凡不夠酷,也有點『治標不治本』的味道,但對於捷度來說已經夠構成他戰鬥的理由了。
  相比起最少受到九年教育的亞姆羅、卡密兒、甚至西普克,捷度和胡索都沒有受過正統教育,胡索還好,最少他是遙距通訊(?)教育教出來的,而且父母在有限的時間之中也有盡到父母教養子女的責任,所以常識性較佳,但捷度連這些都沒有,他所有對與錯觀念主要是來自身邊的人以及一些很草根的常識: 因為他加入了亞加碼,所以便自動將自己視為聯邦這一邊(但不是軍人,他只認為自己是“聯邦人”但不是“聯邦軍人”,所以這小子往往以自己的判斷行事而非照指揮而行動,因此在另一個意義上他和卡密兒的麻煩程度其實半斤八兩﹣好歹卡密兒還不致於自把自為),這種認知既不像卡密兒般出於情感性的喜惡,也不像胡索般有著簡單的正義感,而是一種很單純的理解:我一開始便加入亞加碼,所以我就是聯邦的人,即使有人想挖我過去,但既不能丟下朋友不管,也不能這樣反覆,隨便就轉投另一家實在太沒義氣了。這種想法並不是正統教育甚至是精英教育會教到的,而是一種很市井的義氣想法﹣不能反覆無常,要重友情,做事從一而終。
  在這種很單純的市井哲學下,捷度才會一直留在聯邦部隊,即使妹妹莉娜生死不明仍繼續戰鬥,最後甚至搶走類.亞加碼和新吉翁軍決戰,全都是基於一個很簡單的理念,就是做事就要有始有終,既然聯邦政府不願意為這場戰爭畫下休止符,那就由自己出手畫上那一道休止符吧!
  從這個角度來看,捷度其實是鋼彈世界之中最接近我們的人。

兄長的常識性
  和其他鋼彈主角相比,捷度是極少數有弟妹的人﹣另一位是哈薩威,還有夏亞。但和這兩個無責任兄長不同,捷度由和莉娜相依為命,所以潛意識地他有一種“兄代父職”的想法,如一開始想偷Z鋼彈就是為了莉娜的學費,他想妹妹有富裕的生活(而不是幸福,因為對於一個三餐都有問題的家庭來說,有錢就有幸福,再高一些層次的他們就沒想過了),所以自己什麼也做﹣撿破爛也好,小偷也好,軍人也好,總之能夠解決生活問題,什麼也幹。
  在這種次元低得很的人生觀之下,使他對於兄長的自覺極之重,也產生了雖然不怎樣偉大但卻很實在的處事風格。雖然表面上好像很不穩重也不可靠,但內在的心智成熟度絕對是外表看不出來的,這點他的『社會性』絕對要比其他鋼彈主角優勝,而這種特質正正和迪歐一樣,表面上好像老是不正經的小鬼頭,但內在的心智成熟度以及理智卻較同年紀,甚至比大過自己的人來得更高,也更有社會人的自覺。像亞姆羅那種孩子氣的行為,又或者卡密兒那種只管自己愛惡而不管現實狀況的行為捷度是絕不會做的(他打布萊特除了生氣之外,也知道打布萊特是不會有什麼可怕的後果﹣如果換了是傑尼持的話,不管傑尼特說什麼捷度都是不會理會的)同是公認常識派的西普克比較,二人同有一個妹妹,同樣母親長時間不在父親又要打工,所以兩對兄妹關係都很相像:妹妹同樣為老是不正經的兄長操心,而表面像沒什麼出色的哥哥卻意外地有著常識性的一面,也很為妹妹著想,只不過西普克的家境比較富裕,所以才不必像捷度般為妹妹的學費操心罷了。
  由於有這種社會常識性,所以他不論在什麼環境什麼時代都能生存,既不像亞姆羅般『除了軍人還真不知有什麼工作會做』,也不像卡密兒或者哈薩威般只要走錯一步就變成恐怖份子。最後他選了去木星當開荒牛也是很合理的想法:像他這種廿六個英文字都不知背不背得出(理論上英語應是當時的最流通語言吧?)的人除了到邊境當開荒牛還真沒什麼工作是薪水比較高了,而他這種街頭小混混在類.亞加碼這種軍紀不嚴的地方當兵還勉強可以,但要他像亞姆羅般當正式的全職軍人簡直是要他老命。就像以前往舊金山掘金又或者到南洋當苦工的人般,如果去一次木星可以賺進幾年甚至十幾年的生活費(要花數月才到達的木星偏遠之地,幹的又是最辛苦乏味的工作,如果薪水不是高得嚇人還真沒幾個人會去),再遠再辛苦也會幹,而這種現實的想法也是鋼彈角色極少有的例子。

愛情對他來說太早了些吧?
  比起其他已踏進青春期的主角,捷度在愛情這方面是絕對鈍感的,他不是不喜歡女人又或者『匈奴未滅,何以家為?』,而是一來生活逼人沒時間想這些,二來他跟本未踏進開始想喜歡女孩子的年紀!胡索還會有一種對年長女孩的暗戀,但除此之外他對於男女之事其實仍是不甚了了的,而像捷度這種個性的人更會覺得喜歡女生是很不男子氣,很婆媽的事,所以雖然身邊不少女生對他都有好感,最後露更和他一起去木星,但他恐怕到最後一幕時仍感受不到那些女孩子對的意思。
  這種小鬼頭常有的,對女生的超級遲鈍十分常見,但出現在捷度身上又是另一幸運,因為他不必像卡密兒又或者亞姆羅般,在本來就夠麻煩的情況之下又加上一筆感情債。甚至連胡索都有個卡迪絲娜在困擾他的時候,捷度在這個領域雖不致於空白,但顯然是一片荒野。

巨艦大炮主義者?
  相比起其他主角,其實不論是先天的才能還是後天環境,捷度都是一眾主角之中較差的一批,他既沒有像亞姆羅、卡密兒和西普克般有家學根底,一切和MS有關的都是在生活現學現賣,高級一些的理論他就不懂了,而他也不像亞姆羅般是天生的皇牌,又或者卡密兒般不斷踫上強敵越戰越勇,當然也不像卡密兒身邊有夏亞、亞姆羅、愛瑪,或者托比亞有金格度(西普克)這些明師,使他在技術等級上是一眾皇牌之中是比較低的。
  另一個使他技術較差的原因是機體:ZZ鋼彈本來就不是一部強調駕駛員戰技的機種,而是一部火力強大的汎用型機種,由於機動性和反應遠不如Z鋼彈以及姊妹機S鋼彈,所以對捷度來說與其閃過對手的攻擊還不如先在對方攻擊之前收拾對手,而強大的全方位火力更做成機師可以運用猛烈的火力擊敗對手而不需太過精湛的戰技:當你一炮可以收拾多部敵機,你還會花那麼多工夫左閃右避?當然是找一個有利位置一擊必殺吧!而FA ZZ鋼彈也是捷度這種風格之下所需要的產物,換了機動性極強的亞姆羅、卡密兒和西普克,他們那需要裝甲和大火力?比起武器他要情願要機體有更高的反應,但捷度、胡索甚至浦木這些等級較低的機師太高機動性也是無用,還不如提升火力比較合算。(當然,像S鋼彈和WZ鋼彈這種同時兼具火力和機動性的怪物是極少數的例外,而且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駕馭的,不過這已是題外話了)

幸運的人
  比起其他主角在故事之中經歷不少憾事,甚至在他的人生之中留下無法治愈的心靈傷口,捷度幸運的是在短短的一年之中他沒有什麼事想做但沒做到而抱憾終生,也沒有失去最重要的人,他做了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而在這一年之中所遇到的人,遇到的事都將會成為人生之中最寶貴的禮物,不論甘苦都將會成為日後回憶時的珍貴片段。
  相比起亞姆羅、卡密兒、浦木或者胡索般即使結束戰爭也是傷痕累累,他和西普克即使到最後依然能夠不必為止住眼淚而抬起頭看著天空,大踏走往另一個人性旅途前進,這是一種幸運,也是他應得的幸福。在即使是勝利者最後也是失敗者之一的鋼彈世界,捷度.艾斯圖和西普克.亞諾是少數最後的勝利者。
  這裡証明,平凡是福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