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鋼彈人物誌 卷之四 亞姆羅.列

文: 傑特

終於輪到亞同學了!
  其實寫以評論閒聊為主的鋼彈人物誌,第一位登場的應該是鋼彈史上第一主角亞姆羅.列(雖然“公式設定“是用了香港的嶺亞寶(?)又或者香港一般的譯名亞寶.尼爾,但這篇文章仍是採用台灣譯名,原因倒是沒有什麼理由,喜歡就好)的,但筆者覺得如果一下子就祭出了他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加上又想到其他人物可以想,所以一拖再拖又再拖直到現在還未想到有更特別的角色時才拿他出來。
  但老實說,即使筆者再不想從俗也好,亞姆羅始終是鋼彈史上最重要的角色,不但他是第一位鋼彈的機師,而且他的傳說也最多,所以不談也是說不過去。

在傳說背後的少年
  比起夏亞,亞姆羅被傳說化的地方更多,任何人一提到亞姆羅第一時間就會想起『皇牌』、『天材機師』、『白色惡魔』等等稱號,最為人所記得的盡是他的不滅傳說,如一口氣擊倒十二部力克.多姆、聯邦軍史上有數的超級擊墜王、甚至被神化為無敵的天才,即使連Gundam Sentinel中的寇德這種戰場猛將都會提到當年一部白色MS加一個亞姆羅即可以改變戰局,可見亞姆羅在聯邦軍之中被神化到什麼程度,甚至他已超越了一個“人”的境界而被神格化為一個圖騰﹣亞姆羅、就是鋼彈、就是不敗。
  不過當抹去這些傳說之後亞姆羅其實是一個很普通的少年;父親是聯邦軍開發技師,母親和父親離婚後獨個兒跑到地球,自小在沒有適當的家庭生活之下使亞姆羅的個性顯得孤僻、不擅長和其他人交往。雖然很多鋼彈迷都將亞姆羅打成和卡密兒、傑特(不是本文作者哦!)、甚至胡索般都是典型的富野死小孩,但實際上亞姆羅的個性並沒有其他死小孩般惡劣,甚至可以說他作為一個人的適應能力要比卡密兒等人要強,也很隨遇而安,雖然任性的一面但本質並不像卡密兒般將自我放到大局以上的人。像在地球第一次被揍、出走都只是小孩子不成熟的表現﹣他不像卡密兒或者傑特般是經由“自我意思”上戰場的,他是名符其實被拉夫上前線,完全搞不清自己在幹什麼就已經殺了個兩薩克機師並將夏亞打得抱頭鼠竄落荒而逃了,要一個連什麼是戰爭都搞不清楚、強行拉夫上陣的十六歲少年有成人的理智是不合理的。

因戰爭而成長
  相對往後那些一點長進也沒有的死小孩,亞姆羅明顯地在這場戰爭之中成長:最初他只是一個沒有母親照顧的十六歲小毛頭,之後在短短的兩三個月之間經歷一大堆變故,有第一次上陣殺人,有看著自己的同伴戰死,也有看著自己暗戀的女子戰死,試過被艦長揍,也試過當逃兵,亦試過被關在牢房裡,短短的時間內經歷過很多士兵幾年也不一定經歷過的體驗,對於一個感受性特別強的年紀的少年而言這肯定是衝擊教育。不過也托這個的福,當亞姆羅在地球和母親重遇時他的心理已經不再是一個平民少年,而是一個正式的軍人,很清楚自己在幹什麼,也知道戰場上的不變真理『不是殺人,就是被殺』,他擊倒對手並沒有感到害怕或者內疚,隨上敵軍則拔出手槍自衛,他母親看著兒子變成這樣感到害怕,亞姆羅亦是無可奈何﹣因為他已經不再是普通少年而是一個大人,一個經歷過炮火血腥的大人。
  而這種歷練的成長在當他回到宇宙,再次面對面接觸夏亞時最明顯地感覺到,當他一見到夏亞的時候就感覺到那個男人就是紅彗星,反而夏亞卻全不知覺,與其說那是NT的感應能力,還不如說是一個身經百戰的軍人所擁有的直覺,一種近乎本能的直覺,就像Gundam Sentinel格雷擊落馬寧格斯之前一瞬間感覺到眼前的人正是他的救命恩人一樣,並不是理論性的、也和NT的能力無關,完全是一個第六感被操得極之尖銳的人所產生的能力﹣而這一點也就是亞姆羅和夏亞之間的決定性差距。

天才與凡人
  說到亞姆羅和夏亞之間的關鍵性差距,並不是NT能力的問題,而是實實在在的基本能力的差距,殘酷的說法是,亞姆羅只花了數月的時間就超越了夏亞花了數倍時間所得來的成果,就像《新功夫旋風兒》所說的:『天才一年的努力能夠抵得過凡人十年的苦功。』,也像《YAWARA!》中本亞彌拼了老命仍是追不上豬熊柔的情況﹣不管怎樣努力,才能有差異就是有差異。
  而亞姆羅幸運的地方是,一開始在硬體上﹣也就是鋼彈的實力有著壓倒性的優勢,不論在機動性、操控性以至火力防禦力都遠超吉翁軍同期的機種,在直到吉翁的吉魯格格登場之前鋼彈在戰場仍是所向無敵的超一級名機,在這種壓倒性的佔優之下即使面對實戰經驗較豐富的敵軍也不會一下子就被打倒,他也有充足的時間和空間去磨練自己的戰技。不過即使有好的機體如果機師無能那就什麼名機都沒有用,像夏亞駕著吉魯格格時,論機體其實已經不相上下,但對著顯然已經變成聯邦第一機師的亞姆羅他就束手無策了,往後換上火力更強的吉翁古仍是被打倒,這時夏亞已經再無任何籍口可以強辯,二人之間的實力差已是路人可見了。而到了《Z》時代,當亞姆羅認真地回到戰場上,他的驚人天賦立即補回那七年之間的空白,而在0093年他可以用低不止一級的靈.格斯爾和擁有壓倒性威力的沙薩比鬥個不相上下,亞姆羅的才能已經達到鋼彈史上近乎空前絕後的了﹣往後鋼彈史上(包括非UC世紀)的機師能夠在機體佔有這麼大的劣勢下、面對實力和經驗這麼深厚的對手之下仍能有這種精彩的表現。
  所以亞姆羅那句孩子氣的說法:『只有我開鋼彈才是最好!』其實並非順口狂言,論才能,他的確是鋼彈史上近乎空前絕後。

正常的愛情人生
  比起夏亞的變態(爆),亞姆羅的愛情生活顯然正常得多,有童年玩伴芙萊,有暗戀的年長女性瑪切爾達,有照顧他的大姊姊美來,亦有正式(?)的女友雪菈(動畫這方面不夠清楚,但在小說版二人已經做了“那個”了,是正正式式的戀人),因此他並沒有夏亞那般成了蘿莉狂(再爆)。
  很多人都以為拉拉的死對於亞姆羅和夏亞的打擊一般大,但實際上雖然往後拉拉的影子永遠留在亞姆羅的腦海裡,但對於亞姆羅的人生卻沒有太沉重的影響,始終拉拉和亞姆羅只見過兩次面,雖然曾試過NT之間的情感交流但終無拉拉和夏亞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感情,所以雖然亞姆羅仍然忘不了那個棕色少女,但他仍能過著正常的感情生活,在《Z》時代接受貝托蒂加的追求,甚至在小說版《貝托蒂加的孩子》中和貝托蒂加同居生子。反觀夏亞往後再沒有和任何女子認真地談戀愛,強烈的自責感使他再沒法過著正常人一般的感情生活,雖然往後很多女人都想打進他的內心但始終無法在夏亞的心靈佔一席位。
  所以說,沒有感情生活的中年男人最可怕,他們發起瘋來還真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例如養情婦、從政、甚至投小行星。

單純的軍人
  相較往後那些任意而為的死小孩,亞姆羅其實是最接近正式軍人的,他一出道就待在要求相當高、對部下相當嚴格的布萊特的旗下,基本上他沒有太多機會耍小性子,而且他本身又不像卡密兒或者傑特般是血氣方剛的少年郎,有點內向的他反而很容易的就適應了軍隊那種嚴格而沒有個人意志的要求,隨遇而安的個性在這種骨節眼上使他更快地溶入這種制度化的組織,所以當他回到宇宙時已經是一個很稱職的軍人了﹣這是他和其他同被拉夫上戰場的平民少年最大不同的地方,他不像卡密兒般對於軍人這個職業有著強烈抗拒,也不像西普克、胡索般根本不是軍人,他從來沒有對自己的軍人身份以及成年人的身份有任何反感。也不對自己的宿敵、害死拉拉的真正兇手有著強烈的恨意,他了解到這是戰場,不是殺人就是被殺,他因拉拉的死而痛苦,但因為清楚自己的身份是軍人,所以較易接受這個事實﹣害死拉拉的不是自己、也不能算在夏亞頭上,而是戰爭這件產物害死拉拉。這也是日後卡密兒做不到一點﹣卡密兒由始至終都不認同自己是軍人的身份,對他來說,戰爭其實很大部份都是他和傑尼特二人之間的私戰,所以當鳳死的時候,對卡密兒的意義不同於亞姆羅殺死拉拉,而是他和傑尼特私戰之中的仇恨再添一筆,但亞姆羅在殺死拉拉之前他和夏亞並沒有任何私人性質的感情聯繫,所以亞姆羅也較易擺脫個人之間的仇恨﹣這正正是夏亞做不到的,他慣於將私人的因素帶上戰場,所以沒法接受拉拉的死是因為戰爭而想將責任推到亞姆羅一個人頭上,因為如果沒有一個對象去憎恨的話他就會受不了。
  正因為亞姆羅對於自己的軍人身份較接受,所以往後長達十三年的軍人生活他過得仍算自在,也沒有什麼身份危機,甚至說軍人這種職業讓他有一個可以維生的地方﹣其實他和《銀英傳》中的楊威利一樣,都是除了戰爭之外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讓他一展所長的地方,都是一但不當軍人的話就會隨時餓死的地步,所以他理所當然地繼續他的軍旅生涯﹣不是因為他和夏亞仍有帳未算(當然,一直是勝者的亞姆羅當然不了解一直是他手下敗將、連愛人的身心都搶走的夏亞對他的仇恨有多深) ,而是他不當軍人還真不知還有什麼工作會做。

既狂風暴雨,也風平浪靜的人生
  比起夏亞那種狂亂而不斷傷害、搞亂別人的人生,亞姆羅的人生明顯地和平得多,除了夏亞的人生之外他沒有主動地傷害過別人的人生,在波濤洶湧的時代之中他只是洪流中的一個角色,他沒有想過要改變什麼,只是順著時代的激流而動,因而發出他的光芒。
  對亞姆羅而言,他從未為過自己的人生傷腦筋,只是順其自然地漂流,漂到那裡是那裡,反而這樣卻多次將夏亞的人生打亂了,一個努力想去掌握自己命運的人反而被從沒想過掌握命運的人不斷地擊敗,這大既是給予夏亞這種永不負責任地傷害別人的人生的人的一種報應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