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鋼彈人物誌 卷之十二 亞斯蘭.薩拉
文: 傑特

命中注定的『第二男主角』

  說到亞斯蘭.薩拉這一號人物,他的花名之多可算是鋼彈史上的前列:後宮王、叛徒、小蘭王子、蘭蘭等等不計其數,總之你喜歡叫什麼就叫什麼好了,反正這些花名一聽就知在說誰,叫什麼也沒關係。

  不過比起這些用來描寫他個人的一堆花名,更值得一提的是他是少數連續兩套TV鋼彈作品之中都是當第二男主角的,第一次是替煌護航,第二次就是和真當雙主角,所以如果以戲份來說的話,他可能是鋼彈史上佔戲份最多的角色﹣煌在Seed D之中戲份很少(但少成這樣也可以當第一主角,希奇!),亞姆羅在Z的戲份也很少,夏亞在舊鋼彈和Z加起來恐怕也不夠亞斯蘭多,所以某個意義上而言亞斯蘭的確是一個經典的角色。

 

有理想,沒主見

  亞斯蘭能夠成為鋼彈史上一個特別的角色,除了他戲份多、人氣爆,還有他的個性也和過去的所有鋼彈角色,不論主角還是配角都不相同有關,要簡單形容亞斯蘭的個性,就是『有理想,但沒有主見,也沒有信心的人』。

  亞斯蘭本身並不像煌那樣被動,出身於政治世家的他不論是外表還是才能都是水準以上的,但卻一點世家子的氣質也沒有,既不像伊薩古般急燥,也沒有狄亞哥那種輕浮富家子作風,甚至也不是尼哥魯這種被家庭過度保護而產生的深居小王子。亞斯蘭對自己身為PLANT議長派屈克.薩拉之子這件事有著相當的抗拒,甚至可能覺得這個身份其實是一個負累,會產生這種想法的原因很可能是他童年並不是在父親的身邊,而是居住在奧布的海利歐波里斯,而且是以平民身份成長,所以做成對自己的特殊身份有一種抗拒,不想成為『派屈克之子』,而是想當『亞斯蘭』而已。

  亞斯蘭不喜歡被人將他和父親拉上關係,正因為他也有著自己的理想,他也有自己想做的事,而且這種理想是和父親完全相反的。但另一方面他又無法決絕地和父親畫清介線,這也是亞斯蘭的一種特質,就是他很有理想,但卻欠缺了相應的主觀意志和行動力,更缺乏堅持理想的固執。像《Crossbone》的貝拉她既然想做就立即行動,並排除一切的阻撓,夏亞就更是如此,特列斯、哈曼更是達到擋我者死的階段。可是亞斯蘭既沒有這種『為了實現理想不惜犧牲一切』的覺悟,甚至連堅持自己的想法的固執都沒有,更直接地說就是亞斯蘭是有理想的,但對於這個理想的實體,以至實現理想的方法都是迷迷糊糊的,只是想做,但要做什麼、如何做都搞不清楚,自然也沒有維持這種理想的自信,所以日後他才會這麼容易的受人影響﹣他對自己的理想並沒有很清楚的認知,從這方面來看亞斯蘭的確是典型的小少爺,還要是那種入世未深沒經風浪的小少爺。 

 

想人信他,也容易信人

  其實在鋼彈世界之中,感情大於理想的角色還真是一拖拉庫那麼多,像Z的卡密兒就是一經典例子,不過亞斯蘭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對別人的評價以及對這個人的相信程度,往往取決於對方對自己本身的信任,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特質﹣亞斯蘭需要別人信任他,他才會信任人,而不是該人值不值得信任。

  像煌由於是青梅竹馬的好友,對他信任有加,所以亞斯蘭便由始到終都對煌有著絕對的信任,認為他們所做的一定都是正確的,甚至連帶地相信地拉克絲起來﹣其實亞斯蘭本人對拉克絲並沒有什麼好感,從身為未婚夫妻但感情極之冷淡這點就可以得知,亞斯蘭本來就很討厭自己的身份,對於這種因身份而出現的政治婚姻當然沒好感,尤其拉克絲那種不管什麼時候都摸不清在想什麼的神秘感更讓亞斯蘭反感,但因為煌信她,所以自己也跟著信起拉克絲教來了。

  至於他跟随迪拉達爾一事也是這種個性所出現的必然結果:面對著這麼的一個叛國份子,迪拉達爾不但讓他回來,還交給他一部新型鋼彈,而且更給予極大的信任以及行動自由,所以他就相信起議長起來了,不過迪拉達爾當然不可能和煌的多年深情相比,所以一但煌不信任迪拉達爾,亞斯蘭也就一樣不相信迪拉達爾了,而當迪拉達爾決心除去AA一黨時,亞斯蘭更是不問因由而全面偏向AA一派,完全無視AA之前所做的一切,這種只問感情而不講理智的作風也導致他在仕途上的反覆無常。

  提外話,在這點『需要別人認同、信任他,他才會信任、接受別人』的作風和煌是一樣的,二人都是必需對方認同自己、自己才能找到存在意義的人,一但該團體不再需要他、又或者失去了一個願意接受他的對像時,他就失去了行動的動機了。

 

叛徒是他的代名詞?

  背叛自己的國家或組織,原因有很多種,有的是為了個人感情(如妮哥亞),有的是為了正義感(如艾瑪),也有的為了復仇(如夏亞)或信念(如紐迪賽斯),總之,背叛這檔子事在鋼彈世界並不特別。

  但他們即使背叛自己的組織,都只會有一次,而且對他們而言,背叛是一件十分嚴重的事,可說是有了拼死覺悟之下的決定,往後也得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但亞斯蘭卻似乎從來不視自己的背叛行為當一回事,第一次和父親反目成仇還有可說,因為當時的派屈克已經失去了正常人的判斷力,和瘋子沒兩樣,為了不讓慘劇發生大義滅親是可以理解的。但第二次再背叛扎夫特只是因為迪拉達爾想殺AA一黨,所以就立即質疑起迪拉達爾起來,之後更倒戈相向地攻擊扎夫特。

  是因為亞斯蘭是天生無義之人嗎?又不能這樣說,亞斯蘭雖然受過軍事訓練,但軍人最基本的忠誠卻是十分薄弱(其實連迪亞哥和伊薩古也是一樣,可見扎夫特在軍人的忠誠教育上是絕對失敗),對亞斯蘭而言,他不存在為組織以至國家盡忠這種觀念,他會當軍人純是因為和地連爆發戰爭,為了『想做點事』而從軍﹣而不是單單地為母報仇,更不是為國家而戰。而他那種需要別人相信他才會相信對方的個性,一但父親不再相信他那自然再沒有為扎夫特戰鬥的理由,所以戰後他便離開扎夫特、以一個假名護衛的身份留在『相信他』的奧布。但他為了想『再做點事』而回到扎夫特,但又因為迪拉達爾不再信他而出走,他背叛的依據不是自己的理念又或者現實的考量,而是單純的情感反應,想做就去做的心態下的產物。

  而這也能解釋為何除了最初那次成功之外,往後亞斯蘭對真說教反而出現反效果的理由:說教者的先決條件就是要有著自己的信念和強烈意志,之前亞斯蘭是以軍人的常識對真說教,所以真就被說服了。但之後卻是以個人的信念對真說教,但亞斯蘭連自己的信念也是迷迷糊糊,隨風擺柳的,這樣別說是很死腦筋的真,就算是其他人也很難被說服吧?

 

 

否定過去的人

  雖然,『希望在明天』這種想法是很正面的,但在亞斯蘭的例子而言卻是另一種逃避,因為他否定了過去的存在,才希望能夠在明天找到肯定自己的事。

  這種否定過去的想法其實始於他不喜歡自己身為派屈克之子,之後他被逼和煌戰鬥,和父親反目成仇,最後更成了叛國之徒,雖然亞斯蘭並不是那種傳統的軍人,但背叛自己的父親和祖國這點,他不可能不在乎才是,而這也成了在Seed D開始用假名的理由,他不敢再自稱為薩拉之子,那丁點的道德良知還是有的。但之後被迪拉達爾說服薩拉這個姓氏所代表的意義:他要為這個世界做點實事,就一定要利用父親所給他的血統和地位,單單是亞斯蘭本人是沒有任何能力可言的,為了穩住扎夫特的局勢以應付危機,身為前議長之子這個身份和現議長合作是有著極大的政治意義。

  可是這次合作最後卻又帶來後侮的結果,而且還差點送掉小命,所以他也想否定這個過去,但如果否定了過去那他以什麼作為戰鬥的目標呢?那就是未來,他相信過去即使犯了這麼多過錯,但只要未來是光明的話,那這些錯就不是白犯了。這種觀念可說和真完全相反:真是因為過去失去了太多東西,為了這些失去的東西,所以要不斷戰鬥,他的戰鬥動力是過去的回憶,為了歷史不再重演而奮力戰鬥。但亞斯蘭卻是想否定過去而戰,因為如果未來是黑暗的話,那他所犯的過錯就會一點意義也沒有,只餘下痛苦而已,但只要能夠達到目標,那這些過錯也算是值得的。

  單是看這點而言,真和亞斯蘭是完全沒有任何交集的二人,這二人在同一舞台上,結局一定會變成對決,這不是信念、感情的衝突,而是人生觀的不同而爆發的衝突,而即使是那一方的勝利都不代表另一方被否定,只能像《浪客劍心》所言:『是時代選擇了其中一方』。

 

他,真的是愛卡加莉嗎?

  過往的鋼彈角色一向是愛恨分明的,而且一愛就愛到底,恨也恨到底,可是亞斯蘭除了煌是一往無侮之外,對其他人的感情表達都是拖拖拉拉的。先不管拉克絲,正如之前指出,他對拉克絲根本毫無感覺,尤其拉克絲那種讓人完全摸不清她心裡想什麼的作風,可以的話亞斯蘭絕對是會敬而遠之的。

  至於卡加莉,亞斯蘭會選中她肯定不是因為她的美貌或者智慧﹣在歷代鋼彈女角之中,不論是樣子、身材、頭腦甚至個性,卡加莉都可以排在倒數之前列。但卡加莉勝在率直,這點一向都是亞斯蘭擇友的基準的首要條件,另一點就是要對方只視他為亞斯蘭本人,而不是薩拉之子又或者戰爭英雄﹣所以他才會對真那麼關心,因為真正正是附合了這兩個條件的人,而另外兩個人則是青梅竹馬的煌以及卡加莉。

  當然,先不管福田夫婦的惡搞,在Seed D前半亞斯蘭和卡加莉顯然是一對的,但亞斯蘭可不是那種非卿不娶的類型,中段發生了那麼多事,要她再如『計畫』般的當奧布王夫實在有點困難,特別是最後奧布和扎夫特大打出手,如果他真的和卡加莉結婚搞不好會引來一場政治風暴,所以卡加莉最後選擇了(還是和亞斯蘭的秘密協議?)解除婚約,還要美玲去照顧他。不過即使『大婆』有令要亞斯蘭娶繼室(?),而即使亞斯蘭並不是那種為了愛可以放棄一切﹣最低限度,不能要卡加莉放棄一切﹣的人,但他和美玲有沒有機會發展也是問題,因為美玲對亞斯蘭的愛慕很大程度是出於對傳說戰爭英雄的崇拜,但這正正是亞斯蘭最不想人這樣看他的,所以極有可能變成『隨從』和『主人』的關係﹣以亞斯蘭的作風,他該不會要美玲當女傭吧?

  補充一點,其實亞斯蘭帶美玲出走這一事是有點不甚風光的,他雖然只是想其他人『棄暗投明』,但出來的結果卻是將美玲當人質,還差點要了美玲的命,這也算是亞斯蘭其中一次沒經過深思而作出來、差點成了另一次遺憾的錯誤。而這種沒經過深思、往往取決於一時意氣以及其他人對自己的感情而作出的決定,成了亞斯蘭多次犯下讓自己後侮、甚至想抹消的過去的因由。

 

半上不下的半調子精英

  論才能,其實亞斯蘭也真夠格當精英的了,雖然沒有接受過正式的士官訓練,但卻有相當的指揮才能,除了會因為個人情感而失去方寸之外(像被煌在海上斬成人棍一事正是因為個人感情而忘記了軍事狀況),一般情況下他都能夠發揮正常的指揮才能,而且對局勢的判斷也達到一定水準,雖然無法和正式受過指揮官訓練的士官校畢業生相比,也不如那些身經百戰的老將,但以這個年紀的一般士兵而言,他的才能已經算是相當出眾的了。

  戰鬥能力上,他當然不能和煌這種極少數天才相比,但肯定不算是無能之人,特別是當對手不再是煌的AA、而變成地連的其他敵人之時,他的戰鬥本事就變得很突出了,不過說是皇牌他又欠缺了那種擋我者死的氣勢以及存在感,精神性上的軟弱和感情用事導致他總是無法突破精英到皇牌之間的一道牆,可算是既不是皇牌,但也不是無能的中間位置,可說是半調子精英。

 

仍在繼續地去摸索

  在Seed和Seed D的三個主角之中,煌是最沒主見的,他的一切都是別人教的,沒有人去指導他前進他就一步也動不了。至於真雖然沒有什麼大道理大哲學,但當他相信一件事就會拼盡全力。而亞斯蘭則有理想,但卻沒有堅持和道路,走在路上總是左遙右擺的。

  即使到了Seed D最後,亞斯蘭仍然無法否定迪拉達爾的信念,甚至連真也無法否定,只是喊著簡單但沒有說服力的想法,以及一些基本的原則而沒有實際的路向。不過對於一個十九歲的少年而言,要他擁有自己的信念、方向實在太過強人所難了,始終他不是莉莉娜,也不是特列斯,更不是哈曼。

  而亞斯蘭只是一個凡人,所以凡人有的缺點他都有,就只是這樣而已。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