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鋼彈人物誌 卷之一 夏亞.亞茲納布爾

文: 傑特

寫在前面
  經過兩年平均每月一篇的鋼彈文章,一些較熱門(以及不需怎樣花心機去想)的題材都差不多寫光了,由於近年開始在遊戲雜誌上寫稿,因此越來越懶想一些特別的題目,加上新一套鋼彈作品仍未看,那就更難想些好題材。(有沒有什麼好題目可以推薦?可以來信kidd@format-acg.cm或在我們的討論區告知,謝謝)
  但總不好意思厚著臉皮不寫鋼彈工房的稿,身為掛牌負責人怎能這麼混?所以決定來個連載單元:鋼彈人物誌,每回談論一位鋼彈角色,有些是耳熟能詳但也有的是沒多少人知,這樣筆者便不需花太多工夫找題材了(笑)。
  而開首第一回就是那個長期在日本各大人氣榜中排名第一、但也是名震ACG界的超級蘿莉控;夏亞.亞茲納布爾。

美型反派的代表性人物
  自七十年代中開始,動畫的反派角色便不知不覺多了一項必要條件:要美型!不管是外星人還是地底人,總之敵方首領以下的幹部一定有一個美男子(美女較少),而且這人必定和男主角有著很深的根源,而這種風氣持續不衰,直到今天。
  而在一堆堆美男子之中最有代表性的首推鋼彈的夏亞,複雜離奇的身世、那個像《Star Wars》黑武士般的甲魚頭盔,還有他和亞姆羅以至拉拉的三角關係,都是動畫史上不滅的經典形象,而這個形象日後成了各動畫反派角色的基本形象,或多或少都受到他的影響,特別是鋼彈世界更出現無數“夏亞複製人”,別說是傑克斯和哈利,連《GG》都搞個舒拜茲幪面,好像不幪個面就不夠格在鋼彈世界中混反派飯吃,想想還是滿慘的。
  既然能夠做成那麼大的影響,那夏亞應該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吧?如果你這麼想的話就錯了,夏亞不但不是什麼英雄豪傑,甚至連作為一個堂堂正正的人的氣度也不足,而才能更廣受評擊,如果將《銀河英雄傳說》中亞典波羅譏諷畢典非爾特的名句:『連戰連敗,但地位不跌反升』中的“地位”改成“人氣”就活脫脫是夏亞的寫照。

有野心但沒有氣量的三流策士
  夏亞本來吉翁公國的初代首相戴肯的兒子,由於身負著被薩比家殺父之仇而加入吉翁軍, 這種做法很有意思,如果他真的想打倒薩比家,為什麼不加入聯邦軍而化名加入吉翁?道理是他既想打倒薩比家,但也想保護父親努力建立的吉翁國,所以便加入吉翁軍中找機會向薩比家報仇,以為只要薩比家一倒下他就可以回復真身變管吉翁當他的吉翁皇帝。本來這套理論很合理,但夏亞所選擇的道路不是像萊茵哈特般一步一步向上爬,待實力堅強就堂堂正正的踢走薩比家,而是一看到眼前機會就不管三七廿一的先下手,這裡所說的正是加魯曼之死事件。
  夏亞本來就立意向整個薩比家執仇而和加魯曼結交,所以不存在夏亞背叛朋友之名,但他所使用的手段以及時機卻實在不敢恭維,首先是他用借刀殺人之計去幹掉加魯曼,問題在於夏亞的最終目標是打倒整個薩比家,而頭號大敵應該是基連,比起來加魯曼只不過是小角色,但夏亞為了殺眼前的小角色卻使自己使左遷,變相將自己往上層的道路封殺,連領導中心都打不進又如何推翻薩比家?如果他只打算有陰謀去做掉薩比家那就更是愚不可及,一個只靠使用地下手段的人那能夠將基連取而代之?他以為真的是吉翁王子,壞大臣一死他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復國?對,在ZZ之後夏亞是接管新吉翁沒錯,但當時新吉翁的殘黨只不過是一群沒有首領的游兵散將,他們正需要一個新領袖,即是不是夏亞,只要是有點名望的吉翁軍人也可以坐上那個位子,反正一群殘兵敗眾的頭頭也沒人想做,夏亞要做請便。

夏亞的“鋼彈情意結”
  對夏亞來說,最大的不幸就是遇上亞姆羅和他的鋼彈,因為他的連敗生涯正正是因為鋼彈,如果沒有鋼彈的話,夏亞的人生將會有完全不同的發展,不過倒不是說鋼彈故意當攔路狗,而是夏亞偏要招惹這頭攔頭狗,結果被咬個頭破血流。
  其實最初夏亞和亞姆羅並沒有那麼大的關聯,只不過是亞姆羅一登上戰爭舞台就踫上夏亞而已,不過往後夏亞卻多次自動或者被逼和亞姆羅一決高下,在年輕但滿身才華的亞姆羅面前紅彗星慘被修理,而夏亞不知不覺忘了自己的重任而一心想打倒鋼彈,因此當然落得連戰連敗的下場了。從這裡開始夏亞的人生不論在公還是在私都給一個白色陰影所壓,他很努力地不斷換新型機想去打敗這個對頭但卻無一成功,到了這個時候夏亞已經完完全全忘了自己最初從軍的目的,成了一個一心一意想打倒鋼彈的戰士,而結果大家都看到了,夏亞被亞姆羅一次又一次的打上“敗者”的烙印,直到永遠。
  當到了幽谷時代由於身處的位置改變,因此這種鋼彈情意結對夏亞的影響減少,變成只是討厭有著RX-78系臉的鋼彈機而已:除了MK-II之外夏亞幽谷時代所有掛著鋼彈型號(包括開發編號是鋼彈如力奇.戴瓦斯)都不許有RX-78臉(不過當夏亞一消失幽谷又再回到RX-78臉的ZZ了)。但到了0093時代由於和亞姆羅再處於敵對地位,所以心底裡想打倒亞姆羅的鋼彈的情意結又再次浮出來;偷偷提供NT系統PSYCHO FRAME給AE社,讓他們將系統裝在亞姆羅的New鋼彈中,目的當然是想在較公平的情況下以自己的實力打敗亞姆羅,不過從亞姆羅用低上一級的靈.格斯都可以將夏亞的一級機沙煞比鬥個不相上下就可以看出二人的差距有多大,到了亞姆羅換上同一級的New夏亞就完全不是對手,這種差距任何人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夏亞不如亞姆羅的不名譽更是眾人皆見了。
  戰爭不是運動,“公平決鬥”可說是愚笨的行為(有看銀英傳的朋友都會認知一個道理:戰略的基本原則就是如果使自己和對手佔有更多優勢,即是變得不公平)明知自己不如對方仍硬要耍帥搞什麼公平戰鬥,那當然就落得給羞辱的下場了,而夏亞的失敗者之名更隨著歷史永遠流傳下去。

紅彗星是二流NT?
一般人對夏亞的認識以“三倍速之男”以及“紅彗星“異名的名機師,但真實的他卻是鋼彈史上最差的皇牌之一。
夏亞會得到紅彗星的名號全因在烏魯姆戰役中打沉五艘聯邦軍巡洋艦,但只要有研究過一年戰爭史的朋友都知這個時期的聯邦軍完全是紙老虎,戰艦雖多但都是給人打著好玩的, 看看黑色三連星那副德性都可以當王牌就知這些一年戰爭早期王牌有不少是外強中乾,就算是籃色巨星也不見得英明神武得去那裡,被上戰場不夠十次的小鬼頭幹掉就算對方駛的機夠強也是說不過去的(別給我說因為亞姆羅是NT!那時候富野搞不好連NT是什麼都不知,當時亞姆羅只是普通少年。關於NT的種種請參考相關文章)。
  說回夏亞吧,筆者以前從一位前輩R-Type的一篇關於夏亞的文章中得知,在一年戰爭中夏亞擊墜的MS數是﹣﹣﹣一部!沒錯,就是查布羅那部可憐的小GM,由於坊間很多關於擊墜數字都是超級灌水(鋼彈老戰友前輩曾於一篇文章中表示假如將吉翁的王牌所打中的的MS數加起來足足是聯邦軍的一半!而且數字更是不斷增加,因此有理由相信這數字絕對是不盡不實的。),所以我們要眼見為信,由於夏亞由故事一開始到結束差不多所有戰鬥都發生在觀眾眼前,所以任何亂加在他身上的擊墜數都是不能信的;一開始好一段日子夏亞都追著白色基地跑,那時一部敵機都沒打下,之後左遷好一段日子又沒有上戰場,一但回到戰場又再跟著亞姆羅打,最神奇的是最重駕著吉翁古這麼怪物級的機種,雖打了幾艘戰艦但偏偏沒有打過一部MS,換了卡多恐怕早就做掉一個中隊的GM吧?
  到了Z時代,夏亞化身為庫瓦特羅再上戰場,由於本身有著比聯聯邦軍以及迪坦斯士兵更多的作戰經驗,加上駕駛著最新型機,所以對著迪坦斯的少爺兵當然可以贏得輕易,但當對手一換上強大的機種如MA他就立即束手無策,就連亞姆羅復出都可以神勇地將對手打退,比起來夏亞就無能多了:駕著最新型的機體都不能以一擋十,要一個上戰場不久的小鬼頭卡密兒主打,不管怎樣看夏亞都不能說自己是一流機師了。

無能的戰略家
  在戰術上和軍隊組織上夏亞的確很有本事,不過其他方面可就差多了,在一年戰爭中夏亞其實並沒有怎樣展現過他在戰略上的才華,搞那麼久都拿不下一艘白色基地,往後也不見他有什麼才華去創造有利結果,至於他在長遠戰略上的目光單是他為了報仇而短視出賣加魯曼,可見也沒有什麼才能可言。
  到了Z時代,夏亞帶著一小支宙宇聯邦軍游擊隊去和有聯邦軍政府當後台的迪坦斯交手,夏亞在此時的確展現了相當優秀的組織和訓練才能,將一支以宇宙聯邦軍以主的散兵游勇組成一支可以打硬仗的部隊,從這角度來看他的確是有本事(往後他也再運用這種本事,將哈曼的新吉翁殘黨由一群欠作戰經驗、也欠人才的烏合之眾組織成一支極之像樣的部隊,題外話,新吉翁軍雖然看起來像很強很多新型機的樣子,但實際上都是一堆沒有作戰經驗的新兵,他們的擅戰全因為哈曼和夏亞的組織能力)。不過以幽容的實力想以游擊戰拿下有政府撐腰的迪坦斯近乎不可能,所以在戰略上要有各種奇術去從內部去瓦解迪坦斯,如製造迪坦斯和聯邦政府分裂,還有聯絡其他勢力去牽制迪坦斯如月面都市聯盟(就像《GS》中格雷的打算:聯合月面都市群去反聯邦,這並不是什麼天才智略,而是很基本的戰略理論實用化)、各殖民星勢力以及亞克西斯等等,總之將迪坦斯的注意力分散於各目標身上,避免和迪坦斯單挑。不過不論夏亞和費力克斯都沒想過這種作法,只是單純想以武力逼聯邦軍解散迪坦斯,沒有什麼比這種想法更愚不可及的了,要解決一支私設軍隊的武力唯一方法就是以武力使對方屈服,不然什麼都是廢話,但卻沒有人想到,直到費力克斯死後才想到在達卡爾議會揭發迪坦斯的暴行﹣一早這樣做否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嗎?等到打了這麼久才想出這一招實在笨得要命。

無責任大王
  最先讓各位看到夏亞無責任這一面的人是拉拉,既然他將拉拉帶上戰場就應該有拉拉會戰死的覺悟,問題只不過是死在那人手上罷了,偏偏拉拉卻是為了救夏亞而被亞姆羅所殺,表面上下手的人是亞姆羅,但真正使拉拉喪命的元兇仍是夏亞,如果他不將拉拉拖上戰場不就沒事了嗎?但他一直怪亞姆羅,真正的原因是妒忌,明明是自己認識在先但給亞姆羅兩下子就搶去芳心,任何男人都不可能若無其事的,但像夏亞般完全不反省自己的過錯而將責任推給亞姆羅就實在太過無恥了些,因此亞姆羅沒有被拉拉的亡靈所糾纏而去纏夏亞就很理所當然﹣要纏當然是纏元兇。往後他再將卡密兒、姬絲拖進戰火之中也就不算什麼了﹣因為他本來就是只為了自己而不斷利用任何人,至於別人的人生因為他而搞得亂七八糟可絕不負責,生死更與他無關。
  而夏亞在一年戰爭結束後和一部份殘黨逃到亞克西斯當宇宙老鼠,不過當哈曼上台後不久他就回到地圈,表面上他是回到地當探子(如果從結果來看甚至有理由相信他是受哈曼的命令去分裂聯邦軍),但真實情況是因為受不了哈曼的高壓政策才將孤兒(美妮巴)寡婦(哈曼)丟在冷清清的小石子,不論是什麼動機夏亞都是極之無責任行為,在人類邊境的亞克西斯上十來歲的哈曼以及幾歲的美妮巴,唯一能依靠就是夏亞,但夏亞卻將他們丟下不管,美妮巴還有哈曼可以依靠,而且年紀還小不懂得夏亞做的事有多殘忍,但哈曼又可以向誰依靠?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咬緊牙關地向前進,說她不恨夏亞肯定是開玩笑, 這樣的男人不是無責任又是什麼?最神的是當夏亞見到美妮巴被哈曼教育成老人精時竟敢向她發怒!就算用屁股想都知身為亞克西斯的神橋的美莉巴,除了變成失去童真的神像就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而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美莉巴也必需要將自己武裝,哈曼教她的就是讓她在危機四伏的亞克西斯活下去的唯一方法。試想想如果美妮巴只是一個平凡的小女孩又會如何?有可能變成被有叛意的部下捉走拿來向聯邦軍買自己的安全的道具,所以美妮巴必需要變得堅強,只有強悍才能在那個隨時都會爆發叛變的小行星中活下去。但夏亞完全沒想過這些事,還擺出一副痛苦的樣子在公園抱頭,他的痛苦是看到美妮巴被捲入戰火之中,但他該不會到那時才知只要美妮巴在亞克西斯,她就一定會走上這一條路嗎?真心想她幸福就應該帶著美妮巴和哈曼掉下亞克西斯回地頭,沒了頭頭的亞克西斯自然會瓦解,但他沒有這樣做而自私的一個人走,所有結果都是他自找的。
  至於亞克西斯落下作戰更是過份,先不管他心底搞什麼飛機,從政治的角度來想,地球在第一次新吉翁戰爭之後到0153年之門有著殘破但穩定的和平,就是因為有聯邦政府這個必然之惡,因為有聯邦政府的存在才能維持大部份地區的和平到0153年,其間即使有動亂都只是地區性的,從這來看即使是殘破的政府也有其存在意義。不過,假設亞克西斯真的丟到地球上又會如何?首先是地球就玩完了,但在宇宙仍有不少聯邦軍的勢力如隆巴納,他們在失去了上司的情況下只有軍閥化一條路可以走,而在月球的月面都市群如科布蘭將會狹巨大的財力以及軍力自立並控制整個地球圈,加上各殖民星想一爭霸權的也不少,在這個群雄並起的時代只有少得可憐的軍力的新吉翁根本不可能掌握局面,反而他們的暴行成了各方勢力爭相討伐的目標,一如日本戰國時代殺死織田信長的明智光秀般,誰打倒夏亞誰就有資格成為下一任的天下人,控制整個地球,夏亞,你該不會連這些都沒想過吧?
  不管夏亞心中將自己美化為“為了人類的進化,讓自己背負罪名”想得多麼浪漫,但現實上他只不過是歷史舞台上一個不自量力的小丑,就像明智光秀最後只是做就了羽柴秀吉的成功。即使他最後失敗了,以歷史角度來看他也不過是一群失敗的暴君:想一口氣殺清地球上所有人,不管他編的藉口多偉大,但結果都只是個人的自我陶醉,就像《銀英傳》中先寇布所說:『高興的眼淚可說要流多少有多少哪!』甚至比起基連更不堪﹣最少基連還沒有自大到以為靠一個人的力量就可以使人類進化。

沒有勇氣的人
  夏亞他有成為領袖的外在條件,但他卻欠缺領由最重要的特質:勇氣。他沒有提起勇氣接管亞克西斯而將這個重得不能再重的責任推給一個小女孩,之後回到地球又不想成為幽谷的領袖,既然自己是那麼不情願當領袖的話就該完完全全的離開戰爭圈子,但他又要上戰場作戰,而只要知道他的真正身份的人都會知道只要留在這個世界上他總有一天就會被抬上政治神橋上,但他卻老是拖拖拉拉的,最差勁的是既然達卡爾演說成功後就該留在聯邦政府去改革,但他卻自個兒走掉,日後幽谷在失去領導人而漸漸和聯邦一起腐敗他有絕對的責任﹣如果他願意走上政界的話對聯邦政府的影響力以至和各宇宙勢力的整合都有很大的供獻,而他的經營才華對重建健康的聯邦軍更是必要的,但他卻選擇逃跑,因此日後任何人都可以罵聯邦軍腐敗偏偏夏亞不可以,因為他有能力、有機會去改革聯邦軍但卻沒有做。
  如果夏亞是楊威利般討厭成為領袖而在Z之後永遠消失於舞台還算是清高,但他卻要接管亞克西斯當領袖,即是說他離開聯邦政府根本不是因為他討厭政治,只是沒有勇氣去改革聯邦政府,而想用亞克西斯來個一次解決,簡直是混脹。至於有說夏亞希望在亞克西斯落下之時被亞姆羅殺死,如果夏亞真的不知道落下成功對地球圈會有什麼結果就罷了,但若果他真的知道那就更可惡,他死了就一了百了,但搞出來的爛攤子要由誰來來收拾?以死來逃避實在是可惡至極了。

結語:被過度美化的爛人
  夏亞不是完人,甚至是一個極之差勁的人,但他卻受到上至富野下至一般鋼彈迷的極度美化,將他變成一個感情豐富的青年,他的一生都背負無奈的宿命,在感情與現實中交戰的悲劇男主角,連最愛都被死對手殺死,夠悲了吧?
  但真實情形卻是一個一味逃避的小男人,沒有勇氣去從正路去改變世界而想用一些小手段甚至是卑劣的手段去完成,多次將自己應付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卻跑去擺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樣,想一口氣殺害數十億人但卻狡辯說是為了人類進化,更大作自我陶醉的夢,以為自己雖然成了屠殺人類的元兇但為了地球的未來是有必要的,如果夏亞只是為了自己的野心倒還說得過去,但這種自以為替天行道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所以,除了說是超級大爛人之外他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至於夏亞給人笑得最多的蘿莉控反而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因為個人的性取向比起整個地球圈的未來實在是不值一提的,不過保護兒童協會能同意這套調調嗎?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