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SOMETHING ABOUT CHAR

文: 加米豆腐&etc

嗯,要動手兌現支票,談談夏亞了…不過,在動筆的此刻,敝人老政客無可避免的遇到一個問題:究竟要從多「真實」的角度來探討「虛擬人物」夏亞的人生呢?有關夏亞的公式資料─動畫影集平均的完成時間是在25~14年之間的這段時間,當`年的動畫因為表現技巧的簡略亦或限制造成了相當的不合理,同時舞臺劇式的片段也產生了不少時間點上的真空,我們應該用理性、擬真的角度去分析或填補這些空檔或問題嗎?而這樣作,是否又會與「就算錯得離譜,但鐵證就是如此」的動畫相衝突呢?在此,老政客僅能以有限的所學與想像力,對某些部分,提出我的解釋:

1. 究竟是「鋼彈情節」還是「卡爾馬情節」?

在杰特前輩亞的短評中,將「短視的害死日後在吉翁內飛皇騰達的跳版‧卡爾馬」一事作為夏亞「短視」的明證,並提到夏亞對鋼彈的執著似乎是相當幼稚的…當然,還不能忘了,他把拉拉的死一股腦兒的推到阿姆羅身上,又是個不負責任外加幼稚的表現…

這些事若全部單獨來看都言之成理,我們也都很容易以這種邏輯思考─畢竟動畫是一集一集演的嘛!但是,若將夏亞的表現視為一個活生生的人在人生歷程中發生的一連串事件時,這之間似乎又有著微妙的關連性?

以時間軸來看,卡爾馬事件是一系列事件中最早發生的;的確,早在卡爾馬之死的故事前,夏亞就展現出了對卡爾馬的強烈殺意,其見獵心喜的態度的確讓人不由的覺得他一如杰特前輩所說的一般短視;但是,若我們站在夏亞的立場來看,至少有兩個因素讓他會有這種從旁觀者眼中致為不智的決定:

一‧對夏亞來說,他一直對卡爾馬抱有一種輕視的態度,他在痛下毒手時很可能因此參雜了過多的個人好惡在內。
二‧夏亞當時還是一名十九歲(也有二十歲、二十一歲之異說)的年輕人。

個人認為,第二點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十九歲!說不客氣點,大部份現在人在這個年紀很可能會因為考試時算錯了一題數學懊惱個半小時或因為女朋友跑了而死去活來個好幾天,當時才十九歲的夏亞雖然號稱戰場老手,但年輕人的血氣方剛仍舊是他的一個人格特質;當時身在廢墟化的洛杉磯之中的夏亞,在對卡爾馬的輕視、對薩比家的仇恨、緊張的大氣環境下MS戰(他還稱不上此種環境戰的老手)所帶來的亢奮下交相影響下,為什麼不會作出誤判?什麼?是名將就不應該作出誤判嗎?但別忘了,拿破倫就因為他的誤判輸掉了他1810與1815年的兩場本土保衛戰,隆美爾也因為他一個師長對英軍逆襲兵力的誤判形成了敦克爾克奇蹟成功的一大要素。

好,現在夏亞需要為自己的誤判付出代價了,他被多茲爾開除了,淪落吉翁貧民窟的小酒館…為了蠅頭小利輸了日後的本錢,不管再笨的人都知道夏亞作了多大的誤判,雖然說他意志消沉的一幕很快就因為基西莉亞的再任用而消失,但是老政客還是有著一種感覺:那句「因為是少爺嘛」的嘲諷,說不定有一半是夏亞發自內心的自責也說不一定…

夏亞被基西莉亞任用後的再復出,日後成了所謂「富野式男子漢復活劇」的範本;可是,卡爾馬的死應該或多或少形成了夏亞的一個大心節;那成了自己卑鄙行為與短視的象徵,而且卡爾馬生前對夏亞推心致腹的形象更給了夏亞沉重的道德壓力(不訪看看影像作品,自從卡爾馬死了之後還有那個角色能跟夏亞閒話家長的?富野意味深長的讓夏亞在幹掉基西莉亞前說了句:「卡爾馬,在地下與姊姊好好相處吧」所表現的不也是一種贖罪的企圖嗎?),想來除了向基西莉亞與多茲爾羅織理由之外,夏亞恐怕也需要心理建設讓自己走出「卑鄙」與「笨蛋」的自我否定之中吧?也偏偏在這個時候,白色基地與阿姆羅越打越好,並且又輪到夏亞跟他們較量一番。

這一下,事情就很明顯了。

雖然多少有著猜測的意味在,但夏亞在下意識中把「鋼彈」與「白色基地」當成了自己卡爾馬事件上的自我解釋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釋夏亞在一年戰爭甚至戰後的鋼彈重視(仇視)表現,當然,更可以解釋夏亞在拉拉戰死之後對阿姆羅的極度仇視─這是自卡爾馬事件開始的一條連續路線,在拉拉在自己面前香消玉殞的一瞬間達到最高潮…夏亞一直無法從自我否定的陰影中走出來,那他又要如何原諒那個他潛意識中的責任轉嫁對象呢!?

也就是說,所謂的「鋼彈情節」與「拉拉情節」,雖然都相當程度的顯示了夏亞人格上的不完整與不成熟,但精確的說,這都只能算是他對害死卡爾馬一事漫長的自責與精神自虐的副產品,如果不是因為卡爾馬事件,所謂的「鋼彈情節」與「拉拉情節」可能會以不同的方式表現、不,或許該說以不同的強度表現也說不一定。

不過,老政客私意以為,將夏亞的「鋼彈情節」與A.E系列機在Z時代沒有鋼彈頭設計合在一起作為夏亞氣量狹小之證明有些太過遷強;畢竟這是沒有明確證據的,再說,典型的鋼彈頭真的有什麼機械性上無可取代的優點,讓人非他不用嗎?

寫了不少…結果只討論了一半左右的東西…只好在這個能告一段落,明天繼續…

--------------------------------------------------------------------------------

 殘黨主席

卡爾瑪怎麼死的?夏亞在這段日子裡在幹什麼?答案就在GA裡面,安彥大師正在敘述.......

夏亞怎麼和基希莉亞談,心結,和變成上校,拉拉蕈,等等之間的事情,二十多年來,終於要說清楚講明白了,但是也更沒有模糊空間了,有趣性變少了......

--------------------------------------------------------------------------------
 傑特

先謝謝加米兄的回文,在回應之前有個不情之請:應不能將本文刊登在我們的網站上?因為我正想問問主席有沒有什麼陳年舊鋼彈文給我們的網站刊登呢!(是了,主席大大,我記得你以前說過有些十年以上的舊文,能不能讓給我們刊登?)
好了,關於夏亞的問題,他害死加魯曼在理論上的短視是肯定的,看看銀英的萊茵哈特,他他是十九歲,比夏亞的廿一歲還少兩年(沒記錯夏亞大亞姆羅五年),但萊茵卻一直忍耐,甚至當了宰相仍然沒有主動廢掉幼帝,他知道復仇是長線的,他不會為眼前一時之快而作出使日後自己不利的行為(另一原因是他身邊有吉爾菲艾斯),一個霸主怎能為眼前區區小利而使日後的道路更難行?而且這次更成為他畢生的污點,一個霸主不能夠在出道之初犯上這個種誤的,要領導天下的人豈能犯上這種任何人都看得出的錯誤?
加米兄例出的兩個例子不對,他們的情形是誤判,是對情報的掌握有問題,但加魯曼的事件卻完全不同,任何人都會知道如果加魯曼一死誰要背起這個黑鍋,他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仍要要做,不是笨又是什麼?
在情方面,即使加魯曼再怎樣大少爺,他對夏亞的感情是真的,他的確是視夏亞為好友,但夏亞只是為了報和加魯曼沒有直接關係的仇就將他做掉了,而加魯曼死時什麼都不知道,這太殘忍了吧?夏亞有種要自己背負道德壓力來滿足自己的心態,早年為了報仇而將極有可能是唯一的好友加魯曼殺掉,這時他就會自我沉醉於”為了報仇連自己的好友都要殺死”的內疚感之中.之後到亞克西斯他又再一次沉醉於自責中:他見到美妮巴變成這樣而自責,但一切原因為是他自找的,沒人逼他,他連自責的資格都沒有.至於掉亞西斯那一段更是大流”高興的眼淚”,什麼”背起屠殺數十億的罪孽”都是他這種自虐式思維下的產物

--------------------------------------------------------------------------------

 Nein

對傑特君的說法..我有點意見(唉啊..我好像很久沒跟傑特君打招呼了.你還有再用icq嗎)

首要的一點是.夏亞沒有當霸主得絕對理由(加米豆腐前輩的意見有不少跟我相同)..我一直認為.為何不從普通人的立場去看夏亞?

就如同湯泥在惡搞中說得-布來德當時只是19歲..而年記差不多的夏亞.沒道理因多當幾年兵就要如此夠聰明(拿萊因哈特來比稍有不公的是.銀英原本就是要讓他是天才.所以自小就深謀遠慮於他是合理)

鋼彈作品主要角色的低年齡.若扣除卡通觀眾年齡問題..而更寫實去考量的話..那麼一些"愚蠢得""情緒化的""有欠考量"得作為.也都可以成立

回到夏亞的情形.若說他是復仇王子.

另外.我想提的是另一種想法...3個夏亞.不是同一個

所謂續作中.角色會有各種變化.這反映很多如創作者心境.續作角色需求..等現象

逆夏的夏亞.我根本不認識(不太負責得發言).我看完逆夏後.只把他當因劇情而需要得魔王..魔王就該要有著愚蠢得大義.

Z鋼.說實話我沒看過.

我要提的就是.我們在看作品時.常會陷入的一種思維差
[虛擬角色到底該以設定為準.還是該以表現為準]

角色的表現&性格其實掌握於當時創作者得狀況(需求.情緒.觀念)
也就說..一個原設定是A性格的角色..有很多被迫表現B行為的可能..但這不能用來表示這角色就是B
(假王牌就是這例子.傑特說得假王牌那文章我也曾在IMAGE看過.但老實講.我真的只覺得這文章是個幽默的表現.這不是對寫作者得不敬.我是這樣看待的..夏亞的王牌能力在動畫未曾表現.並不代表沒有...故在很多漫畫版或同人創作中.就一直給予他表現的舞台..我們的"假王牌"認知.只是因為動畫中我們不需要實際看到他有多行.有那些響亮得怪人幹部稱號就行)

(待續?)

--------------------------------------------------------------------------------
 Nein

...果然邊做其他事邊打文會有MISS...
補 復仇王子...
若不預設夏亞想當霸王:看到他情緒性的害死卡爾馬這件事.
回頭想想.夏亞真得想推翻察比家嗎?..我覺得除了洩恨因素外..他應該是沒有明確當王的唸頭才是.年輕如他..會想到的該是眼前的快感...拉拉之事就更不用講.若他能夠冷靜的處理..反顯得這角色不夠愛恨鮮明.

--------------------------------------------------------------------------------

 加米豆腐

老政客糟糠之文,承蒙杰特前輩錯愛,不勝感激。

對於您的提議與意見,敝人在此作一簡單的回答:

1.在下兩個「誤判」的例子的確舉的不夠高明,敬請見諒。不過敝人老政客仍必須重伸,夏亞當時身處的環境的確有讓其心智失衡的合理性。

2.敝人認為,以萊因哈特作比較並不適當;因為萊因哈特同樣的也是一名虛構人物─而且還不是同一位作者的產物,拿兩者來比較頗有不倫不類之嫌(其實田中的主角描寫方式與設定在下一直覺得都太理想化─雖然都是非常有趣的人物);因此,老政客認為若要以其他人物品評夏亞,應該拿現實世界之人或同為富野筆下之人物來比較,較為合宜。

3.關於本文之轉錄當然是沒有問題的;不過,該文目前只能算是上半部(下半部老政客想談談夏亞在AXIS與AUGO中的舉動與表現),同時也有些敘述上的問題,因此可否等全文完成之後再說?

下半部一定要在週日結束前寫出來...

--------------------------------------------------------------------------------

 傑特(家中)

其實用空想的角色來比較反而更好,因為現實的人物太過複雜,而且富野的角色只有更不合理和不合人性,用同是空想世界的角色來比較會更清楚問題.

--------------------------------------------------------------------------------

 加米豆腐

繼續談夏亞...

(二)夏亞=領袖?
杰特前輩對夏亞的評論中,另一個著眼點是他在身負組織領導者/重要人物時的不負責任與缺乏大戰略眼光。

首先,夏亞在0083年時因不明原因離開了阿克西斯(AXIS)…由於在映像作品「Z GUNDAM」中曾出現過夏亞將阿克西斯的領導者哈曼坎評論為「野心大到恐怖的人」,而其後又出現了哈曼與夏亞充滿恩怨情仇的互罵(由於是邊駕MS交戰邊開罵,似乎說是互毆會更貼切...)。因此,「夏亞不負責任的拋棄了年幼的米尼芭及年方弱冠的哈曼」的說法也就廣為流傳,而杰特前輩的責難,基本上也是源於這一點。

另一為杰特兄所大加韃伐的是,夏亞在擔任反地球聯邦準軍事組織「幽谷」的重要幹部期間,雖然在戰鬥部隊的組織上有過貢獻,然而卻未能發揮及隨行具政治目的的行動,達卡爾之日實在太晚發動…諸如以上種種,使杰特前輩給予了夏亞極差的評價。

然而,就敝人老政客看來,這樣的前因後果推導在邏輯上有相當的問題…如果夏亞是當時幽谷或阿克西斯的領導人的話,他的舉動絕對是值得批評的,可是實際上他卻未曾有過掌握如此大之權力的機會。

首先讓我們看看夏亞在阿克西斯的地位,很多的同好認為夏亞應該因為其「前戰爭英雄」的地位而在阿克西斯擁有相當高的地位,但老政客對此種論斷深深不以為然。的確,在一戰及二戰後也不少退役將領或戰爭英雄都有以其功勳為靠山轉戰政壇成功的例子,但阿克西斯不論在客觀環境以及內部政治風向上卻不是一個能把功勳轉換成政治資產的環境。由於其高度的軍事化及與吉翁本土斷絕關係後的私兵化,「軍事力量」成為阿克西斯方面最重要也幾乎唯一的權力來源,那些有資格在阿克西斯的高層會議上決定政策的,恐怕個個都是艦隊提督、要賽司令、姆賽戰隊長官等的實力者(民政體系雖然應該也有其發言力,但可能已被排擠到技術官僚層次了)。但是夏亞是什麼呢?當他踏上阿克西斯的岩塊時,他只是一支已經瓦解的「第300聯隊」的一人部隊隊長而已,一個連座機都不一定有的軍人,在此能談什麼發言權呢?

或許有人會以北爪老師近期連載中的漫畫「年輕彗星的肖像」中,哈曼的父親坎中將在故事中事事與夏亞商議的情節來證明夏亞至少經由授權而得到了一定的政治發言力;但是讓我們更仔細的推敲故事中的情節,我們會發現夏亞實際上是站在一個微妙而空虛的政治地位:坎中將看來是相當倚重夏亞沒錯,但實際上卻是讓他擔任一個參謀─一個似乎接權力核心但又可替換的角色,雖然美其名負責測試最新銳的MA,但在戰鬥中所能指揮的僅是一群組成地下兄弟會的舊部。坎中將相當精明,他知道夏亞的威名與號招力可用,但也知道給與他實權會有讓其他派系有機可趁甚至自己樹立起新敵人的危險,因此讓夏亞成為一個徒具虛名的高層非實力者。

這種脆弱的地位基礎顯然在坎中將病逝後為夏亞帶來了災難,原本讓夏亞地位合法化的靠山消失了,原本的反對派對他除之而後快,原本的坎中將派恐怕也不太願意承認及為他的權力基礎背書,而更根本的麻煩是,他手頭上依然沒有軍事資源可確保他的地位!

身處在這樣的鬥爭環境之下,夏亞若不是乖乖的退出權力核心當個單純的姆賽艦長,就是繼續乾耗到被鬥垮甚至身死為止,阿克西斯這個小行星要賽對夏亞來說已經無利可圖也太過危險,其0083年的變向出奔,比較好(樂觀)的推測是阿克西斯的權力高層在不影響民心士氣的情況下給了夏亞一個還算不錯的下台階,而悲觀的情況說不定是阿克西斯內的權力鬥爭已經逼的夏亞不出奔就等著被謀殺,雖然夏亞留下來保護哈曼跟米尼芭似乎比較符合英雄形象,但人死了就是沒了…這種情況下,夏亞能不走嗎?

而且,一如夏亞的話可能會為自己辯解一般,哈曼的話也不一定可信,她經歷夏亞出奔(她本人是視為夏亞的背判)時年方15,又有對夏亞的私人感情在,只要她身邊的人稍微扭曲一下事實,她就可能完全沒有機會知道(也可能不想知道)夏亞當時究竟遇到多險惡的狀況,一如夏亞一直在試圖合理化自己一年戰爭的不合理言行一般,哈曼也有可能在幫自己找藉口。

(本段未完,幽谷的情況嘛…過幾天再寫(苦笑)。)

--------------------------------------------------------------------------------

 傑特(公司)

由於剛趕完稿,精神不好,先簡短的回一回吧~
哈曼和夏亞誰對誰錯的問題,即使亞克西斯的內爭有多兇險,夏亞將孤兒寡婦丟下來都是他不對,不他有什麼大道理,唯一能做的都是不能出聲,因為他是一個二十有四個大人,而哈曼當才十五六歲的少女!一個廿多歲久經風浪的大男人說一個比自己少上六七歲的少女壞話,而且更想想少女在這些日子所經歷的苦難,單是這一點就夠爛了,至於野心問題,我從來不認為有野心是錯,起瑪她願意站出來做些實事,而且哈曼為的東西也較實在,不是嗎?反觀夏亞沒有野心,偏偏卻傷害最多人,由最早的雪拉、加魯曼到、拉拉、亞姆羅再到哈曼、妮哥亞以至後來的姫絲等等(非直接的給他拉上戰場如卡密兒就更別提了),他走的路就是不斷將身邊的人一個個的傷害,而他就享受著這種"我走在一條充滿血和淚的路.大家為了我而受傷害"的自責的快感(自虐狂),大流高興的眼淚,他什麼時候有反省過自己所作所為? 沒有!連拉拉都將責任推給亞姆羅而自己坐在受害者的位置當他的悲劇王子,這種人不管怎樣有理由都應讓閉口收聲,而不是和真正的受害者對罵.
至於亞克西斯的種種,我大致也同意加米兄的見解,只是如果夏亞真的在這種情況下被逼宮,那他就更沒有任何可以指責哈曼的理由,因為他名符其實是喪家狗(請用流川楓語氣唸出),那他對亞克西斯以至美妮巴就完全沒有任何權利可以加以指責,再怎樣辛苦危險都不可能比哈曼獨個兒辛苦吧?一個小女孩面對著那一堆高級軍官,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權力者的女兒,她的立場只有比夏亞更苦吧?但她一樣捱過來,那夏亞呢?

至於夏亞和亞克西斯的問題,這只能怪他在一年戰爭沒有做過一些像樣的事,如果他真的有其才能的話那群高層一定會爭相將他納入自己的勢力圈,但最後他卻落得夾著尾巴而逃,原因正是他除了血統之外就一無是處的傢伙,這種人野心比才能大,留下來只會製造事端,所以一定要清埋:有才能的人短短三年足夠掌握亞克西斯的權力了,特別他這種前線出身的軍官更易得到下級士兵的支持,你可以說他不貪圖權位,但為了自己的生存空間他一定要掌控權力,但他沒做,不管是他沒有這個本事還是他沒想過,這個責任都跑不掉.

--------------------------------------------------------------------------------

 殘黨主席

其實我對夏亞的印象就是面具男羅麗空......

其他印象?從來就不記得過.....

夏亞專用MS我還記得比較多.....紅色有角的對不對!!!

--------------------------------------------------------------------------------

 加米豆腐

(續二)

至於在0084年後,夏亞回歸地球圈,化名克瓦特羅‧巴吉納上尉,協助布萊克斯准將進行反地球聯邦特務部隊「迪坦斯」的民兵組織─幽谷時的狀況,又與夏亞在阿克西斯時承現另一種尷尬的狀況。

夏亞擔任布萊克斯准將的重要副手,在同時又掌握了他在阿克西斯所無法掌握的重要資源─軍隊的調度指揮權;那麼,在布萊克斯准將實際上德高於才的情況下,夏亞應該有很高的指揮裁量權,並且作出明快的決定…因此,正如杰特前輩所說,他應該極早就以政治手段宣染迪坦斯的行為,而非隨行軍事手段,所以,他無能,對嗎?

這顯然是一個誤解,因為幽谷不同於阿克西斯,並不是一個以軍隊控制量作為發言權依據的團體。

拋開推翻暴政之類官冕堂皇的表面宣傳,幽谷本質上是一個以亞納海姆電子(俗稱的A.E社)支配的月面都市馮‧布朗市為首的月面企業及政治體所支持與暗中操控的私兵團,由於幽谷軍的組成與維持成本都是由他們所付出的,因此幽谷真正的政策面/戰略面裁量權是掌握在那些月面都市首腦的手上,「金錢」則成為了幽谷計算權力的標準。

其實,單就Z-GUNDAM一片中,翁李與月面圓桌會議的首腦們在與夏亞與布萊克斯交談時的那種高姿態中,我們就約略可以看出,富野與矢立肇製作群想要表現幽谷看人臉色吃飯的為難,而在翁李等人對夏亞與布萊克斯的界定,也普遍的是想將他們的角色限制在單純的帶兵將領,並箝制了他們在整體戰略上的發言力;我們並不知道夏亞與布萊克斯有沒有想到以政治手段彈劾迪坦斯,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就算他們成經想到並曾經提議,也都遭到了幽谷決策高層的否決。因為,這並不符合月面都市群的實力者們的需求。

實際上頗難以解釋的一點是,A.E社等月面財閥在決定幽谷策略上,始終有著許多難以解釋的不合理存在。如近乎無謀的賈布羅空挺、遲遲不進行外交手段的交涉與暗地裡渡讓瑪拉賽給迪坦斯的舉動,怎麼看都不像是他們所說單純的要「打倒迪坦斯」,相對的,彼等試圖提昇衝突層次及讓戰爭持久化,並追求某種更大的政治目的的陰謀並非無法成立的,因此,雖然夏亞大談人類革新,布萊克斯則一直提暢以政治手段向聯邦政府伸訴,但聽在那些可能正打算以戰爭製造地球圈政治瓦解、圖謀建立新宇宙地區性政權的月面都市首腦來說,卻是十足的礙事…兩人只需要作好你們軍事技術官僚的角色就好,去完成我們的要求就好…比如說怎麼讓只動員80餘機的賈布羅軍事冒險變的可行…

夏亞與布萊克斯真正開始擁有政策決定權的關鍵在阿波羅作戰,月面都市的首腦忽然被迪坦斯的大動作嚇壞了,他們習慣隱身幕後的習慣使他們在面對迫切的危機時出現了明顯的心智失衡,這才讓布萊克斯准將可以獲得他們的首肯,以地球聯邦會議正式與會者的身份前往「訴願」…注意,是「訴願」,控告迪坦斯對月面都市的主權侵犯,但這仍間接的讓夏亞與布萊克斯有了隨行其政治策略的機會。但是這次嘗試很不圓滿,他們在議會上發覺了迪坦斯壓倒性的影響力,布萊克斯被暗殺,月球方面傳出迪坦斯被擊退的消息,不論是大環境或幽谷內部的政治氣候又不允許夏亞如此嘗試了。

接下來緊接而來的是幽谷軍事態勢最吃緊的一段時間,夏亞必須重整阿波羅作戰後殘破的兵力與態勢,吃力的進行以SIDE-2為中心的防禦戰,之後還出現了因為阿克西斯進入地球圈的外交危機(雖然對幽谷來說,這個婁子是夏亞跟卡茲合力捅的)…林林總總的來看,他後來演出達卡爾之日的神話,甚至還有可能是自己私下與不滿幽谷高層野心的卡拉巴成員私下籌畫的一著險棋,就算不是,就客觀的狀況與事件發生順序來說,夏亞也的確不可能在更早的時間進行達卡爾演說或類似的行動。

到這裡為止,我們不妨作個整理:阿克西斯時期的夏亞,因為無法擁有軍事資本,所以不曾有過政治影響力,甚至還因此出現樹大招風的危險不得不出奔;幽谷時代雖然掌握了軍權,但由於受到了幽谷資助者的箝制,也只能作軍事戰術層面的發揮;逆夏時代則較難解釋,因為這方面的資料太少(除了電影外只有近藤的戰記漫勉強算是半官方…不,不要double-fake,那是敝人老政客看過最糟糕的鋼彈作品)而夏亞的所有行為也已一如希特勒般以玄學般的怪異邏輯為指導原則,但從他身邊多了不少技術官僚、前將領與副官(在下一直對電影中的那名山羊鬍老鼻印象深刻)的角度來看,許多戰略、外交、與施政的決策都已到了夏亞可以「充分授權」的地步,再加上其統治領域太小而時間也不常,我們也其實很難對他作為領導者的一面作出評價。

也就是說,與一般人的概念相反的,夏亞幾乎沒有表現(或說讓人評估)其身為政策領導人、決策者能力的幾會…也正因為沒有可評量的機會,因此夏亞究竟算不算是個好的或壞的領導者的問題,其實只有一個答案─「無解」!

關於杰特前輩之前提出的回答與反論,老政客則會在進行過再整理後進行答覆。

--------------------------------------------------------------------------------

 傑特(家中)

太好了!我還以為加米兄忘了呢(笑)
關於幽谷那一段,我回應很簡單,就是夏亞即使加入之初不知道,但加入幽谷後也該知道幽谷本來根本就不是一個優秀材料落腳之所吧?他如看出這種問題也該知道幽谷本來就是月面都市群加上宇宙聯邦殘部用來制住迪坦斯的一支私兵隊,根本不是有才能的人該留的地方,情況甚至比起亞克西斯更差,但他而仍待在這裡幹一些無用之事,難道他以為只要努力就可以創造奇績嗎?如果他是無路可走如銀英的楊威利我沒話說,他是為了守護自己的信念而不得不待在無能的上司作戰,但他一樣可以從戰術面上產生戰略的作用,但夏亞卻沒有,他的工作限制在戰術上,最慘是戰術上都不見得成功,如果不是迪坦斯每次只派十部八部機去打而是大軍壓境,那以幽谷的小貓兩三件不早早玩完才怪,AE社又怎樣?他們又不能真的派重兵出來,只提供武器是不夠的,查布羅作戰是月面都市群亂七八糟的作戰,夏亞應該知道這種冒險的作戰即使沒什麼機會成功,就算成功 以那幾十部機的兵力也守不了,就像一年戰爭夏亞的查布羅攻略戰-即使攻下來對方要奪走也很簡單.但他又沒有作出反對,即是他只能在一群玩弄權力政治的人下當順民,以他的個性是完全不合的,留在一個不管怎樣看都沒有希望的組織打沒有希望的作戰,往後的成功全是幸運,達卡爾神話更是賭注,以他身為吉翁人的身份會贏只能算是天降的好運.
所以我才會提山一個很大胆的假設:其實夏亞是哈曼派到幽谷的內應,他只是將聯邦軍搞得亂亂的,等哈曼回來就坐享其成了,而事實也差不多,那就是說如果陰謀論一點,夏亞出走再加入幽谷替他們作戰其實全都是哈曼和亞克西斯的計謀!夏亞和哈曼的鬥爭其實只是一場戲!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對夏亞的才華就是大幅改觀了,可惜....

--------------------------------------------------------------------------------

 加米豆腐

關於杰特前輩對敝人老政客之前意見的回應,在此略作整理並回答:

1. 關於到底應不應該拿萊因哈特與夏亞比較、以及富野的人物表現不合理的問題,在下依然持與杰特前輩相左的意見;因為一個根本性的差別在於:田中芳樹筆下的萊因哈特是一個刻意創造的完美角色─一個在現實的歷史中亦不可得的、僅可能存在於神話與獨裁國家歌功頌德文宣理的角色(其實這是田中習慣性的主角特徵)。但富野的角色─至少就老政客的主觀觀點來看─則是蓄意的去創新一些不完美、有缺陷的角色;雖然這樣的角色塑造一路下來「nt死小鬼」、「渾蛋夏亞」之罵聲不絕於耳,但其表現出來的「人必定有其優缺點(雖然他筆下人物的缺點是那麼的誇張化與走極端)」與「人性中的非理性常常比理性更加可能決定他的命運」的概念反而比田中的人物更貼近真實。老政客當然也很喜歡銀英傳這部作品,但富野的角色還是比較能得到老政客的共鳴。
兩位作者人物創造概念上根本的差異,讓老政客覺得杰特兄的這個比較並不適當。

2. 杰特前輩對阿克西斯部份的論點,關於前面關於夏亞事後言行的批判在下是認同的(其實該部分的論述已經可以把夏亞人格問題的根本抓出來了,但杰特前輩未竟全功,因此老政客恐怕要越俎代庖一下了…),但是,在最後的一段論述中,又有不少令老政客覺得有問題之處。
首先,老政客不同意前輩「有才能的人短短三年足夠掌握亞克西斯的權力了」一語的論點;這句話點讓老政客想到銀英傳,萊因哈特在無能貴族當道的軍部平步青雲的話面,但是,銀英傳太理想,一方面是萊因哈特的過度完美(再加上那個同樣是完人的吉爾菲艾斯),另一方面是將掌握權力的貴族及軍部官員荒謬的無能。在鋼彈的世界裡,夏亞不可能是最優秀的,但同樣的阿克西斯的掌權軍閥們也不是草包,在一個比田中式「用超級蠢蛋襯托超級天才」的二分法邏輯不存在的世界觀裡,所謂有才能的人憑什麼三年就可以掌握阿克西斯的權力?
哈曼並不是一個好的反論,因為哈曼雖然一開始傀儡的意味濃厚,但畢竟是名目上的最高領導象徵,只要有支持者中有真正忠心的實力派系再加上她巧妙的拉攏支持者,她的權力的確可以在相對來說和平的狀況下建立(唯一的流血會是最後一幕,號召支持派系進行對異己的肅清);最少最少,哈曼還不至於要去擔心殺身之禍;但夏亞既不是哈曼也不是萊因哈特─他既沒有哈曼那樣政治上可利用的內線戰術位置,在阿克西斯政治競技場上唯一擁有的又是徒令自己受到高階將官忌憚的下層士兵人望─萊因哈特一開始可沒有被著這種寫著「請幹掉我」的醒目大招牌,他的利基到底在那裡?
還有,夏亞在到達阿克西斯時沒有部隊並不能與他一年戰爭時的表現連在一起─唯一且真正的理由是他所統領的部隊在0079年12月25日~12月28日之間被消耗殆盡,這是純粹的戰鬥記錄與結果的表現,與他的人格及才能沒有關係。

3. 幽谷的問題,回答可以很簡潔:
「如果不與月面都市連手,還有誰可以連手,那美克星人嗎?」
這是一個別無選擇的狀況,放眼全地球圈,除了月面都市之外還有那個勢力同時兼具反迪坦斯(地球聯邦)的意願與實力呢?
另外需要澄清的一點是,雖然沒有絕對正確的官方設定,但一般來說「夏亞先與布萊克斯准將接觸,日後再轉而仲介月面都市提供協助」是普遍被接受的幽谷誕生過程,以此看來,夏亞對幽谷忠誠的根源是布萊克斯,以資歷來說他更算是幽谷的創始人之一,幽谷因為經濟的因素被月面都市私兵化是一種事後的質變。對,幽谷是質變了,但作為創始人的夏亞能出奔嗎?那樣作,才真的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而且雖然幽谷質變,布萊克斯准將卻仍在其中,雖然在ZG他的戲份不多,但基本上他可能是整部作品中唯一的「道德良知派政治家」了,夏亞願意協助籌措幽谷,就是因為認同布萊克斯,對當時的夏亞而言,放棄布萊克斯就是放棄自己當時的政治主張及理想,也在現實面上放棄了可掌握的最大政治資源。

至於幽谷其他方面的討論及最重要的夏亞總評價,因時間關係,容待下次再談。

--------------------------------------------------------------------------------

 加米豆腐

接下來老政客要試圖以擬真的角度來分析一下幽谷的賈布羅突襲行動。

雖然杰特前輩一直以這件事指責夏亞的眼光與作做,但是,要討論這個問題時所決對要釐清的一點是:下達這個決策的,是幽谷的資助者─那些月面企業/都市的支配者們。他們會下達這樣似乎有些不理智的決策,基本上是有其軌跡可尋的。

這些人幾乎都沒有軍事經驗是個不爭且相當關鍵的因素,因此,他們在賈布羅突襲戰上對自軍戰力的不正確評價,以及細節面、技術面上的粗糙也是其來有自─甚至可以說是讓人感到熟悉…對,太熟悉了,就像是一次大戰時的各國內閣、二戰時再三下達反智的死守命令的希特勒與史達林甚至為了政治氣候急切的叫託欽烈克出兵的邱吉爾一般,政治人物以他們政治人物似的觀點,對軍事體制作出不合理的命令。但值得玩味的是,這些不合理的命令卻又與完全的「無理」有著差別;是的,這些決策在一定的角度來看還是言之成理的。在軍事戰術上荒謬至極的賈布羅突襲行動,其實在戰略及政治面上是有其合理性的。

讓我們以政治語言與邏輯來看,「宇宙中的反迪坦斯(反聯邦)團體以空降的方式攻打賈布羅」這個句子可以延伸出很多的弦外之音:

聯邦的宇宙警戒網沒有效用。
迪坦斯成立四年來的結果竟換來反抗組織更大、更有組織的行動。
聯邦連總部的防衛都漏洞百出了,那一般的城市與工業區怎麼辦。
宇宙中的敵對聯邦組織可以在任何時候到任何地方丟任何東西,他們可以像0079年一樣,丟”任何”東西。
各地的自治政府必須要開始考慮,如果衝突持續劇烈化的話,是否應該要與不能保護自己卻又態度強硬的聯邦核心及迪坦斯步調一致呢?

以這種規模的行動攻擊地球聯邦是非常巧妙的,地球聯邦下的各地方自治政體基本上對聯邦的組織忠誠度是鬆散而有問題的;若是聯邦用以威嚇同時保護會員國的象徵─軍事力量失去其效力的時候,其實地球聯邦的正當性就會產生危機,最後甚至可以形成成連邦瓦解,地球圈小國林立的時代將重新來臨的契機─這是月面都市能獲得最大利益的最佳狀況!也就是說,單單從政策面與大戰略的角度來看,月面首腦們的判斷有其合理性,但他們的判斷犯了大多文職出身領導者的長犯問題,也就是藐視執行層次技術人員(軍事人員)的專業性意見以及使用了不適任的工具。

幽谷的月面支持者粗糙決策給夏亞弄了個大包袱,但夏亞卻沒有否決的或抗命不執行的立場;因為在幽谷的權力關係裡,布萊克斯被月面決策者定義為軍隊指揮官─而且可能是可替換的,這跟夏亞在當時將布萊克斯當成可為之死命的領袖觀念相去甚遠。這裡所形成的兩難是:如果夏亞與布萊克斯以軍事上的專業考量不願執行這個作戰,月面都市的那夥人可能會因此覺得他們不合作而替換他們;但真的執行這個作戰,其結果卻又近乎必敗,這麼一來不通軍事又不一定能瞭解問題是出在他們的決策粗糙上的月面都市領導人又可能認為布萊克斯與夏亞是不適任的帶兵官,還是請他們走路去。在這種情況下,夏亞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靠著親自上前線指揮去試圖抓住那一點點的成功或然率。

不過,莫非先生開了個大玩笑,賈布羅因為迪坦斯有計劃的撤離早就空了,這讓原本必死的空降突襲戰奇蹟式的成功,但相對的,這也使得原本幽谷所期待的震撼力完全未能發揮,最後也只能在核爆的蕈狀雲下無奈的撤退。

然而,原本該作戰背後的複雜考量與戰略意義,卻不是我們可以用後見知明來加以否定的。

精神好差...剩下的再下次...(老政客沒有得SARS啦!!!)

(忽然才想到...這東西這麼雜,怎麼放到杰特前輩那邊去啊...)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