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鋼彈人物誌 卷之八﹣鋼彈群芳譜 第一章 宿命的不幸少女(下)

文:傑特

鳳:幻影的美少女

  正如拉拉在初代鋼彈中擔任著一個偶像般的角色,鳳.村雨在Z鋼彈之中也是擔任著這麼一個偶像型角色。不過和拉拉有點不一樣,拉拉的存在是為了讓亞姆羅和夏亞的仇恨由『公事』轉化為『私事』,由『暫時性』變成『長期性』的一個關鍵角色,如果沒有拉拉的話,往後的Z以及逆襲的夏亞故事根本不可能發生,又或者將會出現很不一樣的發展,如果從影響日後的劇情發展的重要性而言,拉拉的確是初代鋼彈的女主角。

  但鳳卻連這點都沒有,在劇情上她既不佔重要地位,戲份也較少,但她的魅力卻可能是全作品之中最大的,甚至連哈曼亦可能不是對手,而產生這種魅力的源頭就是鳳的神秘感,一種不存在於現實的神秘感。

  鳳不像拉拉,拉拉一出場就是和夏亞一起,盡管充滿神秘感,但觀眾還不至於將她當成仙女或者妖精。但鳳卻是突如其來的出場,又突如其來的退場,既無先兆也無伏筆,就像童話故事突然出現在舞會中的美麗女郎,深深的吸引著“王子”卡密兒。之後她又像灰姑娘一樣地突然消失,一個散發著神秘感的美艷少女,來無影去無蹤,另一方面卻是冷酷的戰士,這種千變萬化的轉變使鳳產生一種在鋼彈世界獨一無二的氣質,就像Z的其中一話副題所言:『永遠的鳳』。

  

卡密兒的『鏡子』

  和拉拉一樣,鳳都是一個虛幻型角色,關於她的過去簡單得可以幾句說完,甚至沒有什麼好說的。到底鳳為什麼會送進村雨研究所?她在那裡發生什麼事?有在那裡交過朋友?有沒有戀愛?她對村雨研究所有什麼看法?她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有什麼生活習慣?觀眾一概不知道,也無從得知。因為關於她的描寫實在少得過份,她佔整套Z的劇情大約只有一個小時左右,不出三集,而且都是很片面的部份,觀眾根本無法從其他方面去理解鳳這個角色,所有的看法都是經由卡密兒的角度來看的。可以說,觀眾對鳳的理解其實就是卡密兒對鳳的理解。而鳳的私人一面差不多全都是在卡密兒的面前表達,也就是說,觀眾只能看到她在卡密兒面前所表達的那一面。

   不過鳳有一個和拉拉很不一樣的地方,拉拉本質上是和夏亞作互補性的女神型角色,夏亞缺什麼,拉拉就補什麼。但鳳卻是另一個卡密兒,甚至說她是女性版的卡密兒也不算過份,因為從極有限的篇幅上可以感覺到,這一對年輕人其實十分相似,同樣感情表達激烈直接,容易受傷害,對於不喜歡的事會以最直接的方式反抗,愛惡分明。但和卡密兒不同的是鳳身上透著一種淡淡的悲哀,而卡密兒身上則有著一種近乎瘋狂的怒火,但這兩種特質也同時存在於對方身上,只是因為另一種特質太強而較難以感覺。可以說,其實鳳的個性就是在鏡子反映出來的卡密兒個性,她的悲哀其實就是卡密兒一直壓抑著的悲哀,甚至可以說,她的悲哀其實來自卡密兒。

  

陰與陽的一見鍾情

  卡密身和鳳的一見鍾情,如果以之前所說的『鏡子理論』來解釋的話就變得很合理了,對卡密兒而言,他一直追求一個和他有著同樣氣息的人,而鳳也一直追求著一個真正可以理解自己的人,而二人如此地接近,當二人踫面時自然爆發出愛情了,而且還是年輕人那種激烈的、急速的愛情,而非經過長時間陪養、互相有很深入的理解的那種普通愛情。

  不過他們很的確無需花時間來互相了解,因為二人差不多就像是鏡子般的雙生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這樣還需要再花時間去互相了解加深認識嗎?特別是卡密身本身潛意識上的不安定,以及一直以來都在追尋但卻找不到的、一個真真正正了解自己的人,一但遇上了是不可能放過的,所以雖然他和鳳相處時間極之短,但用愛之深卻不遜那些相戀多年、經過不少考驗的情侶如西普克與雪茜莉。

  

小說版的預兆

  在小說版中鳳並不是死在傑尼特的手上,而是因為感應鋼彈對精神上的負擔而讓她油盡燈枯。從富野在這裡改寫可以發現富野對於鳳的“用法”和拉拉絕不一樣,拉拉是一個連接亞姆羅和夏亞的生死之結。而鳳卻暗示卡密兒悲劇的一個預兆,或者說是卡密兒的替身。

  卡密兒因為個性上的問題,使他當坐上鋼彈MK-II那一刻開始這個悲劇就不可避免地發生,而鳳如此地和卡密兒相像,那出現在鳳身上自然也會出現在卡密兒身上,強化人的改造以及感應鋼彈對精神上的壓力其實就是卡密身一連串悲劇的濃縮版,如果將悲劇和精神重壓分成一年份也可以讓個性較剛烈的卡密兒崩潰的話,那偏向陰性的鳳會被壓死就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了。

  而富野在小說版將鳳的死法改為油盡燈枯其實就是為了預兆最後卡密兒的結局而寫的,事實上動畫版傑尼特殺死鳳實在沒有這個必要,因為即使傑尼特不殺死鳳,他之前已經殺得卡密兒夠多人了,而卡密兒也不咁示弱地殺了傑尼特不少人,二人的仇口已大得不共戴天,再加多一個鳳也沒有什麼意思在,還不如將鳳的死用來暗示卡密兒的悲劇來得有力,反正二人是如此地相像,鳳就是卡密兒,那鳳的悲劇自然就是卡密兒的悲劇了。

  

崩潰的先聲

  鳳死的一個重大意義就是將卡密兒的精神壓力推到接近極限,本來他就是那種神經質、易感受壓力的類型,本來之前的一連串事件都將他的精神狀況推到爆發臨界點,但鳳的出現卻讓卡密兒一直拉得極緊的神經狀態打開了一道缺口,使本來一直處於爆發點的卡密兒放鬆一些,而戀愛也使本來憤世嫉俗的他變得較為溫柔。但隨著鳳的死使卡密兒的神經再次回到爆炸邊緣,而且更嚴重。

  從這來看鳳和蘿莎美亞其實都是為了讓卡密兒崩潰而出現的角色,她們出現在卡密兒的身邊使他感到以前從未感到的感情(男女之愛,兄妹之情),讓一向對人生抱有負面思維的他感到人生其實並不是如此黑暗的,還有愛,還有親情,還有值得他去戰鬥的理由的。

  但二人卻先後離他而去,如果一直都沒有的話那還不打緊,但先擁有的卻被奪走,使到卡密兒的負面思維變得更嚴重,神經拉得更緊,那西羅克這最後一條稻草自然輕易壓跨卡密兒了。

  

唯二的少女

  毫無疑問的,鳳和拉拉是鋼彈世界的極希有的角色,特別是在角色個性十足的富野鋼彈世界內她們這種虛幻的角色更是特出,而她們的悲劇也使兩套鋼彈作品的愛情部份和其他鋼彈作品都不相同,﹣不是因為如何地盪氣迴腸,而是因為這都是為了讓主角的悲劇加深的一種手段。也就是說,二女不論是個性還是愛情,所有都是附於男主角身上而設的。

  雖然這看來極之大男人主義,但不可否認地,沒有幾個監督有這種膽子將一個女角徹底地形像化、圖騰化、以及更重要的,功用化,完全沒有獨立存在的可能,單是作到這一點就很不容易了。

  不過正因為她們的“假”,她們才會特出,才會成為鋼彈史上永遠的偶像,讓所有的鋼彈迷永記於心。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