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鋼彈人物誌 卷之五﹣卡密兒.維丹

文: 傑特

富野死小孩之王
   連續兩回筆者都是挑一些正面的角色來談,好像突然變成那些一味誇自己喜歡的角色的ACG迷一般。為了証明本人並無轉性,依然是那個死樣子的關係,這次回到最擅長的罵人作風,而不幸(?)的受害者正正是一眾鋼彈迷心目中的NT皇牌No.2,Z鋼彈的駕駛員卡密兒,維丹。
   很多人都說富野作品的主角是死小孩,但就筆者有限的記憶而言在《Z鋼彈》之前的富野死小孩並不多,勉強算是的應該是《聖戰士》的座間翔,但其程度也𣎴過是和父親不和的反叛青年罷了,這種青年十個家庭就有八個,多得不值錢,其他的主角如亞姆羅只是較陰沉,《傳說巨神》的哥斯摩除了留在七十年代的爆炸頭也沒有什麼問題。往後也有個哈撒威是同一等級,不過到了《F91》和往後的主角卻相當正常,唯一可說死小孩的只有《Brain Powerd》的勇(雖然很多人都認為比瑪才是主角...),而倒A的羅蘭更是富野世界公認第一好孩子。不過說到最多麻煩,最討人厭的仍然是卡密兒,而『凡新人類必是死小孩』、他和卡茲更是製造出這種傳言的元兇,首席死小孩王座自然非他莫屬。

人畜有害的娃娃臉暴徒
   比起其他主角心不甘、情不願地成為鋼彈駕駛員,卡密兒會走上戰場完全是自找的;只是為了要讓給他吃過苦頭的迪坦斯好看就不管三七廿一衝上鋼彈MK-II上。而為什麼他會和迪坦斯結下樑子卻是他自己找來的,只不過是因為傑尼特無心地說他的名字像女生就吃了一拳,別說是傑尼特,各位問問自己,如果在街上聽到一個男生有個像女生的名字,你們會不會衝口而出說出感想?而之後竟然因這樣而捱打,你會不會生氣?其實傑尼特沒有當場要他兩根骨頭已算厚道,如果換了是“穿軍服的流氓”獠.魯茲之流,恐怕卡密兒會被送進醫院深切治療部,反正以迪坦斯的勢力殺個高中小鬼跟本不算什麼。
   單從這件事就可以看得出卡密兒和其他富野死小孩有著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對自己的自制能力是極之低的,既不想想做的一件事對自己和身邊的人有什麼影響,也不去想想別人的感受,總之自己想到的、感受到的就以他覺得最直接的方式表達出來,而往後更不會想到自己也有錯而一股腦兒將責任推到對方身上,完完全全是任性加三級的臭小鬼典型。
   而從他對父母之死的冷漠看得出他的問題始於家庭,一個跟本沒有愛、只是基於責任感地聯繫著一起家庭,在這種家庭長大的卡密兒當然沒有正常的人際交往技巧,尤其是父母的放任不管使他以為做什麼都是容許的,可以完全不管別人的想法地行動。在這種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狀態,要卡密兒有正常人等級的處世技巧未免有點強求﹣雖然這並非苛求。
   在這種麻煩的個性下卡密兒成了麻煩制造的根源,首先是父母之死他要負上很大的責任,而往後他一步一步地往戰場中央前進,但招惹而來的煩惱和痛苦也一天比一天多,結果做成最後的大爆發,而一切起因不在任何人的責任,這是他自己做成的,結果自然也該自行負責。

無責任師徒檔
   在富野作品之中師徒檔的角色關係是很少的,最接近《0083》的巴寧格和浦木、《gundam Sentinel》馬寧格斯和獠的是《Crossbone》中的金格度和托比亞了。而在《Z》之中夏亞和卡密兒理應是這種組合,但從結果來看卻是各做各的,反而比不上相處日子較短但影響卻較大的亞姆羅。
   正如以前筆者說過,夏亞本身是一個責任感極之差的人,他很討厭背負起其他人的期望和責任,也不願犧牲自己去做一些他不想做的事,即使最後他成了新吉翁的首領,動機也非是為了宇宙居民的福祉和期望,而是滿足他個人“為了人類的進化而背負著殺人魔的惡名”的變態自戀的行為,甚至可能只是為了和亞姆羅一較高下的產物。像這種無責任的人顯然不是一個好師傅,結果他和卡密兒也沒有什麼交流,二人雖然一起共同作戰但從不覺得他有怎樣關心過卡密兒,對於他那種欠社會適應性的人格更是不聞不問,除了說他實在太多事要忙而無閒關心別人之外,自我中心的自私個性也是原因,就像他對於蕾柯亞、哈曼甚至後來的娜拉一樣莫不關心,只是女方向他付出感情但他卻從不作回應。
   比起來亞姆羅就要好得多了,他的個性較細緻,雖然身邊的貝托蒂加、卡茲在吵吵鬧鬧,但仍然有空去關心卡密兒,因為他看得出卡密兒走在當年自己的道路上,所以便希望他不會步上自己和拉拉、夏亞之間的後塵,而且忍耐性較強、社會適應性也較好的他也的確較適合引領後進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可惜的是他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卡密兒的麻煩也超出亞姆羅的影響力以外,所以最終都只有步向破局。

卡密兒的女子運
   在短短的一年之間,出現在卡密兒身邊的女子可不少,先不說和他相交不深的蕾柯亞。首先是愛瑪,其實她大有條件成為卡密兒的姊姊,給他一些較常識性的建言,而卡密兒也很尊敬她,但因為相處時間太短加個人的學習能力太低,結果直到死前她都沒法將自己的“常識人”想法傳給卡密兒。其次是花,這個小姑娘一直對卡密兒情心一片,但卡密兒對她卻是愛理不理,雖然二人相交的日子最久但花偏偏是卡密兒心中地位最低的一位。
   第三位是鳳,與其說是什麼新人類交流還不如說是典型的一見鍾情,完全是年輕人的激情火花爆發就一發不可收拾的例子,而結果也和同類型愛情故事般悲劇收場。至於羅莎蜜雅在卡密兒的身之中出現時間太短,如果時間久一些的話卡密兒可能從這種霧水兄妹之間陪養出成年人該有的責任心與處世之道,對於獨子而從不需對別人的人生負責任的他來說,一個妹妹足以讓他由死小孩成長為一個有責任的大人(夏亞例外,這小子是無藥可救的)。最後一位是哈曼,其實說吸引卡密兒的是NT的特質還不如說是哈曼散發出來的魅力將一位只比她年輕兩歲的少年深深地迷惑,一個二十不到的少女卻是一軍之首,而且不論智謀、氣度以及氣質都不是過往認識的任何一個女子可以相提並論,再加上哈曼的愛材也主動想去吸引卡密兒,二人那麼地接近也很正常,可惜的是不論是卡密兒還是之後的傑特都相當固執,不然卡密兒叛逃到亞克西斯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單對單之王
   由於幽谷和以前的聯邦軍不同,主要是中小型的游擊戰為主,所以卡密兒並沒有練出如亞姆羅般以一敵二三十的以少制多技藝或者在壯大會戰之中的驚人判斷力,反而因為對方經常派出新型MA出戰,而練就出一身單對單的戰技。加MK-II本身也是一部偏向格鬥戰的機體,Z鋼彈更是可單機衝進敵陣取敵首級的機種,所以雖然比技術全面比經驗豐富甚至比先天的才華他都不是亞姆羅的對手,但在一對一的決鬥戰他肯定是專家。
   而卡密兒這種特質正正適合幽谷這種擅長游擊戰的部隊,由於雙方的機數不多,所以個人之間的戰技便成了決定勝敗的關鍵因素,而這也正正做就了卡密兒這種自我中心的人的出頭機會﹣他不大需要顧及大局也不需要想什麼戰術的問題,總之打倒眼前的敵人就算成功,這種近乎單細胞的戰鬥對於卡密兒的人格成長並沒有幫助,卻是使他練出一身單對單本事的好場所。
   卡密兒或許不是最強的MS機師,但只論單對單方面,他絕對是史上前三名的好手,恐怕只有亞姆羅可以在MS戰上和他對打而有勝算的。

絕對的私戰
   正如一開始所言,卡密兒上戰場不是被人拉夫上陣,也不是為了什麼理想大義,更不是受人之恩忠人之事,而只不過是他個人和迪坦斯的傑尼特的恩怨,這邊你殺我母親,那邊我殺你情人,總之二人的關係是個人性的,和整個時代或者大局都沒有關係。從這件事看得出卡密兒對戰爭的態度不是宇宙人和地球人之間的抗爭,也不是人類進化之爭,更不是抗暴之戰,而是一場個人和個人之間的戰爭,他不在乎世界變成如何,更不在乎誰會成為地球圈的主宰,只是他要打倒他看不順眼的敵人,就此而已。
   而他這種私戰心態也做成了往後的悲劇,他只顧自己而沒有將目光放到大局之上,總之凡看不順眼的人和事都以一句“那些混帳的大人”就輕輕帶過,視自己的“孩子”身份作為無視世間的免死金牌。雖然仍未至於無視軍紀的程度,他也有付出作為一個合格戰士應有的行為,但從未以一個軍人的角度去理解現實,心境卻從未離開那個任性小孩的世界,一切都看不順眼,一切都是對方的錯,在這種有點被害意識作祟的想法之下無形的重壓一次又一之加到背上,而他又不願意和別人分擔自己的痛苦,結果最後和西羅克一戰他終於被壓跨了。

倒下,再重生
   經過無數的悲歡離合之下,卡密兒終於被自己所打跨了,他為自己的不成熟以及不願意成長付出代價。在他變成廢人般的日子正好用來他『消化』體內痛苦,當整個戰爭結束的時候,由於讓他想起那些痛苦的事物和人都不再存在,自自然然由那個自我逃避的深淵走出來,回到陽光大道之下。
   他無法像亞姆羅般將一切都順其自然的接受下來,也不像夏亞般將所有責任推給別人而當他的『悲劇王子』,更欠缺了傑特那種粗神經又或者金格度的常識性,可以說,當他坐上鋼彈MK-II那一刻開始,他的悲劇就已經注定了。
   唯一幸運的是不但他還有重生的機會,還有一個少女願意陪伴他,照顧他,讓他的重生變得容易。
   卡密兒一身之中最幸運的,肯定就是認識了一位像花這種善良又深情的少女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