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工房

鋼彈人物誌 卷之七﹣鋼彈群芳譜 第一章 宿命的不幸少女(上)


文:傑特

重男輕女的鋼彈世界

  除了Turn-A之外,鋼彈世界一向都是陽盛陰衰的,絕大部份都以男角主導故事,女角十之八九都空有一張漂亮的臉但對故事的影響不大,甚至可有可無。當然,在傳統戰爭舞台上這種現象其實也算是理所當然,不過既然戰爭已由傳統的埋身肉搏轉變成駕駛著MS在宇宙飛翔,那男女之差便不再是女角不佔重要地位的合適理由了。

  而女性在鋼彈世界地位不高,很大的原因是日本傳統男尊女卑的想法,其中富野更是這種思維的典型人物,對富野來說女性等同母親、異性,她們是為了男性而存在,不論是作為一個愛慕的對像、母親的存在又或者默默在背後守護的少女,總之都是『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而不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女強人。(再重申一次,Turn-A是例外)

  所以在這個“鋼彈群芳譜”筆者便會將各鋼彈女角分成數類來討論,方便各位理解這群美人在鋼彈世界的地位。另外,由於《Seed》的故事仍在繼續,所以相關角色討論便暫不談及。

 

第一章 宿命的不幸少女

  一直以來富野鋼彈的女主角都有一個極之怪異的現象:本應是佔戲最多的、在其他作品肯定被冠以女主角的名的女角不受重視,反而戲份和重要性都不高的女角卻被觀眾以為是第女主角。而這種怪異現象的代表人物自然是舊鋼彈的拉拉.辛和Z的鳳.村雨了。至於ZZ波蕾由於沒人認為她是女主角,所以不能列入。

 

拉拉:一個虛幻的偶像

  說到拉拉,相當所有鋼彈迷都會立即說她是舊鋼彈的女主角,但冷靜下來細想的話,你會奇怪她為什麼是女主角:首先是戲份方面她少得離奇,在整個電視版以及電影版之中佔的戲份少得可憐,尤其是在白色基地回到宇宙之前更是影兒都不見,相比起其他作品的正式女主角她的戲份簡直少得離譜,甚至連白色基地的芙拉都比拉拉多戲份。那重要性呢?沒錯,她日後的確成了亞姆羅和夏亞之間的一個解不開的結,但這只是亞姆羅和夏亞的多年積怨中的最後一環﹣其實之前二人的恩怨已經結得夠深了,即使沒有拉拉,夏亞對亞姆羅的『瑜亮情結』也肯定夠深。而對整個故事的發展更無足輕重,有沒有故事都會這樣發展。

  那為什麼拉拉的存在會對一眾鋼彈迷以至兩位主角產生如此大的存在感?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女神”,一個為了夏亞和亞姆羅而存在的女神。一直以來亞姆和夏亞的關係都止於戰場上,基本上不存在私人性質的感情關係,因此二人的敵對關係其實還算是理性的。本來雪拉的存在可以讓二人的關係加入個人因素,而最初富野也顯然有這個打算,但夏亞又一直不知雪拉和亞姆羅的情侶關係(不過即使知道夏亞也是不會有任何表示就是了),而以雪拉的個性也不會要求亞姆羅手下留情,結果為了要將兩個男人的恩怨表面化,富野便決定在中後段推一個新角色出來,讓二男的仇恨由暫時性變成長期性,由公事變為私事。

  從這種『創作動機』來看,拉拉一出場就注定是要死的,而且肯定要死在亞姆羅之手,因為這樣才可以讓夏亞永遠地恨亞姆羅,而亞姆羅亦會永遠內疚。但如果交換角色的話亞姆羅肯定不會像夏亞般恨對方十三年(原因等一下再談)。既然拉拉是誕生在這種創作動機之下,那她無可避免地變成一個形象化的偶像角色而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寫實人物。甚至說拉拉只不過是一個存在於二男心目中的虛幻偶像也不為過。

  同樣是虛幻偶像,拉拉的情況比鳳更嚴重,鳳好歹還算有一點點人性,但拉拉卻差不多是一個假像,觀眾不知道這個少女的喜惡、處事作風、思考模式甚至一些小動作或者一些人性化的行為,即使小說《密會》在這方面都沒有什麼補充,她是名符其實,為了夏亞和亞姆羅而存在的女性,又或者直接一點,是為了夏亞而存在的女性。

 

夏亞的『聖母情意結』

  在《逆襲的夏亞》中夏亞曾表示拉拉是一個會成為他母親的存在。這段發言如果真的照字面解釋的話,那夏亞不但是個蘿莉狂還是一個戀母狂(當然,對反夏亞派的人來說顯然是故意照字面來解就是了)。不過如果細心分析的話,就可以理解其實夏亞所指的母親不是一般人所知的母親,而是精神上的母親,又或者更加直接的解讀就是『聖母』。

  拉拉的特質的確很適合擔任夏亞的『聖母』;溫柔,文靜,雖然出身低下但散發出高貴優雅的氣質。她能為夏亞無條件地奉獻一切之餘又能包容夏亞的一切,既可以當夏亞背後的小女人又可以適當時間站出來為夏亞而戰。像這種完美的女性已經超越一般作為戀愛對像的女性以至生育兒女的母親,變成一個聖母般完美而神聖的存在了。而對於夏亞這種精神面不安定的人而言像拉拉這種聖母型角色更是必要的存在,甚至可以說如果拉拉繼續活著的話那夏亞的後半生將會和現在有完全不一樣的發展也說不定。

 

年輕人的『同性相吸』

  比起夏亞要找個『精神聖域』,亞姆羅和拉拉的感情比較單純,只是年輕人的一見鍾情形式,雖然多了一份NT的情感交流,但本質上仍是一對年輕男女的一瞬間爆發戀愛火花。

  說起來其實亞姆羅和夏亞在戀愛公式上倒同樣是典型互補性愛情;亞姆羅是陰性的弱勢角色,所以不論是雪拉還是貝托蒂加都是強勢的剛陽角色,往往在男女關係之中採取主動。而夏亞則是陽性的強勢角色,所以由拉拉到往後的娜拉都是陰性的弱勢角色,如從這種角度來看夏亞和哈曼基本是不可能長久地走在一地,因為哈曼是一個比夏亞更強勢、更剛陽、精神面更加穩定的角色,他們之間的衝突是不可避免﹣但這已經是題外話了。

  而亞姆羅被拉拉吸引並不是因為在個性又或者興趣、甚至是人格上的特質,而是單純地被拉拉身上散發上的神秘感以及異國情調所迷惑,以及身邊女性都剛好沒有的溫柔。至於拉拉則被亞姆羅身上那種年輕人的純粹以及男性少有的陰柔所吸引,由於二人在成長環境之下都欠缺接觸不同類型的人,因此一但遇上過往從未遇上的類型便容易產生好感。特別是亞姆羅有著夏亞身上沒有的溫柔和纖細,比起充滿朝氣和野心的夏亞更能取得拉拉的認同,與其說是被對方的特質吸引,說是找到『另一個自己』還比較正確。

 

宿命的一刺

  至於最後亞姆羅一刺殺死拉拉,可說是這個三角關係的必然結局。在創作層面上,由於要二男互相仇恨,所以亞姆羅便需要當上這個殺人兇手的工作,這樣夏亞才可以不假思索地將仇恨的焦點放到亞姆羅身上。而亞姆羅以事論事,心想如果夏亞不帶拉拉上戰場那就不會有此悲劇。所以拉拉差不多是一出場就注定非死在亞姆羅手上不可的。

  在角色層面上,夾在兩個男人之間的拉拉其實近乎義無反顧地偏向夏亞,始終二人之間所建立的深厚感情並不是單靠一兩次NT情感交流就可以取代的。但對於仍做不到這種事的夏亞並無法理解這種交流的威力有多大,加上夏亞雖然是陽性角色但精神極之不穩,對自己在感情上也欠缺自信,所以雖然在表面上是亞姆羅殺死拉拉,但在夏亞的想法卻是亞姆羅奪走了拉拉的心,而這種偏見使他的仇恨更加激化,做成日後的『背後靈』現象﹣由於心理上他不想拉拉連靈魂都被對方搶走,所以便自己創造一個拉拉的假像,使拉拉永遠屬於自己。

  至於亞姆羅那邊則是『失去的永遠是完美的』,所以也會出現『背後靈現象』,但顯然沒有夏亞那麼嚴重,而且個性沉穩而隨遇而安,失去的事物並不會太過在意,所以他選擇了逃避,只要不回到有機會想起拉拉的宇宙就沒關係了,而不像夏亞和死去的人越纏越深。在這種時候,逃避其實也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特別是這種根本沒解的心靈傷口時間其實才是最佳的治療方式。而從二人往後的發展也看得出選擇逃避的亞姆羅才是解決這個心結的唯一方法,而不是夏亞那樣最後搞得要丟小行星。

 

附於二人身上的存在

  有異於其他女角,拉拉本身的存在是建基於兩個男角身上的,她沒有獨立存在的可能,其他女角觀眾都可以很簡單地想像假如沒有發生戰爭的話會有什麼人生。但拉拉和之後的鳳不可以,因為她們差不多是為了特定的一兩個人而生下來的,所以這兩個女角其實都不能算是完整的、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一個近乎虛幻的形像。

  不過比起鳳,拉拉就更為偶像化,更加欠缺活生生的一個人所具有的生命力和人的感覺。而鳳能夠帶給人的一種“人的氣味”就是她那種不穩的精神以及感情同事,而這則是卡密兒身上反映出來的。

 

續:鋼彈群芳譜 第一章 宿命的不幸少女(下)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