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鋼彈人物誌

鋼彈人物誌 卷之九- 芙蕾.亞斯達

文: NobleScarlet

前言

這雖是鋼彈的研究文,但研究的並非是UC時代,也不是《平成三鋼彈》,而是被一眾老鋼彈迷所咒罵不斷,但兒童及笨大卻喜歡得不亦樂乎的作品—《機動戰士鋼彈SEED》(以下簡稱《鋼種》)。
基本上,我並不是因為俊男美女或是美型機體而接觸這作品的。會看的原因,完全是因為那動畫的金漆招牌:《GUNDAM》!如果只是這招牌,我卻只會看過一次便會把這作品束之高閣;但是因為這作品有三個我喜歡的配音員,使我看了幾次,也覺得有一些東西想說。
如果問:「在《鋼種》之中,誰是男主角?」多數人也會說是煌及亞斯蘭;而如果問「在《鋼種》之中,誰是女主角?」多數人也會說是拉克絲及/或卡佳里(卡加莉)。不過,我卻認為另一個人,也是《鋼種》的重要女角,可能比上述二人更重要:芙蕾.亞斯達。
拉克絲、卡佳里、芙蕾,以及美蕾莉亞,是《鋼種》之中的年青女角群,四人都對男主角之一的煌.大和有著深刻的關係。美蕾莉亞比較簡單,她一直都只是煌的朋友。但另外三人都跟煌有著千絲萬縷的感情關係;其中以芙蕾最為重要。
而在傑特兄在寫完《人物誌.五》後,我又有參與討論及分析卡密兒,傑特兄叫我試試。反正又不是甚麼危險的事情,試寫這種文章也是不錯的人生經驗喇!大家也快試試吧!(廣告)

人生轉捩點

其實,在故事開始以前,芙蕾便對煌有著影響力:煌暗戀著她。
殖民星「海利歐波里斯」是一個中立殖民星,而芙蕾就是以「大西洋聯邦外務次長之女」留學。
先看看芙蕾的背境:在小說版《(1)交會而過的羽翼》的人物介紹中說:「煌一直暗戀的校園偶像。父親是大西洋聯邦的外務次長,本身則是個大小姐。」
她是高官之女,沒聽過她有其他兄弟姊妹,可以相信她是獨生女。父親是高官,有名譽地位金錢權勢,但就是沒有時間陪她:以當時自然人跟調整者的衝突早已進入白熱化的情況下,無論他是鷹派還是鴿派(應該是偏向鷹派的),公務必然也會使他忙得不可開交,而在第三期小說中明確說出她「自幼母親去世」。總之,她可以說是一個「有權勢人仕的掌上明珠」,加上她的外表足以成為校園偶像(校花),可以知道她在故事開始,即第一話以前是沒有經歷過甚麼大風大浪的。對她而言,煌只不過是自己「未婚夫—男朋友」的朋友,連熟悉也談不上。
這時的她,對調整者沒有甚麼好感,因為他的父親告訴她,要討厭調整者。
但在「鋼彈強奪作戰」的影響下,海利歐波里斯壞滅,芙蕾由天之嬌女變成難民,心裏想甚麼大概可以猜得出:因為調整者的攻擊使自己狼狽逃難。這樣的情況下,發自內心地討厭或甚至憎恨調整者是自不然的吧?
這種憎恨的情感在她父親被殺時,上升至最高點,可以說是「不共戴天」。這可以說跟《倒A》的蘇絲亞.奇姆差不多—因為父親被殺,把她們未來的路扭歪了。但是她們有著一個決定性的分別:《倒A》的設定上,蘇絲亞是能夠操控MS,但《鋼種》的設定卻使芙蕾不能像蘇絲亞般,自己走上戰場為父報仇!加上習慣了依賴他人生活的她,也不像蘇絲亞那樣的自立自主,所以她只能找有能力的人替她報父仇。
本來的她,有外表有家底有金錢有權勢,但因為父親的死,使她可以倚仗的家底、金錢及權勢一下子灰飛煙滅!這樣的她要報仇,只有她自己的天賦本錢,出賣自己的肉體變成必然的事實,問題不過是賣給哪人。在戰艦「大天使」(以下簡稱AA)上,有戰力的不外是穆及煌;先不論年齡只論實力,穆的實力不及煌,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連穆在開首也一口承認!加上芙蕾身為女性,煌對自己有好感是不可能感覺不到的;另外,她也是因為想「調整者自己人打自己人」,眼底只有煌是調整者,他可以說是不二之選。所以之後她「色誘」煌可以說是合理不過的事,因為她在那時候也只有這條路可以走。再者女性天生就是會為自己選擇「最優質的伴侶」,不單為了保護自己,優生及進化也是潛意識裏會有的考量;整條戰艦上,有誰優得過煌.大和?

最大的賭博

在跟地球聯合軍第八艦隊匯合後,芙蕾之所以會志願從軍,除了「要繼承父親遺志」以外,還想借自己來把煌繼續綁在戰場上。她知道煌跟賽伊他們一樣,可以說是「暫時從軍」,在AA安全後便會/能退下來;由於她不想這樣,以自己作賭注賭這一手是必然的;就算煌真的退出,以她的性格,其實也會留下的。
在降落地球以後,煌因為發燒,所以芙蕾照顧了他一整天,後來又拿了那女孩送給煌的紙花給他。這兩段時間之中,她都能夠看到一個可謂「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超人的脆弱一面:昏迷時大概會發開口夢,在看到紙花時,更是實實在在的大哭一場!有看過一份資料說:「太過無敵的人是很難吸引女性的」,煌就是因為這種「九分堅強一分脆弱」,打動了芙蕾的母性吧?當然,她也不是一早便察覺到這種心情,而是在日後才知道。
在這之後,芙蕾跟煌發生關係,也可以說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之後,她跟賽伊說開,也聽到煌透露「只有她是特別的」、自己「需要她」;這時芙蕾雖然不是真心對煌,但煌這番話,使芙蕾覺得自己還是有用的,還是被人需要的。這對她而言可是很重要的,她的家庭背景,使她也不像美蕾莉亞,是那種「男女皆能交朋友」的人;要知道芙蕾她已經沒有家人,也沒有甚麼朋友,可以說「沒人需要她」,父親的仇使她沒空想這些,但過了一段時間,她必然會想到這個。煌的發言可說是令她免去了這種「天涯獨我一人」的悽慘,也可以說她的歸處是「煌的身邊」,起碼她會這樣想。
到後來,卡佳里的出現,使她不由得對自己的「私有物」煌更著緊:絕大部份的女性對自己身邊的男性也會著緊,這可以說是女性的天性:「看!我的裙下之臣有這麼多!」這種虛榮心誰會沒有?這是自己魅力的證明。她一直也是這種生物(她在海利歐波里斯時可是校園偶像耶),而且她希望煌為她報仇,當然不想其他女性走近;加上如上所說,煌的身旁可以說是她當時的唯一歸處,如果煌被其他女性所吸引,她便可謂失去一切!會仇視卡佳里也合情合理之至。

交錯而過的兩顆心

進入歐普後,各人都歡天喜地地見父母,只有她及煌留下。她是很明確地知道煌是因為她,才不見父母(其實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但芙蕾不知道)。說不感動嘛,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老實地接受,便等如接受「自己是一個可憐的人」的事實,一向萬人簇擁的她根本不能,也不願意變成這樣,才會在那時候向煌大罵一頓。而在這時也開始覺得除了要為父報仇、互相撫平傷口以外,她還有另外的原因留在煌的身邊—她愛上煌了!但是,她卻告訴自己不能了解這一點,因為身為調整者的煌是她不應該愛的。
另外,她的那一番話已經被煌作出另一番解釋:芙蕾不愛他。煌單方面這麼想(這可以說明,調整者也只是在身體機能方面優勝,換作是穆,大概會在那一頓罵後追上去霸王硬上弓,先吻了再說。),而以煌的消極性格,不會有「現在不愛,待久一點會有可能…」或甚至「就是不愛,我也要她在身邊!」這類積極或霸道的想法。他甚至對自己的想法有所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愛芙蕾?還是誰也可以?當他質疑這份感情,也就沒有改善或爭取的動力了。
後來,在托爾向他人吹噓初陣的英勇時,芙蕾心裏是為煌抱不平的:她覺得跟煌比起來,托爾所做的根本就不是甚麼大事。這是因為她很清楚煌的戰功(仔細的擊墜數她不會知道,但知道整艘AA得以存活,也是因為煌。),也長期在近距離看著煌在戰鬥中的精神折磨;還有的,就是這時終於明白的心情:她已經在這段時間中愛上了這一個調整者了!所以,當她看到煌的時候,便想向他剖白一切。這是她自己作的人生第二次重大決定(第一次是投向煌的懷抱),她也決定在剖白、獲得煌的原諒後,真真正正對煌好,她想跟煌建立一段真正的感情。
但是,就在芙蕾捲在床上,一邊等待煌的歸艦,一邊幻想著二人的美好未來而睡了又醒後,她等到的不是煌的回來,卻是煌的死訊。這通MIA,可以說是把她想像的未來粉碎,也在她心裏立時判了自己極刑—因為她已經沒有機會彌補對煌的不是了。更進一步說,她是沒有了一個歸處:在AA上,她根本沒有做過任何打入人群的行動,可以說是依附著煌而生活;煌的「死亡」,也等同「再沒有人需要她」。她心裏所受的打擊,可以用小說中的一段話明白點出:「芙蕾完全陷入混亂,悵然若失的呆在走道上。像一個年幼的孩子,沒有了可回去的家。」
沒有了煌,芙蕾便想回去賽伊的身邊,因為她想有人需要她及保護她。但賽伊知道這點而予以拒絕。賽伊也立刻說出了芙蕾的心聲:「開始時不敢說,但煌的溫柔必然會侵進芙蕾的心裏的。」芙蕾在賽伊面前不斷否認,賽伊覺得她差勁;但個人覺得,她不承認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不想再次接受「對自己重要的人死亡」這個事實。而之後在醫務室中,她所說的那句「甚麼調整者…你們都該去死!」可以說是她覺得「唯一對我好的調整者已經死了,其他的是甚麼人也沒有分別」。

結局的開始

在調職時她的反抗,與其說任性,倒不如是對陌生的不安:她不是那種對未知的世界好奇的人,而是那種沿著父親鋪好的軌道走的人。求學如是、訂婚如是,志願從軍及倒向煌也算是「因為父親」而做。這時要她離開有如「家」的AA,以及她唯一一群朋友,隻身到未知的地方去,不管是哪兒她都不會乖乖地去的,因為她害怕那種對未知的不安。
到她在基地迷路,被克魯澤帶離基地,她可以說是進入了人生的最後一段路:在她討厭的扎夫特軍隊渡過。
克魯澤為甚麼帶她離開,很可能是因為她那一句「爸爸」。因為克魯澤是複製人,還是失敗品,其「父親」才不會對他有任何好臉色,可能說他討厭「父親」這種身份的人。但同時他又想得到這種人的讚許,才會對重視父親的芙蕾有興趣。
說回芙蕾。在阿拉斯加死裏逃生的她被克魯澤帶到扎夫特的戰艦上,算是有安身之所。但在聽了克魯澤的那番話後,她才想到自己的生死問題、祖國對她毫沒價值、以及她害得煌「死亡」。最後想到的,是自己對世上所有的人都毫無重要性,變得氣餒之極;也因為無處可歸:祖國沒親人、朋友對自己不好、拋棄了未婚夫、情人因為自己而死亡,使她可說完全沒有求生動力。她這個大小姐沒自殺已經能說她「精神力強」了。
而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克魯澤對她說「我會好好保護妳」,無疑使她會把克魯澤視作親近的對象。至後來像是女傭般照顧克魯澤,也是基於他的那一番話。

痴情少女的終焉

後來,拿著反中子干擾器的資料片的芙蕾到了主天使號,遇上熟人娜達爾.巴吉路,當然地會親近她。但這樣的一個可靠的人為自己安排的安全待遇—留在月球基地,不用上前線,一生受盡他人保護的她居然會拒絕,唯一的原因,就是想有機會回AA,回到煌的身邊。這時她也一早知道自己對煌的感情已是弄假成真,加上對煌的愧疚,一直都想作出補償;如果能回去煌的身邊便有這個機會了!這是她自己作出的第三個重要決定,也是她一生人之中唯一一段真真正正的軍旅生涯;這兩個月她是以甚麼心情過?對跟煌的未來的憧憬?還是期待煌的原諒及寬恕?只是在最後,她和煌還是沒有相聚的機會。主天使被毀,這是她唯一的離艦機會,並且能到AA;只是克魯澤的一記無情炮火,使煌再一次面對保護失敗,也摧毀了芙蕾的一切未來。
到了最後,她已經不再掛懷自己的事,只想著「煌又會哭了」,也只想親口對他道歉。只是這個痴情少女已經沒有任何機會,因為她的人生已經到了盡頭了。

結語

芙蕾的一生,可以說是幸運及不幸的交錯縱合體:有財有勢的父親—沒有父母在身邊的童年、校園偶像—難民、自己獲救—看著父親喪命、得到煌—失去未婚夫賽伊、發現愛上煌—煌MIA、在阿拉斯加獲救—被帶上殖民星、跟娜達爾.巴吉路重逢—遇上穆達.阿茲萊爾、能見到自由鋼彈—在煌面前被殺。她充份地反映出,一個被戰爭洪流不斷推擠的悲慘人物的一生。
而她的一生,也會烙在那名叫煌.大和的少年的心中。那有著火紅色長髮,天真而帶點點任性的校園偶像,永遠在那號稱「最強調整者」的心中佔著重要的一角。
總括而言,只能說她—芙蕾.亞斯達的命運坎坷吧?(桑島法子小姐在《鋼種》及《鋼種命》之中,配了三個角色,三個都香消玉隕,福田跟她有仇嗎?)


主目錄 | 其他文章